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宝武董事长:环保已成中国钢铁行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渐趋严格的环保政策成为新的焦虑所在,尤其是身处一、二线城市的钢铁厂,开始忧虑是否依然能继续立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已不是陈德荣今年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谈论公司所面临的环保压力了。

身为国内最大钢铁公司中国宝武钢铁集团(下称中国宝武)的董事长,这位老钢铁人感叹,行业所面临的境遇今非昔比。在后工业时代,钢铁厂成为了“邻避效应”的嫌弃对象,开始被要求搬离人口密集的中心城市。

陈德荣在1977年考入北京钢铁学院,学习冶金专业。他记得,当时流行着一首歌颂钢铁工人的红色歌曲,歌词中有这么一句:“我战斗在金色的炉台上,这里是毛主席到过的地方。”

时过境迁,渐趋严格的环保政策让不少钢企的危机感与日俱增。尤其是身处一、二线城市的钢铁厂,开始忧虑自己是否依然能继续立足。

在10月30日举行的宝钢学术年会上,陈德荣把环保约束称为悬在国内钢企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有落下的危险。

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长干勇在同一场合指出,环保限制是目前国内钢铁行业所面临的最严重挑战,即使是眼下赚了钱的钢铁企业,也很忐忑,担心自己未来能否达到更严格的环保政策要求。

今年3月,国务院发布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中,措辞严厉地提出,对于重点区域城市钢铁企业,要切实采取彻底关停、转型发展、就地改造、域外搬迁等方式,推动转型升级。

在陈德荣看来,与之相比,地方政府层面的要求显得更为严苛。这部分缘于地方政府所面临的考核压力,比如单位GDP能耗下降这项硬指标,首当其冲地指向钢铁行业这一能耗和排放大户。

中国宝武旗下的武汉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武钢有限)曾收到过湖北省环保厅的公函,上面列举了一串数字:武钢有限消耗了所在地武汉53%的煤炭,排放了该市60%以上的氮氧化物和硫氧化物,还为这座湖北省会贡献了近80%的粉尘。

但这座有着60年历史的钢铁厂所上交的税收,只占到地方财政的约1%。

相比于“傻大粗”的钢铁行业,在城市产业结构调整之际,更受城市管理者青睐的显然是服务业。

“对于类似上海这样的大都市,一座高楼对地方财政的税收贡献可能达到几十亿元。一座高炉又能贡献多少?”陈德荣略有些无奈地说道。

高炉是钢厂的炼铁设备,通常需要保证不间断运行。但陈德荣说,国内不少钢铁企业的高炉现在成了电灯开关,一旦所在城市遭遇重污染天气,为了减少排放只能说开就开,说关就关。

严峻的局面正倒逼着钢铁行业寻求减少资源消耗、实现超低排放甚至零排放的各种可能性,以求在城市继续获得生存权。赞同这一判断的同时,陈德荣也提到,不能总是以钢厂搬离城市的方式来解决两者间的矛盾,未来必须走向产城融合共存。

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也为中国宝武提升市场占有率的目标提供了可能。这项名为“亿吨宝武”的计划,旨在让公司的钢铁产能由目前的7000万吨提升到1亿吨,进而跻身全球最大钢铁集团。

陈德荣解释称,这项规模扩张不会借助于新建钢厂,而是通过行业内的联合重组,其所兼并的对象或是受制于环保压力、抑或因为企业经营问题。在兼并后,中国宝武则计划去除落后产能以腾出市场空间,并提高产线专业化分工,从而更好地达到环保要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