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小学塑胶跑道新国标正式实施:为“毒跑道”再下一道“紧箍咒”

2018年5月,教育部发布了历经两年多修订完成的中小学塑胶跑道新国标,实施日期为2018年11月1日,试图为“毒跑道”再下一道“紧箍咒”,给家长吃颗“定心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黎文婕

编辑|吴 涛

2018年9月,湖北武汉藏龙二小被曝出100多名学生出现了流鼻血、呕吐、起红疹等不适症状。家长怀疑这与操场上有巨大刺鼻气味的跑道有关。

两年前,常州等地校园“毒跑道”事件频发,时隔两年,“毒跑道”背后的疑云仍未消除。

近年来,大量学校因升级改造,使用塑胶跑道代替原有操场材料,但由于一些不良商家采用不合格材料施工,塑胶跑道质量堪忧。2015年至2016年,北京、深圳、常州等地发生的多起“毒跑道”事件被曝光。

此后,教育部及各级部门陆续介入,开展排查与治理。2016年9月,教育部公布的排查结果显示:全国中小学共有塑胶跑道68792块,其中2014年后新建的18977块,已经铲除的93块。2017年,湖北、湖南、陕西、山东等地也发布了塑胶跑道地方标准。

然而,由于此前的塑胶跑道国家标准环保指标缺失,“毒跑道”中疑似毒性最高的“TDI”成分,也不在当时的检测标准之列,问题跑道依然多次重现校园。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2016年以来,教育部多次和体育总局、环保部、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等部门协商完善塑胶跑道标准有关事宜。 

2018年5月,教育部发布了历经两年多修订完成的中小学塑胶跑道新国标,代替现行国标《中小学体育器材和场地 第11部分: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GB/T 19851.11-2005,实施日期为2018年11月1日。这一标准试图为“毒跑道”再下一道“紧箍咒”,给家长吃颗“定心丸”。

在新国标施行前,中小学校塑胶跑道所参照的标准是自2005年发布实施旧国标,该项标准中对跑道的外观和规格、标志线、平整度、厚度、坡度、物理机械性能及对应的检验方法均做了规定,在涉及安全卫生方面,提出“要求符合国家相关标准”。

此后,2012年5月1日实施的《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2011),对7项有害物质做出了限量规定。

华东理工大学教授陈建定曾参与《合成材料跑道面层》的制定。他在一篇文章中披露,最终颁布的标准删除了报批稿中关于有机溶剂的限量,而对苯类溶剂、TDI(甲苯二异氰酸酯)限量作了放宽调整。

值得关注的是,这两项跟塑胶跑道有关国标中的GB/T,意为“推荐标准”,并非强制性标准。

据国家标准委发布的新国标公开征求意见书,2005实施的旧国标距今时限较长,对相关有毒有害物质规定欠缺,部分技术参数需根据现有检测手段的进步进行修正;另外,该标准仅规定了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铺设面层的技术要求、质量标准及检测方法,未涵盖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铺设面层的设计、施工、环保和验收等内容。

“跑道建设从材料到工程、设计等,没有标准或者标准非常陈旧。”2017年,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再次公开指出要“修订或者新建标准,对跑道建设的材料、设计、建筑等方面分别制定标准。”

与2005版塑胶跑道标准相比,新国标最大的变化便是标准从原来的GB/T(国家推荐标准)改为了GB(国家强制性标准)。这种改变意味着从进入市场的材料和完工后的场地的验收都有了强制标准。

同时,新国标将作出限量规定的有害物质由7项(其中4项为重金属)增添为18项,并细分为有害物质含量、有害物质释放了与气味三大类。如“现浇型和预制型面层成品中有害物质限量及气味要求”有害物质的释放量,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不得高于5毫克/立方米,甲醛不得高于0.4毫克/立方米,二硫化碳不得高于7毫克/立方米,苯不得高于0.1毫克/立方米,气味等级不得高于3。

“此前国标对跑道面层中的有害物质限量做了规定,但只是对跑道面层的检测,新国标要求对跑道释放空气作出检测,弥补了此前的标准空缺。”清华大学化学系基础分子科学中心博士生颜磊说,“但这个标准之下,依然不好评估阳光暴晒后跑道将释放多少有毒害气体。”

另外,新国标不仅对合成材料面层成品中的有害物质限量做了规定,对铺装时使用的非固体原料中的有害物质限量也做了规定。此外,校园人工草坪也首次纳入国标强制检测范围之内。

中国环保协会理事、塑胶跑道国家标准主要起草人师建华告诉界面新闻,此前的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这一标准对相关指标规定的其实也很严格,只是标准要求检测的化学物质项目较少,一些新近发现的有毒有害物质不在标准范围内。

“目前新国标增加了检测项目,如果按照现行的标准严格去做,不会有太大危害。此前之所以出现这么多问题,是因为大部分还没达到现行国家标准。”师建华说,“这主要还是混乱的市场、混乱的价格、混乱的竞争造成的,不能仅靠提升国家标准来解决。“

实际上,根据以往“毒跑道”的报道,招标制度的缺失也是“毒跑道”顺利进入学校的主要原因。陈宝生曾对媒体表示,“在招投标制度方面。招投标都喜欢低价竞标,谁喊价低、报价低,谁中标,不是按照标准来办,没有质量意识。“

对此,教育部也要求落实政府有关部门、学校作为采购者、监督者、使用者的主体责任,着重遏制层层转包和低价中标行为,各地在招标采购中应直接面向施工企业,避免过多中间商的介入。对因徇私舞弊、玩忽职守、吃拿卡要、索贿受贿等造成场地设施不符合质量标准而危害师生身体健康的要依规依纪,予以问责和严肃查处。

“毒跑道事件中,以往教育部出台的跑道标准比国标标准更低,因此更易让‘毒跑道’逃脱监管。“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余若祯指出,“选用有绿色环保标志的材料是一个底线,要尊重国标标准,不应再出现‘毒跑道’一样的因低价中标导致质量不保的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