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蜻蜓FM杨廷皓:音频产业,风口上一只被忽视的“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蜻蜓FM杨廷皓:音频产业,风口上一只被忽视的“猪”

一直以来音频产业是一个并不被外界所关注的市场,但不知不觉中,像蜻蜓FM、喜马拉雅、荔枝FM、考拉FM等公司已悄然完成了B轮、C轮的融资,距离IPO不过一步之遥。

就在这一周,小官和一家国内著名投资机构的朋友聊天,这位朋友说,现在他已经不看华谊、光线这些公司了,理由很简单,这些影视公司已经身处风口的高位,没有多少投资潜力了。他们关注的是下一个风口,或者说目前处于风口低位的行业,比如说音频。一直以来音频产业是一个并不被外界所关注的市场,但不知不觉中,像蜻蜓FM、喜马拉雅、荔枝FM、考拉FM等公司已悄然完成了B轮、C轮的融资,距离IPO不过一步之遥。音频产业的春天或许将马上到来。

蜻蜓FM简介:成立于2011年,国内最大的音频公司,自发布以来蝉联iOS, Android下载量榜首,拥有1.5亿用户,日活跃用户量900万人。2014年与小米合作,负责小米电台专属内容,同年并购央广之声,目前已完成C轮融资。

音频,风口上的产业

首席娱乐官:音频这个行业,现在是快接近风口了吗?

杨廷皓:我觉得已经在风口了。从去年的年中开始,在整个用户的规模上,是有一个非常大的跳跃式发展。有几个原因:1、整个流量资费现在在持续降低。2、音频所需要的流量只有视频的十分之一。3、过去音频产业一直是被低估的。但是智能手机的出现给声音带来一拨非常好的爆发机会。

4、资本市场对音频产业开始认可。从去年开始,基本音频产业内几个排名前面的应用,都融到很多钱。蜻蜓完成了三轮融资,还有包括喜马拉雅、荔枝FM、考拉FM、凤凰FMG等都获得了风险投资。

首席娱乐官:音频目前的产业格局是什么样的?

杨廷皓:第一集团:蜻蜓FMG和喜马拉雅。第二集团:荔枝FM和考拉FM。但第二梯队离第一梯队的差距大概有5倍到10倍。

首席娱乐官:衡量座次的是用户规模、还是营收规模?

杨廷皓:用户规模。基本上这行业里面没有人可以盈利的。坦白说大概只有蜻蜓FM跟喜马拉雅开始做得比较强势,不过盈收并不多,蜻蜓FM去年的盈收大概是5000万元左右,对于第一年的这个产品来说其实相当好的。今年我们没有意外的话,会超过2个亿的营收。

首席娱乐官:蜻蜓FMG融资的ABC轮,能不能介绍一下?

杨廷皓:我们真正对外宣布过的具体细节只有A轮。A轮是创新工厂投资的,一共200万美金,当时公司估值是1000万美金。至于B轮跟C轮我们从来还没有对外宣布过细节。

首席娱乐官:未来的这个上市地点的选择,是不是基本上就锁定在纳斯达克了?

杨廷皓:我们当然做了整个投资架构是美元的投资,包括B轮和C轮。过去你要IPO,不是美国就是香港。

但事实上今年也有新的变化。事实上就算是做了VIE,也可以在国内上市。所以我们不会限定于说我们就在哪里上市,现在看起来在国内上市,效果更理想。

我们会关注类似分众的案例,操作上就有迹可循,我觉得我们上市可以看得到这条路。

如果说一年前我还不能这么肯定。但现在可以大胆的说,我觉得自己看得比较清晰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会2~3年内启动IPO。

站队,现在还没到时候

首席娱乐官:蜻蜓FM和小米在去年宣布了合作,但是今年三月的时候小米又投资了荔枝FM,那么这样子会影响你们和小米的后续吗?

杨廷皓:不会的,这个圈子也不大。投资圈里面发了什么信息我们都知道,关于荔枝FM的投资,小米是一个非常小的跟投。

但事实上小米电台,基本上就是蜻蜓FM,包了一个小米的皮。从这个事情上面你可以看出来,其实我们才是真正的小米首选的合作对象。

那么为什么小米对这个领域有兴趣,因为他们也看到这是一个风口,是一个机会。

首席娱乐官:你们和小米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合作方式?他们要支付你们费用吗?

杨廷皓:双方都不支付任何的费用。他的角度是,如果今天要给我们的用户更好的电台的体验,那我应该跟谁合作的这个角度来选择了我们。那么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小米他本身有一亿的用户。如果我希望让我的用户更多,影响更多人的话,那我当然非常乐意跟任何的手机厂商,任何的渠道来合作,包含小米。

首席娱乐官:你们的投资方里边,有类似于小米的这种渠道方吗?

杨廷皓:没有。我们是纯财务投资。我觉得在中国互联网这个上面,抱大腿是必须的。但是问题是你什么时候抱。因为抱了大腿基本上你就被归类成那个阵营了。会很快增加你的量,但是你的天花板就降下来了。所以其实越晚抱大腿是越好的。但是我觉得这个迟早是必须选一家的。但我们现在还在观望。

而且我认为,只要有比较大的一家选择了阵营,其他竞争者马上就不去站队了。

行业,2015年底开始洗牌

首席娱乐官:探讨下你们的商业模式。你们靠什么赚钱?

杨廷皓:我们现在的收入最主要是两个支柱,一半是来自跟运营商合作,因为运营商本身有非常优质的变现渠道。他解决了变现的问题。

比如说你下载运营商的一些应用,他就可以提示你说,如果你订阅这个服务,比如说每个月花个五块钱,你就可以听这些有声小说。运营商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他去负责帮我们推广,帮我们去运营,我们就要提供我们自己本身优质的内容。这是运营商这种合作的模式。

我们现在和移动、电信、联通三家运营商都合作,而且是独家的。

首席娱乐官:这种就基本上可以归类到付费这里边。

杨廷皓:对,用户订阅的这种模式。这占我们一半的收入。另外一半是我们平台上的广告收入,形式和传统广播的形式是比较类似的。

首席娱乐官:2015年这个行业会有哪些大的特征?

杨廷皓:今年会有很大的变化。因为手机的红利已经基本上消失了,这么多厂商,这么多产品,最终还是靠这个智能手机用户。所以随着红利消失,第二集团以后的公司都很危险。

你可以看到百度乐播,也是想做移动电台,基本上已经停止运营了。多听FM是360投资的,基本上也转型做车载硬件了。我觉得这个趋势肯定会持续的。在这个领域里面,除了他们这些转型的产品之外,至少加起来我知道的有十家以上的类似产品,我觉得到年底可能就只剩下三家大的才会有希望。

首席娱乐官:那么那些跟不上队伍的企业,你们会考虑去并购他们吗?

杨廷皓:不排除并购的可能,当然我觉得每一个公司要分别拿出来去分析,跟我们的匹配程度,他的优劣对我们的价值有多少。

我觉得对前面前三名来说,可能有个比较大的一个整合机会。因为大家都是奔着IPO去的。

模式,PGC和UGC谁是王道

首席娱乐官:能介绍下音频产业的内容供应链吗?

杨廷皓:从我们内容的流量来说,一半是传统广播电台的内容,另外一半是非传统广播电台的内容。包含了有声小说、博客和个人的内容生产者。也包含了很多平台合作,把他们的声音转成的专栏。

所以你可以说是直播50%,点播50%。但是我们这个产品的定位是PGC。这点和荔枝FM很不一样,他们是专门做UGC。

但是从我们的观察来说,现在主要流量都还是PGC的内容。在一个市场在刚开始阶段,无法避免的PGC会占据非常好的优势。

比如考拉FM,它内容全部是自制的,都是高质量内容。所以它PGC基本上是100%。喜马拉雅的PGC也占90%左右。

首席娱乐官: PGC和UGC孰优孰劣,UGC有没有风险?

杨廷皓:我倒不觉得是风险的问题。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是去中心化的,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产品,刚开始一定是PGC,但是最后一定要靠UGC。因为它可以把产品的内容在不受渠道限制的情况下给用户,所以整个价值被挖掘最多的,拥有最多的需求。

但是音频本身有个特性,因为用户无法快速的浏览,来决定它是不是要听这个内容。所以对于UGC的内容,如果用户听到的不是高质量,这种体验对用户是会造成伤害的。

首席娱乐官:像你们和很多的广播电台都有合作,这个合作你们是一种什么样的合作方式呢?

杨廷皓:现在跟电台合作还不牵涉到实际的商业和利益。我觉得可以这样理解,广播电视台过去几年发展速度非常好。整体都是两位数的增长,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整个汽车市场的增长量。

但是在线上这块,基本上电台没有任何的优势,也获取不到直播的用户群。因为毕竟线上的用户,他需要的内容,跟传统电台内容是不太一样的。所以电台其实有危机意识的。线上这块是他未来增长空间,所以他对于像我们这种在线的平台是认可的。

电台非常乐于把他们内容素材给我们,也有很多是独家素材,来换取这个平台对他内容的支持,在平台上可以让他的用户来收听。

现在电台不付钱给我们,我们也不付钱给他。最主要是帮他扩展他的线上用户群体。那我们这样做,最主要是希望电台来做更多互联网的内容。我们现在跟电台很多合作,让电台他们的主持人,在传统的直播内容之外,专门做了互联网的内容,在蜻蜓的平台上去传播。

首席娱乐官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