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安倍政府和日本央行的矛盾越来越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安倍政府和日本央行的矛盾越来越大

因为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上的不同观点,日本央行和安倍政府间的罅隙正逐渐加深。

来源:东方IC

为了终结困扰日本20年之久的通货紧缩这一共同目标, 2013年2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选择了黑田东彦出任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上任后,日本央行于2013年4月开始实施全球最激进的货币刺激政策,承诺通过资产购买将其资产负债表规模翻倍,并在两年内实现2%的通胀目标。这些政策赢得了安倍的赞赏。通过“安倍经济学”来振兴日本经济,成为二人强有力的纽带。

但两年后的现在,因为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上的不同观点,黑田东彦所带领的日本央行和安倍政府间的罅隙正变得越来越深。

在财政政策方面,黑田东彦一直是审慎财政政策的支持者。但目前日本的财政政策非常宽松,基本预算赤字占GDP的6.6%。日本政府债务规模是美国的两倍,其占GDP的比例高达230%,比目前岌岌可危的希腊还高50个点,为全球最高。 

此前,黑田东彦与安倍在财政政策方面的观点冲突被终结通缩的共同决心所掩盖,但在去年11月,当安倍决定推迟原定于2015年10月开始的又一轮消费税上调计划,从而使日本的基本财政赤字目标变得更难以实现时,这种“冲突”便开始显露出来。

作为前财政部官员,黑田东彦认为,考虑到糟糕的财务状况,日本不能再推迟提高消费税。但对安倍来说,他更在乎的则是推动经济增长。

2014年4月,日本将消费税上调至8%后,日本经济陷入了严重衰退。随后,黑田东彦于2014年10月底宣布进一步升级日本宽松货币政策,每年购买6700亿美元的日本政府债券,以进一步刺激经济。经济学人报道称,黑田东彦此举旨在支持安倍提高税收。而据路透社报道,在作出升级量化宽松政策的决定前,黑田东彦并未与安倍政府商量,这使双方关系恶化。

日本目前的长期目标是要在2020到2021年间,实现基本预算盈余。但据路透社报道,由安倍得力助手、经济部长Akira Amari 所带领的一个核心政策专家团已经开始讨论一些将会淡化该目标的提案。尽管安倍还没有表示将放弃该目标,但政府官员表示,专家团正为安倍实现其他目标、争取更多支出的余地打下基础。

黑田东彦则担心日本的巨额政府债务将会导致主权债务评级遭下调,这会反过来损害拥有大量债券的日本银行。而且,财政改革的推迟可能将使日本央行在更长时间内不得不面对膨胀的资产负债表,目前其资产占GDP的比例已高达60%。

黑田东彦明确表示,他不认为安倍在尽其所能地降低赤字。日本经济研究机构Totan Research的首席经济学家Izuru Kato说:“蜜月已经结束了。黑田东彦肯定对结构性改革和财政整固方面缺乏进展感到非常沮丧。”

另外,对于黑田东彦所实施的货币宽松政策,安倍政府也不再如最初那样热心了。由于现在通胀又恢复到了零点水平,政府宁愿央行当初没有增加购买政府债券。一旦在接下来几个月里又出现通缩,央行可能会又增加其债券购买。

安倍的顾问反对货币宽松还有政治原因。货币宽松提振了股市,并使日元贬值,大型出口商受益,但小企业和家庭表示并未享受到福利。 而央行作为政府债券的最大购买者,驱除了其他市场参与者,这可能会使未来发放政府债券变得更加困难。为了避免进一步实施货币宽松政策,一些顾问甚至表示要将央行通胀目标从2%降至1%。

在4月8日日本央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黑田东彦表示日本央行将维持货币政策不变,继续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以实现2%的通胀目标。他同时表示决策层并不担忧通胀放缓以及近期经济疲软的迹象。

政府高级官员 Hiroshige Seko表示,安倍和黑田东彦都在试图平衡削减债务和刺激经济,但是安倍稍微更倾向于增长,黑田东彦则稍倾向于财政纪律。

这样的不同使其隔阂逐渐加深,但安倍和黑田东彦关系最重要的考验将会是在日本通胀水平上升以后。 日本经济研究机构Totan Research的首席经济学家Izuru Kato对路透社表示:“那时政府将施加压力使利率保持在低位,这将使日本央行很难结束量化宽松政策。真正的冲突还未到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