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了保护院线,欧洲艺术电影日宣战Netflix

从戛纳电影节引发的纷争终于彻底点燃。

翻译|如今 编辑|姬政鹏

欧洲艺术电影日活动的入场人数比去年增加了34%,这个活动主要是在大银幕上推广欧洲艺术电影。

第三届欧洲艺术电影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因为电影谜们全力支持他们本土的影片。该活动旨在突出欧洲电影并在非洲大陆及其他地区进行艺术院线的工作。

今年的这一活动在全球39个国家的650家独立电影院中展出了200多部欧洲电影。票房收入比去年增加了34%,共售出80,000张电影票。有导演、制片人和演员参与活动的电影院数量也有所增加,一天内举办了80场特别活动。

在这些特别活动中,欧洲艺术电影日大使米歇尔·欧斯洛( Michel Ocelot )在巴黎的 Louxor 影院放映了他的电影《迪莉莉的巴黎奇幻搜索》( Dililiin Paris );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 Christian Petzold )在柏林的YorckKino影院主持放映了《过境》( Transit )。马提欧·加洛尼( Matteo Garrone )在伦敦电影节放映了《犬舍惊魂》( Dogman,该片在戛纳电影节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并在英国各地的电影院进行了观影问答活动。

有几个国家是首次参加这个活动,包括加拿大、哥伦比亚、爱尔兰、伊朗、荷兰和美国。

欧斯洛表示,虽然在家看电影很不错,但“电影院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电影院中“手机必须关掉”。

此项活动由CICAE(国际电影艺术联合会)组织,该联合会是10个国家的艺术电影协会一起组成的,与欧罗巴院线合作。CICAE 通过他们的协会,有4000块银幕,其中包括其他27个国家的独立电影院、电影节放映的银幕和一些发行公司。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独立电影院对在线流媒体规则限制的要求更多了。今年CICAE呼吁在威尼斯电影节禁止Netflix电影,理由是应该为在国际市场中放映的电影保留竞争时段。阿方索·卡隆( Alfonso Cuaron )的 Netflix 电影《罗马》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最高奖项——金狮奖,令许多本地放映商感到不安,他们可能无法在影院放映这部电影——特别是在法国,电影放映窗口受到高度监管。

CICAE的主席迪特勒夫·罗斯曼( Detlef Rossmann) 表示,禁令的呼吁对于提高人们对欧洲独立电影院现在面临的问题的认识是有效的。

“在重新启动关于将 Netflix 电影从A类电影节的官方比赛中撤出的讨论之后,媒体的争论愈演愈烈,”他说,“我们代表电影院和电影制片人发表声明,想让人们注意这样一个事实:一些不遵守规则的大玩家改变了市场,因为他们从经济上说负担得起,但这并不是一种正确的做事方式。”

欧洲的流媒体法规已经获得批准,要求 Netflix 和亚马逊等公司至少拥有30%的欧洲内容,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对欧洲电影业的投资增加。

“这是我们政治领导人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我们希望看到他们支持法定影院放映窗口期,这也是符合国际电影公司公司的利益需求的,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从最佳和最长的影院放映周期中收益,无论电影按什么顺序进入不同的放映平台。”罗斯曼说。

“欧洲艺术电影日将电影院视为当地社区公众的交流聚会场所,他们对观众有日常的承诺。”罗斯曼说,“这是展示欧洲电影制作人丰富文化多样性及其创作的机会。”

“这些艺术影院是充满活力的,并且在动态新形态的观众发展方面有巨大的潜力,”他继续说,“如果用这个方面的好处与 Netflix 对话,他们将更加尊重大银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