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加拿大鹅与盗版的爱恨交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加拿大鹅与盗版的爱恨交织

加拿大鹅牌与假冒产品有着爱恨交织的关系。

每每说起盗版,企业所有人一定是恨得咬牙切齿。然而,对于加拿大鹅(Canada Goose)的创始人来说,情绪则有些复杂。事实上。Canada Goose的首席执行官与假冒产品有着爱恨交织的关系。

Canada Goose的首席执行官Dani Reiss曾对媒体表示,他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阻止假冒商品的流动,但他同时也承认这些假冒产品使得品牌被广泛认知。他多年来一直告诉客户,人们永远不会找到印有鹅牌标志的泳衣,因为这对一个冬季服装品牌而言,并没有意义。但现在,在网上搜索一番就会发现,鹅牌泳衣已经泛滥。

在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鹅执法部门最近发现,在城市内有数以千计的包括泳衣在内的诸多商品,使用着加拿大鹅的品牌标识,包括帐篷和裤子,他们在电商和海外店铺里都有上架。像大多数企业主一样,Reiss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和金钱,试图阻止这一假冒行为。

“问题是你关闭了一家工厂而另一家工厂开了。”他说。“很难想象这种做法会停止。”

然而,Reiss本人也很难评判假冒商品带来的影响。他承认,假冒商品也有好处——特别是在亚洲。“这有助于提高人们对于Canada Goose的品牌理解。对于那些不知道我们是谁的人,直到我们被伪造,他们才从中了解一二。”Reiss说道。

Reiss早在十年前就发现市场上的仿品。当时,10年前该品牌首次在欧洲受到欢迎,瑞典市场迅速就出现了假货,随后蔓延到挪威和丹麦。

从那时起,Canada Goose就收到了来自执法部门的持续通知。此外,Canada Goose还在数字平台上发现了大量误导性卖家。

仅上个季度,Reiss表示,Canada Goose删除了3万个虚假在线广告,另有1,700个网站错误地将自己描绘为该品牌的官方网站或其产品的合法销售商。该公司通过一个在线工具与他们打交道,该工具允许客户输入任何链接,以了解在该网站上宣传的产品是否真实。

线下情况也不容乐观。尽管Canada Goose最近在北京和香港开设了门店,在上海开设了区域办事处。但Reiss听说过有人在几年前就在中国开了一家假冒的Canada Goose商店,其他供应商在泰国的跳蚤市场分销假冒版本。与此同时,中国执法部门对六个生产基地进行了突击搜查,查获了4,000多种假冒产品。边境当局还发现了加拿大鹅的假货,其中包括该公司在德国和法国所用的55,000份标志性徽章,这些徽章是从亚洲发货。

加拿大的母公司Canada Goose Holdings Inc.最近表示,由于公司瞄准国际市场扩张,这些假货导致其第一季度净亏损1870万美元,相当于一亿人民币。不过,Thomson Reuters Eikon表示,总部位于多伦多的这家羽绒服巨头最近股价每股亏损17美分,低于分析师预期的每股21美分,所以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对于亏损,加拿大Goose高管将损失归咎于开支翻倍,因为他们将在北京和香港开店,雇员员工需要成本。

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专门研究消费者信任和市场营销的副教授乔安妮·麦克尼什(Joanne McNeish)表示,假冒行为可能会造成损害,因为它往往导致销量损失或声誉问题。她说,这可能是一种恭维,因为“没有人会复制一些没有人知道的东西。它表明了一定程度的品牌认知度。”但她补充说,一些公司可能会在某些市场看到假冒产品,这是该特定地区需求的一个标志,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情,品牌需要在假货蔓延开来之前,将品牌打入市场。

除了盗版,加拿大鹅最近需要面临的挑战远不止如此。除了遭到全球范围内动物保护组织的抵制,最近甚至连学校都开始封杀这个加拿大品牌。位于英国北部Birkenhead镇的Woodchurch高中,最近给学生们的家长寄了一封信,告诉他们学校禁止学生再穿“加拿大鹅”。该学校表示,一些年轻人不顾父母的财务能力,要他们购买昂贵的衣服,这并不合理。

很显然,这个加拿大巨头未来的路,任重而道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加拿大鹅

61
  • 女子因羽绒服口袋发现布料质疑存瑕疵,加拿大鹅:换货并致歉
  • 加拿大鹅再度亮相进博会,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从派克大衣、轻量羽绒服到鞋履的全面防护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加拿大鹅与盗版的爱恨交织

加拿大鹅牌与假冒产品有着爱恨交织的关系。

每每说起盗版,企业所有人一定是恨得咬牙切齿。然而,对于加拿大鹅(Canada Goose)的创始人来说,情绪则有些复杂。事实上。Canada Goose的首席执行官与假冒产品有着爱恨交织的关系。

Canada Goose的首席执行官Dani Reiss曾对媒体表示,他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阻止假冒商品的流动,但他同时也承认这些假冒产品使得品牌被广泛认知。他多年来一直告诉客户,人们永远不会找到印有鹅牌标志的泳衣,因为这对一个冬季服装品牌而言,并没有意义。但现在,在网上搜索一番就会发现,鹅牌泳衣已经泛滥。

在位于多伦多的加拿大鹅执法部门最近发现,在城市内有数以千计的包括泳衣在内的诸多商品,使用着加拿大鹅的品牌标识,包括帐篷和裤子,他们在电商和海外店铺里都有上架。像大多数企业主一样,Reiss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和金钱,试图阻止这一假冒行为。

“问题是你关闭了一家工厂而另一家工厂开了。”他说。“很难想象这种做法会停止。”

然而,Reiss本人也很难评判假冒商品带来的影响。他承认,假冒商品也有好处——特别是在亚洲。“这有助于提高人们对于Canada Goose的品牌理解。对于那些不知道我们是谁的人,直到我们被伪造,他们才从中了解一二。”Reiss说道。

Reiss早在十年前就发现市场上的仿品。当时,10年前该品牌首次在欧洲受到欢迎,瑞典市场迅速就出现了假货,随后蔓延到挪威和丹麦。

从那时起,Canada Goose就收到了来自执法部门的持续通知。此外,Canada Goose还在数字平台上发现了大量误导性卖家。

仅上个季度,Reiss表示,Canada Goose删除了3万个虚假在线广告,另有1,700个网站错误地将自己描绘为该品牌的官方网站或其产品的合法销售商。该公司通过一个在线工具与他们打交道,该工具允许客户输入任何链接,以了解在该网站上宣传的产品是否真实。

线下情况也不容乐观。尽管Canada Goose最近在北京和香港开设了门店,在上海开设了区域办事处。但Reiss听说过有人在几年前就在中国开了一家假冒的Canada Goose商店,其他供应商在泰国的跳蚤市场分销假冒版本。与此同时,中国执法部门对六个生产基地进行了突击搜查,查获了4,000多种假冒产品。边境当局还发现了加拿大鹅的假货,其中包括该公司在德国和法国所用的55,000份标志性徽章,这些徽章是从亚洲发货。

加拿大的母公司Canada Goose Holdings Inc.最近表示,由于公司瞄准国际市场扩张,这些假货导致其第一季度净亏损1870万美元,相当于一亿人民币。不过,Thomson Reuters Eikon表示,总部位于多伦多的这家羽绒服巨头最近股价每股亏损17美分,低于分析师预期的每股21美分,所以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对于亏损,加拿大Goose高管将损失归咎于开支翻倍,因为他们将在北京和香港开店,雇员员工需要成本。

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专门研究消费者信任和市场营销的副教授乔安妮·麦克尼什(Joanne McNeish)表示,假冒行为可能会造成损害,因为它往往导致销量损失或声誉问题。她说,这可能是一种恭维,因为“没有人会复制一些没有人知道的东西。它表明了一定程度的品牌认知度。”但她补充说,一些公司可能会在某些市场看到假冒产品,这是该特定地区需求的一个标志,如果出现这样的事情,品牌需要在假货蔓延开来之前,将品牌打入市场。

除了盗版,加拿大鹅最近需要面临的挑战远不止如此。除了遭到全球范围内动物保护组织的抵制,最近甚至连学校都开始封杀这个加拿大品牌。位于英国北部Birkenhead镇的Woodchurch高中,最近给学生们的家长寄了一封信,告诉他们学校禁止学生再穿“加拿大鹅”。该学校表示,一些年轻人不顾父母的财务能力,要他们购买昂贵的衣服,这并不合理。

很显然,这个加拿大巨头未来的路,任重而道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