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延长退休年龄解决不了养老金巨亏问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延长退休年龄解决不了养老金巨亏问题

延长退休人员年龄的做法既不科学,也有失公平正义,更无法根治中国存在的养老问题,自然广受民众所诟病。

文|财金阅读作者 张平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党组书记戴相龙在博鳌表示,目前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为2.3万亿元,其中社保基金总额约9000亿元,补充养老金为5000亿元,合在一起不足GDP的5%。对于养老金缺口,他建议通过延长退休年龄至65岁,加大国有资产划拨社保的力度等方式弥补。 戴相龙还认为“解决中国养老金的缺口问题,同时还要发展公共养老保险、普通养老保险、个人保险,不能完全依赖国家。”

看来戴相龙在解决中国人的养老问题方面煞费苦心,面对当前中国养老金存有巨大漏洞,全国社保基金准备做以下几项工作:一、通过划拨国有资产从事社保基金,使社保基金战略储备基金到2020年达到3万亿元到5万亿元;二、中国老龄化社会,还处于初期阶段,今后二十年中国将有2亿农民进城,1亿多农民将成为城里的劳动力,再加上每年600多万的大学毕业生,中国并不缺缴纳养老金的群体;三、把养老基金用于投资运营,根据戴相龙的说法,全国社保基金成立多年来,年收益达8.4%,早已跑赢通胀。四、通过发展公共养老保险、普通养老保险等多层次养老保障制度,既可以作为现行养老金的补充,又可减轻国家负担。五、是在适当的时候延长退休年龄至65岁,这样可以缓解养老基金的偿付压力。

那么,我国养老金为啥会有巨大缺口?客观来说,中国养老基金存在巨大的缺口,主要存在于二个方面。一方面,早在计划经济时代,我国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和大上基础建设投资项目,拿走了企业绝大多数的剩余价值,可以说当时的职工为国家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现在他们都已退休,但是他们的养老金账户却是空转的,那只能用新一代职工缴纳的养老保险去支付老一批退休职工养老金。另一方面,近年来国家连续以每年10%的幅度提高养老金,退休职工的生活水平提高不少。这种养老金支出的巨大变化,使得养老基金只能优先为退休者发放养老金,而无法在短期内解决空账问题。

面对戴相龙提出的在适当时候延长退休年龄至65岁的建议,有学者认为这是强盗逻辑,并声称若养老金制度改成100岁退休、再交费80年,政府岂不是一分钱都不用还给我们了?而笔者认为,对于延迟退休搞一刀切的作法既不科学,也欠公平正义,更何况即使将退休年龄延长至65岁,就能解决中国人的养老金的漏洞问题吗?我看也不见得。

首先,按照中国的国情来看,如果笼统说延长退休年龄,不分劳动群体是不科学的,我们既要赞成一部分高级知识分子,如学部委员、工程院士延迟退休,继续在岗位上发挥余热。更要让普遍劳动者,尤其是体力劳动者能够按时退休。因为如果延长普通劳动者退休年龄会造成二大问题:一、普通劳动者到了退休年龄,乃然不让其退休,他已经没有相匹配的健康状况来工作了,在他处于弱势地位时,还要缴纳养老金,这不公平。二、我国每年有600万大学毕业生要找工作,他们的就业问题也急待解决,如果我们延迟退休年龄一年,要多占多少就业岗位?据统计,我国一年的离退休人员大概也在600万左右。综合来看,延长退休年龄不能搞一刀切,要区别对待。

再者,从1992年起,我国就实行两种退休制度,一种是以公务员为代表的“吃皇粮”养老,就是自己无需缴纳养老保险,到了退休后,其每月的养老金由国家财政直接拨付。另一种是以企业和个体为代表的“自负盈亏”养老办法,由企业和个人按比例缴纳养老金。很明显这样的“双轨制”极为不公。所以今年两会上就有代表、委员提出:如果统一养老金制度,取消财政拨款,让公务员加入缴纳养老金队列,养老金缺口不是补上了吗?又何需搞延长退休年龄这样不得人心的事情呢?

数据显示,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群大概有4000多万人,如果按照正常缴费比例28%来缴纳养老保险,以每人每年薪3万元计算,每年可以给国家缴纳3300亿,当然,这个群体的平均工资远不止3万元,这个数字会更加庞大,所以取消“双轨制”可以有效填补养老金缺口。去年7月初,深圳市政府公布了《2012年改革计划》,明确提出:“将建立既与企业养老保险制度相统一,又体现公务员职业特点的公务员养老保障制度;同时统筹研究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障制度改革。”这次改革被称为打破“双轨制”,探索养老制度改革的破冰之举,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排头兵,深圳走出了第一步。

最后,不控制隐性的高通胀,养老金的漏洞将很难填补。不知道各位晓不晓得,近年来国家连续以每年10%的幅度提高养老金,原因是物价年年在疯涨,提高的养老金是为了使退休人员的生活水平维持不变。从2000年初到2012年底,中国的CPI累计涨幅31%左右,同期美国累计CPI是36%。按道理,美元的购买力应该下降才对,但是中国老百姓感受到通胀的压力却远远高于美国。其实老百姓早就感觉到人民币越来越不值钱了,100元变得越来越毛了,越来越买不到什么东西了。政府部门人为压低通胀率是为了掩盖货币严重超发的现实。如果中国的隐性高通胀水平不能得到根本遏制,那么就目前这些养老基金规模也会在不知不觉中缩水或者用于退休工员加薪之用。面对隐性的高通胀就算延长退休人员年龄省出那点钱也只能是杯水车薪。

有专家认为,现在各个国家基本上都在延长退休年龄,中国平均退休年龄只有53岁,欧洲高的有67岁,低的也有65岁,要知道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创造财富能力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很弱,我们为什么不能延迟退休年龄,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呢?但是笔者认为,发达国家工资高,税收高,福利也很高,所以财富分配从一开始起点就与我们不同,拿发达国家的延迟退休年龄来衡量我国的问题是不妥当的。国内一些专家所讲的延迟退休年龄是国际大趋势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它只是发达国家的所谓趋势。现在看来金砖四国和亚洲四小龙都没有延迟退休年龄的说法。

所以,延长退休人员年龄的做法既不科学,也有失公平正义,更无法根治中国存在的养老问题,自然广受民众所诟病。其实政府部门不应该老想着要延长退休人员的年龄来解决中国人养老问题,而是应该首先解决以下三大问题:如何将养老金双轨制进行并轨,让更多的公务员加入到养老金缴纳人群中来?如何控制隐性的高通胀,让现行养老金的规模能够保值增值?如何加大财政拨付力度反哺社会养老事业? 中国养老金储备规模不到GDP的5%。养老金储备占GDP的比例最高的是挪威,为83%左右,日本是25%,美国是15%。如果说西方国家政府在社会保障方面投入过多,导致了债务危机的发生,而我国政府则在社会保障方面欠账较多。目前我国养老金巨亏漏洞的填补,还有各种渠道和办法,尚远没到靠延长退休人员年龄的地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