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伯纳德行动》导演斯戴芬·卢佐维茨基:合拍不要取悦两个市场 要保持独特的单一视角

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得主亲自前来中国授课。

参加第四届“龙跃计划”中欧合作项目实验室时的斯戴芬·卢佐维茨基

对中国观众来说,导演斯戴芬·卢佐维茨基或许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他在中国最为人所知的影片,是2009年曾在中国内地上映并取得970万票房的影片《伯纳德行动》。该片于2007年2月在德国上映,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提名,并于2008年2月获得第8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

《伯纳德心动》是他唯一一部在中国内地上映的作品。这部影片与刚刚在今年获得国庆档票房冠军的《无双》有着相似的主题:造假币。不过《伯纳德行动》中的假币,是在二战时期德军的集中营里进行的,是一场德军利用在集中营中羁押的犹太人和俘虏进行的经济战争,希望通过大量流入英镑和美元的假币,利用通货膨胀将其经济击溃。

《伯纳德行动》

这部剧情片在斯戴芬·卢佐维茨基的导演生涯中,并不是最为常见的主题。在1996年拍摄第一部电影《Tempo》之前,他拍摄的更多的是MTV作品,与超级男孩、蝎子乐队都有过合作。他的后两部作品《农庄风云》和《解剖》,都是恐怖、悬疑类型片。

这一类型贯穿他的创作生涯,包括2003年的《活人破胆2》、2012年的《陷阱》、2017年的 《地狱》和2018年的《零号病人》。就连他执导的纪录片《根本恶》,也是用冷峻的风格,讲述普通人是怎样沦落成大屠杀中的凶手这一主题。

《零号病人》

这与他本人的性格极为不同。作为一名奥地利人,他有非常多的时间跟德国及其他欧洲的团队进行合作,这次经第四届“龙跃计划”中欧合作项目实验室邀请,来到北京作为写作导师之一,他也展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好奇,不仅与他所辅导的三组合拍项目主创进行非常深度的交流,也在大师班中,与全体学员拉片分析《伯纳德行动》中的创作。

《伯纳德行动》为斯戴芬·卢佐维茨基获得了荣誉,也获得了不少跟好莱坞大型制片厂合作的机会。他的拍摄风格与好莱坞所擅长的并不相似,在他看来,自己获得这样的机会,更多的是在于展现出独特的不同于好莱坞风格,让他们看到了独特性。对当下的欧洲导演来说,单纯模仿好莱坞的类型片进行创作,并不会有好的结果。

令人欣慰的是,这次来到中国参加第四届“龙跃计划”中欧合作项目实验室,令他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发展势头良好,尤其是不同的创作者都拥有风格迥异的独特性,“独特的视角非常重要”。在他看来,中国还拥有“这么丰厚的历史文化、神话传说”,从题材上来说,都是能够给予创作者启发和借鉴的。

《狼图腾》

中外合拍片在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出现,特别是像《巨齿鲨》、《狼图腾》这样的在票房和口碑上都获得一定成功的影片作为代表,令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创作者希望进行合拍片的创作。不过斯戴芬·卢佐维茨基认为,如果要进行中国和欧洲的合拍,要警惕过于中庸的想法,把中国和欧洲两个市场都考虑进来进行平衡和取舍,应该保持单一的视角,才有可能讲述世界性的故事。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尤其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内涵十分丰富,希望在合拍中,中国的电影人能够讲好自己的故事,向好莱坞或者欧洲电影人学习的,应该是技巧层面的东西,“你们完全可以从这里面(中国文化)汲取到力量,再结合从别的地方学来的东西,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在中间找到平衡。”

2008年2月,斯戴芬·卢佐维茨基获得第8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娱乐对话斯戴芬·卢佐维茨基:

界面娱乐:合拍片是现在的一个热门话题,不过中欧合拍还是相对小众,在你看来中欧合拍应该注意的是什么?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看到中国电影发展这么迅速,我很激动,来到中国也了解到很多和以前不太一样的东西。对于中欧合拍,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去尝试同时取悦两方面的市场,应该要保持原汁原味的主题,这样才有可能赢得世界性的欢迎。

界面娱乐:在类型的选择上呢?保持欧洲艺术电影的风格,还是可以尝试近期在内地获得较高票房和口碑的欧洲片,比如《看不见的客人》、《完美陌生人》那样的惊悚悬疑类片?

《看不见的客人》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我觉得两种都可以。比如像之前的中欧实验室里,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发生在中国和欧洲的都有。在那里我看到的作品就觉得挺好的,还是要保持自己独特的单一的视角。

其实我觉得从一个中国人的视角看欧洲是一个很有趣的观点,也让我了解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这次来中国之前,我对中国一直有一些误解,但现在亲自来了发现很多都和以前了解的不同,所以独特的视角非常重要。

界面娱乐:这是从作品欣赏的角度出发。如果从市场的角度去看呢?毕竟中欧合拍的成本并不会很低。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这个其实很难说。我觉得一般来说,用中国视角拍出来的,肯定还是在中国更受欢迎,反之亦然。最重要的,是好的故事都是具有普世性的,在世界范围内都能受欢迎。之前上映的《至爱梵高·星空之谜》,虽然它是讲梵高的,但是在中国也很受欢迎。

还有一个点,就是有些东西还是具有地域性的,比如幽默感。喜剧就是一个非常具有地域性的元素,一部在瑞士很受欢迎的喜剧,拿到奥地利,奥地利人可能就不知道在笑什么。只有那种普世性的主题,才是可以共通的。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

界面娱乐:这次你作为“龙跃计划”中欧合作项目实验室的写作导师,看到了中国年轻电影人的哪些特点?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实验室里,我主要指导三个项目,三个项目都很不相同。一个是科幻题材,一个是很主流的喜剧,还有一个是很关注社会、比较暗黑惊悚的现实题材。或许这种不同姓,就是中国年青一代电影人的特点吧。中国这一代电影人面对的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市场,而且在中国,可能不用遵循好莱坞的方式,比如要做一个科幻电影必须这样那样。

中国现在的电影,没有之前的规矩和制度,不管怎么做,都可能是创新的第一个,都会受到大家的欢迎。所以很难找到什么共同的特点,但可能这正是有特点的地方。

界面娱乐:在合拍中,我们通常还会说到一个点,就是要向欧洲、美国这些有着先进拍摄方式和丰富经验的电影人学习。你认为现在中国和这些成熟市场的差距在哪里?应该学习什么?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我觉得你们真正需要学习的是,在向所谓的先进的好莱坞体系或者什么其他体系学习的同时,保持我们自己原有的东西,在这里面找到一种平衡。

比如在我们欧洲,也有人想过完全模仿好莱坞,就按照好莱坞的方式去拍。但后来他们发现这种方式还是行不通的。作为中国来说,不可能要求你们所有的东西都是好莱坞出什么便完全模仿着做。尤其是中国还有这么丰厚的历史文化、神话传说,你们完全可以从这里面汲取到力量,再结合从别的地方学来的东西,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在中间找到平衡。

参加第四届“龙跃计划”中欧合作项目实验室时的斯戴芬·卢佐维茨基与项目主创交流

界面娱乐:中国内地现在没有太多机会在大银幕上看到欧洲年轻导演的作品,他们现在更多地关注什么?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我看到现在很多欧洲的年轻导演犯了一种错误,他们现在出品的一些作品,是那种百分之百的好莱坞式的作品,然后展示给大家说,你看我也能做到这种片子,而且只用十分之一的钱就可以。他们想以此来引起好莱坞各种人士的关注。但实际上这是一种非常错误的方式,完全错误的方式。因为好莱坞真正感兴趣的,是那种非常真挚的东西、非常崭新的东西,而不是模仿他们的片子。他们看到好的会去主动寻找你。我觉得这是欧洲年轻导演正在犯的错误。

界面娱乐:你的《伯纳德行动》获奖后,也有不少好莱坞大制片厂跟你进行合作。你是如何在这样的合作中保持自己的特点的?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我觉得在和这种大厂牌合作时,其实对我自己保持原始的创造力也是一种很大的困境。对我来说,最成功的一些作品,都是完全从头到尾我自己写的作品。但是其他的一些,比如别人拿写好的剧本找我来拍,让我导,就没有那种效果。

而且其实经常有一些国际化的合拍,只是为了找一个跟他们习惯的拍摄方式有点不同的导演来拍。比如原本是一个讲奥地利的电影让我来导的话,他们就不知道如果是奥地利导演应该是什么样的风格,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拍,这可能就不是一个成功的合作。

界面娱乐:你作为奥地利人,跟德国也关系密切,你们的市场是如何帮助本土电影成长发展的?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现在奥地利和德国之间合作很多,因为奥地利市场太小了,必须要和国外的市场合作。对奥地利本土来说,主要有三种基金。第一种是给那些第一次当导演的,是主要针对艺术片和小众影片的基金,第二种是来自政府的基金,主要是根据影片的质量来颁发,第三种是经济型的基金,就是国外的制作团队也能获得,主要是以返利的形式进行的。在德国和其他的欧洲国家,差不多也是类似的几种形式。

基金也会带来一定的问题,比如我现在正在制作的一部电影,我们得到了很多不同基金的支持,但是这些不同基金有不同的要求,比如拿了这个国家的基金,就必须雇佣我们国家的工作人员,会出现我必须选择一名德国的录音师,然后要把他送到意大利的录音棚去录音。对我来说,也是面临着很复杂的情况。

界面娱乐:中欧合拍时,中国团队有机会跟方便地跟欧洲不同的艺术家合作吗?

斯戴芬·卢佐维茨基:作为艺术家,我们总是期待这种新的机会和体验,包括对我自己来说,如果能有机会来中国工作的话,都一定不会拒绝,会很开心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