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花粥与大学老师两派互怼“凶得像条恶犬”,独立音乐和精英主义撞了谁的心弦?

当舆论大潮褪去,这次互怼本身撞乱的,可能只是独立音乐、古风或是传统文学爱好者的心弦。

《盗将行》专辑封面

作者:周矗

一条有点好笑的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热搜和知乎热搜——花粥歌词被大学老师批评“狗屁不通”。

11月19日,一位微博名为@迦楼罗火翼的微博加V用户在微博上发出一段歌词截图,并评论到“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在出租车上听见的,真是刷新难听底线。”

此言论一出,立刻掀起了巨大的争议。争议的引爆点并不是这条微博内容,而在于被吐槽的这首歌为近期在抖音上爆火的《盗将行》。资料显示,歌曲的演唱者与曲作者是著名的独立音乐人花粥。

随后,迦楼罗火翼列举了这首歌词的“狗屁不通”之处。

她以歌词中那句“你的笑像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为例,分析道“恶犬引起的心理反应是负面的,抒情主人公是大盗,也许未必会怕,但会厌恶或反击。所以这个比喻对情绪铺垫和性格逻辑发展来说都是不成立的。”

在百度百科上,@迦楼罗火翼 的身份显示为扬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她的特殊身份、以及从专业角度的分析,让这条微博从一条吐槽,升级到一位文学学者对“花粥出品”涉及歌词粗制滥造的批判。

想不到,这条微博引来了花粥本人的回应。花粥随后转发@迦楼罗火翼 的这条微博,并评论到“本来我想骂你傻逼,但是又觉得太粗鲁了,所以我决定这么说:请问关你屁事?”

此话一出,整场事件由单方面的吐槽升级成双方之间的一场骂战。

一方面,花粥的粉丝疯狂地围攻到了@迦楼罗火翼 的微博下,对她进行谩骂与人身攻击。甚至连率先报道此事的@钱江日报 也未能幸免,同样遭到粉丝的私信谩骂。

而稍微理性一些的粉丝也纷纷对@迦楼罗火翼 的观点提出质疑。一位网友认为,有名气的人也拥有言论自由,所以花粥也拥有反驳的权利。反而是那位大学老师对别人的作品随意指点,大放厥词。不喜欢的话没有人强迫去听,所以无需过分批评。

但另一方面,许多作家、老师则纷纷发声称赞同@迦楼罗火翼 的观点。文学评论家、影视评论达人@斯库里 就评论说, “我觉得这算‘十窍已通其九’。——以我薄弱的语文素养,实在看不明白‘春宵艳阳天’、‘与虎谋早餐’的深意。对了还有,‘趁擦肩把裙掀’这种连法制进行时都不爱报道的下等行为哪儿深了?”

11月26日,花粥文人发表长文回应此事称“一些听众不懂独立音乐的精神,也不懂得尊重别人。希望国内音乐可以百花齐放,怪异的口味也可不会再被旁人指摘。”

花粥长文节选

之后有些莫名其妙,双方居然纷纷删除互怼微博,粉丝的骂战也开始渐渐偃旗息鼓。但这样一件看似简单的事件,缘何可以发酵出如此大的舆论力量,短时间霸占微博和知乎热搜榜?

那么首先需要关注的是,这个敢于正面“刚”大学老师的花粥到底是何许人也?

在新浪微博上,花粥给自己的备注是“民谣歌手 独立音乐人 ”,拥有72万粉丝。她的粉丝们称她为民谣界“女流氓”。

花粥于1993年出生于乌鲁木齐。在上大学时,她很喜欢宅在宿舍里弹吉他写歌。在她创作的《老中医》一曲中,用极具痞气的歌词配上小清新式的民谣旋律,表达了她真实的态度。这样的反差萌让这首歌以及花粥本人在网上迅速窜红。

这首引起巨大争议的《盗将行》是她的新作品,歌曲调和词句均偏古风向。在抖音蹿红后,这首歌在各个平台上也都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在网易云音乐上,《盗将行》评论数已超过20万。

11月26日,针对歌词引发的争议,《盗将行》词作者姬霄在新浪微博作出回应,称自己只是“业务写着玩”,不登大雅之堂。

“首先是‘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这句被吐槽的最多,其实当时写第一稿的时候更诡异,原句是‘你的笑像一条疯狗叼走了我的弓’,哈哈,为啥这么写,可能就是觉得大盗嘛,比较粗糙,还可能比较怕狗,遇见个心动的笑容,瞬间让他手足无措,乱比喻一通。”姬霄说。

因为了解到花粥以前是荒诞不经的女流氓人设,姬霄在微博长文中提到,他在写歌的时候会不自觉地代入一种市井流氓气,会比较无聊。比如歌词中的“与虎谋早餐”就是抱着这样的态度。

所以与其说花粥代表的是独立音乐一方,更不如说她代表的是一群倡导破除传统教育框架束缚,追求自由创作与尊重的新生代一派。

那么,再来看事件的另一方迦楼罗火翼。

资料显示,迦楼罗火翼原名邵晓舟,是扬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文学博士,江苏作协会员,扬州作协理事。出版过 《火焰丝》《雪之下》《榴月谣》《香如故》等多部书籍。其作品《燃犀奇谈》获得过“紫金山文学奖网络文学奖”。

这样的成就与资历,让迦楼罗火翼似乎天生就与大学辍学的花粥站到了一个对立面。毫无疑问的是,迦楼罗火翼代表着的是中国当代文学学者的中坚力量。

在她对于《盗将行》这首歌的批判言语中,刺激到花粥和她的粉丝神经的,即是“狗屁不通”这一看似具有攻击倾向的成语。

狗屁不通,指责别人说话或文章极不通顺。现代中,常用作对他人话语的贬义。这一词起源于清·石玉昆《三侠五义》第35回:“柳老赖婚狼心推测,冯生联句狗屁不通。”近代著名记者和出版家邹韬奋也在《无所不专的专家》中使用了这一词“尽管你的文章狗屁不通,还是有人争先恐后地请你做广告。”

其实把那条批判的微博翻译过来,就是迦楼罗火翼站在以一个文学教育者的角度,指出了花粥这首歌歌词存在的语病。

但面对随之而来的粉丝谩骂,许多赞同老师一方的人也感染上了愤怒的情绪,纷纷进行反击。

毕业于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山争弟弟”就十分认同花粥的歌词“狗屁不通”这一说法。“歌词语法有问题,活用也错了。很多填词者认为别人不懂就显得自己很有文化,其实真拿出来讲究,都是一些强行押韵和辞藻堆砌。”

他认为,许多人觉得独立音乐=小众=高雅=牛逼。但独立音乐中的作品质量也是参差不齐,不能把独立音乐当成没有审美标准的借口。

网易云音乐曾在2016年发表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中介绍,在独立音乐人中78.6%的音乐人是以自学为主,受过专业和系统音乐培训的比重仅占11.8%。

而作为中国传媒大学官微的“御用”作词人,陈逍却坦言其实自己填词既没接受过专业训练,也没有固定的标准。

陈逍曾为网信办、中国传媒大学的多首歌曲填词,他同时也是在读国际新闻专业研一学生。他说:“因为歌词很像诗词,有很强的主观性,但考虑到受众,更多是看营造的意境和感受,当然在形式上如果要讲究的话无非也是韵律和结构之类,千万别捯字儿。”

在他看来,《盗将行》这首歌确有堆砌之嫌,但是整体看还是比较顺的。“我觉得应该允许有不同的观点存在。填词现在AI有时候填的比人还好,未来我觉得填词人还是应该更加注重人情味儿,毕竟人还是有机器比不了的东西。”

两方看似打得水火不容,其实是在讨论两件事情。花粥一方在努力要求同存异要尊重,而迦楼罗火翼一方则是在捍卫中国传统文学的规则与底线。

而一件事情一旦切中了某种社会情绪,就很容易发酵成社会群体性事件。迦楼罗火翼本身作为一名文学教授,或许她的初衷只是像指点自己的学生一样。但由于发言带有极强精英主义的居高临下情绪,便引起了一些反精英主义者的不满。

而花粥作为一些自由奔放派的精神领袖,公开在微博场合上用她惯有的直白、无畏,甚至是有些粗俗的语句进行回击。

一方面会使得花粥的粉丝对精英主义的抵制达到了一个狂欢点。另一方面,这种有悖于中国传统美德中尊敬师长、谦虚好学的行为,也触动了传统学院派人士的反感情绪。

归根结底,公众人物有在公共平台上表达自己言论的自由。但公众人物的本身的影响力是一把亦正亦邪的武器,它既可以掀起舆论狂欢,又可以摧毁舆论秩序。

裹挟情绪、过于片面或是表达不当的言语,即使传播者的出发点只是一种私人向的发泄,但只要发声平台具有公共性质,那么带来的将是难以扭转的群体效应。

即使像俞敏洪这样的商界大佬,也会因在公共平台上“说错话”而付出惨痛代价。

11月18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2018年学习力大会中说“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堕落导致整个国家堕落。”这样带有强烈“女性歧视”的言论立刻引发舆论的集体讨伐,甚至还动摇了他多年苦心经营的新东方品牌和股价。晚间,他在微博上进行道歉,称是由于“表达问题”而引起了网友的误解。

但从舆论的角度来看,携带社会情绪的印象永远重于事实。人们不会关心俞敏洪此番言论的初衷,只是会加深俞敏洪歧视女性的印象,直至下一个舆论狂欢点的出现。

花粥与老师两派的粉丝互怼“凶得像条恶犬”。但当舆论大潮褪去,这次骂战本身撞乱的,可能只是独立音乐、古风或是传统文学爱好者的心弦。

你怎么理解“我与虎谋早餐”?

来源:刺猬公社

原标题:花粥与大学老师两派互怼“凶得像条恶犬”,独立音乐和精英主义撞了谁的心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