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克兰,一缕头发值多少钱?

世界各地都有接发买卖,其中有“白金”之称的斯拉夫人的头发身价最高。跟着摄影师汤姆·斯基普的镜头,前往乌克兰一探究竟吧。

34岁的头发收购者Tatiana正举着她刚刚剪下来的马尾辫。拍摄:Tom Skipp

接发买卖是一个规模高达数百万美元的行业——其中斯拉夫人的头发最受推崇,这些金色的头发素有“白金”之称。用斯拉夫人的头发来接发大概要花费1000美元,用其制作的假发更是能卖到3000美元,所以乌克兰女性可以通过出售头发来赚取外快。

这家位于乌克兰东部哈尔科夫市的美发厅提供多种颜色和长度的头发。拍摄:Tom Skipp

竟然有人愿意把别人的头发接在自己头上,却对这是谁的头发、怎么得来的一无所知,这让我特别好奇。

我在基辅当地的一家艺术基金会Izolyatsia展开了我的研究。走在街上,我发现虽然大幅广告很少见,但是到处都贴有小传单,人们可以从传单下方撕下对方预留的电话号码条。当然,我得先弄明白“头发”在乌克兰语里对应的西里尔字母是什么。然后,搜寻就开始了。

乌克兰的街上张贴了各种各样的广告传单。拍摄:Tom Skipp
Yevgeny,28岁,他在哈尔科夫市郊区的购物中心里开了一家美发厅。拍摄:Tom Skipp

我见到了Yevgeny,他在乌克兰东部哈尔科夫市郊区的购物中心里开了一家美发厅。也许,把这家已有八年历史的美发厅称作接发工作室会更准确。

“来剪头发并卖掉的女性不多:相反,斯拉夫女孩为了变美、为了拥有一头长发愿意倾家荡产。因此,接发需求远远超过剪发需求,”他说。

在Yevgeny的美发厅,接发价格是每100克从60美元到300美元不等。

“接发越来越流行,但这一行在很大程度上依附于时尚。曾经有位顾客拥有一头又长又浓密的秀发,但因为太麻烦了,她决定把它们剪掉。她把这些头发卖给了我,但还不到一周她又来找我,跟我说,‘我想变回长发。’这是常有的事,”他说。

正在照镜子的Anna。拍摄:Tom Skipp

对于健身教练Anna来说,外表非常重要。我到访的时候,她正在Yevgeny的美发厅接头发。

Yevgeny邀请我参观美发厅的里屋,一位员工——也叫Anna——正在用胶水接发。征得同意之后,我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拍摄:Tom Skipp
拍摄:Tom Skipp

在发根处黏合接发是一项精细活儿,有时得花一整天的功夫。

Anna正在接发。拍摄:Tom Skipp
34岁的Tatiana在基辅收购头发已有11年了。拍摄:Tom Skipp

我联系了几位在基辅收购头发的人,打算见见Tatiana。她做这一行已经有11年了,剪下来的头发有些用于出口,也有一些提供给当地的接发行业。她给我展示了一些之前剪下的马尾辫。

“我让很多女人变美了。我剪下斯拉夫女人的长发,让其他短发女人通过接发拥有了长发,”她说。

“斯拉夫人的头发是天底下最好的头发,这可是公认的!”

Tatiana 拍摄:Tom Skipp

Tatiana经常在Instagram上打广告,她的顾客遍布欧美。

“我给所有长发女性做宣传,有时候她们会打电话约我见面,然后我帮她们剪头发,”她说,一周这样的见面大概会有四回。

“很多长发女性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清洗和护理她们的头发,所以她们想把头发剪短,”她说。

“她们通常会告诉我,夏天留着这么多头发太热了。当然了,对于贫穷的女性而言,卖头发还能赚点钱,算是两全其美,不过,约我见面的女性大多不缺钱,她们只是想换个形象,”她说。

Tatiana的很多顾客都是青春期的女孩子。

“十几岁的孩子总是会心血来潮,完事儿之后又会叫个不停。‘哎,我不想要这么长的头发,我想时髦一些’,剪完头发之后她们就急眼了:‘我这是作的什么妖?’”

Alina,22岁 拍摄:Tom Skipp

22岁的Alina在网上发了一则出售头发的广告,我设法让她和一位我通过街头小广告认识的头发收购者取得了联系。我和她约好在一位朋友的公寓里碰面,在收购者到达之前,我给她拍了几张照片。收购者把她的头发分成四股,测量好长度之后就“咔咔”开剪了:他承认自己不是发型师。他之前只是帮别人在街上贴广告,后来意识到可以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下,自己来收购头发,他就这么做了。

他花了1700格里夫纳(约60美元)买下了Alina的头发。在他走后,我在同一位置重新给Alina拍了照片,接着采访了她。她很失落:剪头发给她留下了阴影。

拍摄:Tom Skipp
收购者正在为Alina剪头发。拍摄:Tom Skipp

“我来自乌克兰的苏梅区,今年22岁。我是新闻专业的大四学生,现在在一家新闻公司做兼职,主要工作是在网上发布新闻,”她告诉我。

 “我刚有剪头发、换风格的念头时就开始为卖头发这件事做功课了。我的男友说,‘为什么直接剪掉呢?卖了多好。’我只是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形象。一辈子至少要勇敢一次,改变一下自己,卖了它也算一举两得。”

给头发称重。拍摄:Tom Skipp

“我害怕自己现在看起来会很丑,因为钱换不回我原来的容貌。别人会有什么反应?我越想越紧张。就我个人而言……很难说,我也不知道。我得花点时间适应一下自己的新发型。”

找到合适的人卖掉自己的头发也花了她不少功夫。

“来自其他城市的一个女人让我把头发寄给她,价格是每100克2000格里夫纳(约71美元),我拒绝了她,这事有蹊跷。”

“还有个男的给我打电话,他也要帮我剪头发,但是让我自己开价。当时我很纳闷,只有发型师知道我的头发值多少钱,我自己哪知道。之后他又约我喝咖啡,看来他真正想买的应该不是我的头发。”

“后来我接到了另一个人Yurii给我打的电话,就是今天给我剪头发的人。他让我先给他发张照片,但是没有提价格——他想先看一眼,然后给我一个估价。”

48岁的头发收购者Vijay。拍摄:Tom Skipp

我还约了一个名叫Vijay的头发收购者见面,他把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的头发卖到了纽约。

“这些头发会用于接发或者制作假发:很多得了癌症的病人都会掉发,在纽约,我常常把收来的头发卖给那些有脱发困扰、想买假发的有钱女性,”他说。

他八年前在《花花公子》杂志做编辑的时候就开始干这行了。

“卖头发很有意思,但这也就是份工作罢了:杂志社编辑这个名头听起来光鲜亮丽,不还是个打工的?”他说。

“现在,这活儿我已经得心应手了:有时候我还能靠这笔收入付个房租、旅个游什么的。在纽约,很多客户已经和我打了好几年交道了。”

他强调,卖头发的女性都是自愿的。

“卖头发能赚钱,女孩们想要换个风格。有人说她们卖头发是被迫的,其实不是,乌克兰可是个文明的国家,”他说。

“不过,乌克兰的收入水平是很低。有些人的月薪仅有200美元。如果你通过卖头发赚了100美元,哪怕是50美元,都是一笔巨款。换作美国人,就相当于赚了500美元。有些美国人为了赚钱什么都做——他们会去实验室当试验品——能赚1000美元或者1500美元。”

(翻译:陈艺帆;编辑:潘金花)

来源:卫报

原标题:Fringe benefits: thehair extension industry in Ukraine – a photo essay

最新更新时间:12/19 11:31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