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明星折戟,资本躺枪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

图源:羽泉微博

作者:奥那

五个月前,陈羽凡接受鲁豫的采访。

坐在他自己投资的“巨小兔”川菜馆里,他用“从容”“勇敢”这些积极的词汇去描述曾因离婚事件被波及到舆论风波中心的那段日子。他告诫外人要珍惜眼前,因为“未来或者有更不一样悲惨的情节在等待”。

没想到五个月后,一语成谶。

11月29日,北京公安官方微博“平安石景山”发布消息称,抓获2名涉毒违法人员。其中一人被“人民日报”确定,正是内地知名音乐组合——“羽泉”中的陈羽凡(原名陈涛)。

吊诡的是,在官方消息确认之前,陈羽凡所在的巨匠文化公司第一时间率先发布声明极力否认吸毒传闻,让外界看到了一个慌乱且与明星利益休戚与共的公司。

如今,明星成立或参股资本公司已屡见不鲜。在明星光环的裹挟下,虽然可以在资本市场提升知名度,但明星的一举一动,也放大了对公司带来了负面影响。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巨匠文化梦碎“新三板”

和其他艺人不同,陈羽凡和胡海泉的身份很早就从传统歌手,演变为带有“老板、投资人”等多重身份的标签。在对外的采访中,二人也并不会回避商人这个称呼。

在他们布局的商业版图里,涉及文化演出、艺人经纪、物流、餐饮等多个方向。据企查查显示,目前胡海泉的名下有着53家公司。而因吸毒再次成为舆论焦点的陈羽凡名下有16家公司,分别在3家公司担任法人代表,在5家公司担任高管,控股4家企业,并入股了15家公司。

陈羽凡名下的公司(数据来源:企查查)

2010年,二人一起成立了巨匠文化,签署了黄健翔、李响、李晨(主持人)和郝云等艺人,开启了泛娱乐化公司的线路。成为一家以艺人经纪、娱乐整合营销为核心,同时涵盖自主音乐版权开发、演唱会出品、娱乐节目投资制作等业务的娱乐公司。

今年4月27日,巨匠文化正式申请挂牌新三板。

据《公开转让说明书》中的信息可以得出:胡海泉通过北京就是巨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公司72.17%的股权,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涛(陈羽凡)间接持股持有11.54%,是公司的监事长。

回顾已经过去的2016年度和2017年度,巨匠文化分别收获了营业收入7855.80万元、7197.86万元;净利润分别为444.07万元、378.47万元的成绩。

巨匠文化2017、2016年度业绩

但这份业绩并不被外界称好。巨匠文化对“羽泉”的过于依赖,体现在艺人经纪一项业务,分别营收7354.60万元和5279.31万元,占了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是93.62%和73.78%,向旗下艺人胡海泉、陈羽凡合计采购金额占公司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80.82%、79.55%。

根据巨匠文化披露,胡海泉、陈羽凡是该公司旗下艺人,也是该公司业务的支柱。一旦公司艺人业务产生不确定性,将会对公司收入产生较大影响。

随着震荡影视圈的“阴阳合同”调查事件出现,国家对于明星资本运作更加严格,巨匠文化在三个月内被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公司要求三次反馈意见,上市计划被迫一再推迟。

还在排队新三板的巨匠文化万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陈羽凡吸毒的新闻。

如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已出具《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办公厅关于广播电视视频点播业务中暂停播出相关影视节目的通知》,对广播电视视频点播业务中,若具有吸毒、嫖娼等违法行为的影视编剧、导演、演员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的影视剧、影视节目,一律暂停播出(点播)。

陈羽凡复出之路恐怕是遥遥无望。

巨匠文化在今年主推的“羽泉20周年巡回演唱会”已经接连取消,这场危机同时也波及到演唱会的独家冠名商小米。

小米有品专门成立了羽泉音乐狂欢节产品专区,原定在12月4日发售羽泉20周年限量版全铜纪念公仔,价格999元,限量1000套。眼下,在小米有品商城已没有任何关于羽泉的商品在售。

值得注意的是,巨匠文化早先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就曾提醒过艺人行为过失风险。并详细说道,随着娱乐市场竞争强度不断加大,部分艺人依靠毒品等非法方式缓解压力,对自身行为约束不足,行为上存在违反公序良俗的情形。艺人作为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被社会所关注,艺人的过失行为对艺人形象产生巨大的损害,影响了艺人所在公司对艺人的推广活动,损害公司和艺人的利益。

如今再看这些话,颇有落入“墨菲定律”怪圈的意味。陈羽凡作为拟挂牌公司大股东和监事长,被行拘对于公司正常运转、内部治理结构完善、自身权利行使都会产生较大负面影响,有业内人士表示,不排除公司就此被“一票否决”,巨匠文化的新三板挂牌之路只会变得更加艰辛和凛冽。

唐德影视业绩下滑惨烈

回溯上述节点,彼时的范冰冰或许没想到,自己发的那条关于《手机2》开拍的微博,却彻底激怒了崔永元。

一张阴阳合同,扯下了娱乐圈“偷税漏税”最后一块遮羞布。

当外界还在惊叹范冰冰的巨额罚款之时,与范冰冰关系紧密的唐德影视,交出了凄惨的第三季度财报成绩单:单季营业收入为1.19亿元,同比减少45.34%,净利润仅为1008.98万元,同比大幅下跌83.67%。

曾经风光无限的唐德影视,与多位影视明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自从2015年在深交所登陆创业板之后,唐德影视更是一路高歌猛进。而早在2011年,范冰冰就已是唐德影视的十大股东之一。

唐德影视创始人吴宏亮也曾对资本与明星绑定,并建立利益共同体关系的这种方式表示很满意,“这种绑定是一般影视公司做不到的”。

成也明星股东、败也明星股东。唐德影视从辉煌到衰落,也就短短的几年时间。过度依靠明星,而忽略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没有完整的创作和制作体系,唐德影视丢掉明星的加持后,短时间内很难做到独立发展。

如今,唐德影视明年会有什么样的表现,目前也很难说。但在一年的时间里,对于股价从27元跌到了如今的7元多,跌幅高达70%以上的唐德影视而言,可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巴清传》身上了。

实际上,由范冰冰和高云翔主演的《巴清传》,接二连三的传出男主角在澳洲涉嫌侵犯案件,女主角因涉嫌逃税的新闻。虽然主管部门并没有下达禁止《巴清传》播出的通知,但播出之路也是漫漫无望。

除了与明星股东的利益亲密绑定之外,唐德影视最大风险之一在于自身经营上存在严重依赖单一影视剧的问题。也就是说,一旦《巴清传》不能顺利播出,造成与播出平台方解约,唐德影视近7亿元确定的收入和4000多万元存货将成坏账。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唐德明年的财报将变得更加难看。

这不是行业内第一家与明星进行深度捆绑的公司。在资本疯狂涌入期,与明星成立或参股的方式,可以利用明星自身所带的光环,能为公司的经营和宣传带来较高的知名度,但同时一把双刃剑也从此悬搁在上方。

一旦明星被负面消息缠身,相关公司不但没有享受到明星带来的溢价,反而备受拖累。唐德影视就是饱受“苦果”的代表之一。

龙薇传媒遭遇滑铁卢

2015那年春天,和范冰冰一起为唐德影视登陆新三板站台的明星股东中,还有赵薇的影子。

凭借“小燕子”成为全民偶像的她,很早就开始在资本市场上持续扩张,与商人黄有龙结婚后,其投资领域涉及金融、文化娱乐、餐饮、物流等多个方面的布局。

赵薇夫妇也曾一度登上了胡润全球富豪榜,被外界称之为“女版巴菲特”,风光无限。

赵薇名下的公司(数据来源:企查查)

根据资料显示,目前赵薇名下有17家控股企业。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她和丈夫黄有龙共同成立的西藏龙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薇传媒”),在2017年拟用超高杠杆入主万家文化(现更名“祥源文化”)后失败,被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使得赵薇在资本市场上遭遇了商业“滑铁卢”。

时间回到2016年12月26日,万家文化发布公告称,万家文化的第一大股东万家集团将其持有的1.85亿股转让给龙薇传媒,占公司流通股股份总数29.14%。

看着是一次正常的收购买卖,但实则经上交所监管问询,龙薇传媒于2016年11月2日成立,注册资本200万元,尚未实缴到位,未开展实际经营活动,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为零。收购资金中,股东自有资金6000万元,剩余资金均为借入,杠杆比例高达51倍。

顿时,外界一片哗然,关于赵薇是否借助明星效应在资本市场上“空手套白狼”的说法频繁传出。承压之下,龙薇传媒最终放弃万家文化股票。关于解约理由,万家集团表示因股份转让客观情况发生变化,最后决定终止股份转让事项。

这起收购始末和变动协议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龙薇传媒在自身境内资金准备不足,相关金融机构融资尚待审批,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以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且贸然予以公告,对市场和投资者产生严重误导。”

近日,上交所再次决定对龙薇传媒及其直接负责人赵薇进行公开谴责,并公开认定上述人员5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这次的处罚既是之前“万家文化”收购事件后的延续,也使赵薇夫妇的明星股东身份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因名人效应等因素的叠加,这笔收购在明星光环的裹挟下包含着极大的水分,不仅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同时给上市公司也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明星与资本的裂痕

回顾资本热烈欢迎明星股东的前几年,一些影视公司借助了行业的野蛮生长期和明星自带的经济效应,将彼此的资源和利益进行深度绑定,明星资本化一度成为商业模式上的流行大趋势。

华谊兄弟、光线传媒、欢瑞世纪、唐德影视等诸多或大或小的公司,在追逐利益的本性下,纷纷入局。特别是当影视公司上市潮涌动而来时,明星股东成为公司股价支撑和形象宣传的核心竞争力,折射出了股权时代的一个发展缩影。

原本是为了利用明星所生产出的价值,在资本市场上进行买卖交易和估值放大。但当明星因各种违法违规事件遭到惩处和社会指责时,信息传递的迅速性和广泛性既会将事件的波及面扩大,明星股东的身份也会放大其背后资本公司的负面影响。

比如曾经也因涉毒被抓的王学兵,恰逢自己主演的电影《一个勺子》筹备上映阶段,对电影的出品方儒意影业也颇有影响。此外,上市公司中技控股(现为“*ST富控”)拟定增收购儒意影业,股价也受到牵连,在事发次日跌3.49%,市值蒸发近3亿元。

在投资市场,明星可以产生巨大的市场号召力,成为引诱投资者的光环,但最怕的是讲故事画大饼,明星股东或许根本撑不起过高的估值。

资本是个名利场,虽然残酷但从来都不缺乏入局者。无论是今日的陈羽凡,还是昨日的范冰冰、赵薇,他们只是今年在资本市场里折戟的明星代表。原本是想通过参股或设立公司将名气变现,但如今,想在市场里赚取溢价的昨日不再。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当资本明星化的热潮渐退,在风口捞金的机会少了,趋于冷静的市场才是更加规范的未来。短暂的繁荣和熄灭都不是永恒,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写到的那样,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原标题:明星折戟,资本躺枪

最新更新时间:12/10 16:04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