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军撤出叙利亚,有人偷着乐有人哭

不管是美国媒体还是议员,在抗议从叙利亚撤军时都提到了五大赢家 :俄罗斯、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土耳其、伊朗和ISIS。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安晶

“在打击‘伊斯兰国’(ISIS)取得历史性胜利后,是时候把我们伟大的年轻人送回家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12月19日在Twitter上发布的这则视频通知让美国国会议员、盟友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措手不及。

虽然特朗普早在总统大选时就承诺要带美军撤出叙利亚,在今年也多次公开表示撤军的意愿,但不加铺垫通过社交媒体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的做法激起了各方强烈反应:有的高呼遭队友背后捅刀;有的激烈谴责;也有的发来贺电,将其称为点燃“希望”之举。

“我们胜利了”

在Twitter上发布的1分19秒的视频中,特朗普宣布美国对叙利亚ISIS的战斗取得了胜利:“我们打败了他们,把他们打得很惨,我们夺回了土地,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的士兵回家了。”

“他们都回家,现在就回,我们胜利了。”

图片来源:Twitter

而就在上周, 美国打击ISIS联盟的特使麦格克(Brett McGurk)还对记者说:“没有人说ISIS消失了,没有人那么天真。因此我们要继续留在地面上,确保维持相关地区的稳定。”

今年8月,美国国防部的评估认为叙利亚还有1.4万名ISIS成员,联合国报告则预计叙利亚和伊拉克有2万到3万ISIS成员。

特朗普的推文发布后不久,白宫发言人桑德斯重申了美军已打败叙利亚ISIS的说法,她表示美国已经开始了撤军的进程,准备转入打击ISIS战的“下一个阶段”。

她并未解释“下一个阶段”的内容也未公布撤军的时间表,仅强调美国和盟友准备好“重新介入,以在需要时保护美国利益”,美国也将继续打击恐怖组织。

路透社报道,有官员透露白宫的目标是在60到100天内完成撤军,美国国务院工作人员则在通知发布后24小时内撤出叙利亚。

美国在叙利亚驻有约2000名士兵,大部分位于东北部地区,为打击ISIS的地面盟友“叙利亚民主军”提供训练指导。

“背后捅刀”

特朗普宣布撤军的决定引发了美国国会议员和国防部官员的强烈不满。共和党资深议员兼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格雷厄姆连发10多条推文,坚决反对美军撤出叙利亚并质问为何做决定前未事先通知国会。

格雷厄姆随后与多名参议员发出联名信,指责特朗普正在犯和奥巴马当年从伊拉克撤军一样的错,要求特朗普重新考虑。还有议员称除了白宫之外,“没有一个人”满意撤军的决定。

联名信。图片来源:Twitter

据《纽约时报》报道,有官员透露,特朗普的决定引起了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沃特尔(Joseph Votel)和麦格克的激烈反对。

沃特尔和麦格克均指出,如果没有库尔德武装的作战,打击ISIS战永远不可能取得进展,但现在美国的做法相当于将库尔德盟友留给土耳其,让其独自面对土耳其的进攻。

叙利亚民主军中的主要力量是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YPG),土耳其一直将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附属武装人民保护部队视为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

上周,土耳其宣布将在数日内对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库尔德武装发起军事行动。而目前叙利亚民主军正在美国为首联军的支持下,对幼发拉底河谷的ISIS残部发起进攻。

库尔德武装内部人员透露,美国周三才突然通知叙利亚民主军,称美军将撤出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以及曾数次上演多国角力的曼比季。库尔德武装目前控制着油田众多的东北部地区,约占叙利亚三分之一的面积。

蓝色为库尔德控制区,粉红为叙政府控制区,红点为美军设施。图片来源:卫报

对于美军撤兵的决定,叙利亚民主军的指挥官将其称为“背后捅刀”,是对上千战死的库尔德人的“背叛”。据预计,超过1500名民主军士兵在打击ISIS的战斗中丧生。

东北部城镇科巴尼,有居民对未来感到恐惧,“土耳其要打我们了”;也有居民为给美军打工的当地人感到担忧,“他们无处可逃,土耳其要找他们,因为他们与叙利亚民主军合作,叙利亚政府要找他们,其他反政府武装也要找他们”。

库尔德媒体此前已多次警告,库尔德武装被美国抛弃“只是时间问题”。知情官员称,目前美国防部官员和议员们还在试图劝说特朗普,以采取更为循序渐进的撤军方案。

除了库尔德武装,另一个想哭的是以色列。以色列一直将叙利亚视为制衡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重要战场,数次在叙境内对亲伊朗目标发动空袭。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办公室发表声明指出,特朗普在周一就向内塔尼亚胡透露了撤军的决定,周二内塔尼亚胡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进行商谈。声明称特朗普和蓬佩奥均保证美国会“通过其他方式展现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声明同时指出以色列将研究美国撤军的时间表,以评估此举对以色列的影响。

一起与美国在叙利亚打击ISIS的联军盟友也对特朗普的突然决定感到不解。英国国防部有官员表示强烈反对,强调ISIS并没有被消灭。英国政府发言人表示,美国的决定不代表打击ISIS行动结束,“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不应该忽视ISIS造成的威胁”。

“有了希望”

在抗议声迭起之时,俄罗斯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了欢迎。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指出,美国撤军将对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创造“真正的前景”,撤军的决定可能会推动一个“里程碑式的故事”。

扎哈罗娃表示,没有了美军之后,像解决阿勒颇困境一样设立叙利亚路线图就“有了希望”,“只要美国人在,就没有这样的希望”。

不管是美国媒体还是议员,在抗议从叙利亚撤军时都提到了五大赢家:俄罗斯、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土耳其、伊朗和ISIS。并将特朗普的决定称为美国“混乱的”中东政策的体现。

没有了美军的地面人员,俄罗斯将在叙利亚问题上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拥有更大话语权;叙利亚政府将更放心大胆地打击反政府武装;土耳其能无所顾忌地攻击早就想剿灭的库尔德武装;伊朗得以继续扩大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增加对黎巴嫩真主党的武器输送;ISIS则可能趁乱卷土重来。

除了担忧ISIS东山再起,伊朗做大是抗议者反对撤军的最主要理由。

今年9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放话,只要伊朗的势力继续在叙利亚活动,美军就不会撤出叙利亚。在博尔顿和部分国防官员的计划中,美军在叙利亚的目的除了打击ISIS之外,还需要制衡伊朗。

但包括美国驻叙利亚前大使福特(Robert S. Ford)在内的分析人士指出,美军士兵撤出叙利亚并不代表美军将停止对目标的空袭。在打击ISIS战中,美国为首的联军是通过空袭、而非地面部队为库尔德武装提供支援,而大部分战机都是从位于卡塔尔的空军基地起飞。

除此之外,美军在叙利亚的2000人并不足以将伊朗的势力赶出叙利亚,也无法反转叙利亚内战的战况。

福特认为,叙利亚危机是“叙利亚人与其他叙利亚人的关系问题”,“并非2000名特种人员和20个美国外交官所能改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5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