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版微信上线,视频社交的终结者来了?

这是张小龙的偏执,这种偏执有趣又令人沉迷。

文|刺猬公社 石灿

12月21日,微信在App Store更新了7.0.0 版本,苹果手机用户比安卓手机用户先体验到这一版本带来的新奇感,晚间,这一消息在微博爆榜。

微信团队对微信该版本做了不少的小功能迭代升级,刺猬公社(ID:ciweigognshe)将以社交和内容为主线,对更新的部分主要功能进行一一解读。

打开新版本,会有一张十分“中年”的紫色花图跟着音乐出场,图片中央上方有八个字:因你看见,所以存在。张小龙发了一个朋友圈,他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这句话出自一个叫王阳明的人,明代思想家、军事家、心学集大成者,是曾国藩、梁启超、蒋介石、伊藤博文、稻盛和夫等中外名人的偶像。可见他的江湖地位之重要。

而那句话是王阳明与朋友出行游玩时的对话,核心是“心外无物”——花开花落本是自然现象,这种现象是否能够动摇我们的行为举止,却由我们内心决定。

鲜有人知道王阳明的心学理念还说了一点,“吾心”的底线是向善的,知善知恶是良知,“吾”愿意为了善去让自己“知行合一”,而不是两面三刀,或者放大人们的“恶”。张小龙的善念与阳明心学的这一点一致。

12月12日,在腾讯召开的一年一度员工大会上,张小龙引用了世界首富贝索斯的一句名言“善良比聪明更重要”作为演讲的核心观点。他说,“以前我一直没明白这个道理。我现在明白了。因为AI比你更聪明,更懂套路,但是你可以比它更善良。”

其实,时刻视频有点像抖音,但微信这次对短视频是真的认真了。在内容项里,时刻视频是这次微信改版的最大亮点之一,这个功能的第一入口在“我”页面的右上角“相机”图标里,点击进去就会出现制作视频的入口。

在时刻视频制作小视频界面

这是一个极其简约的界面,延续了张小龙“如果他们抄袭我们,在上面加一个按钮他们就输了”的极简主义理念。如果微信的时刻视频还会被吐槽,很大程度是因为微信的拍摄像素实在比不了其他独立App。

在里面,你可以制作简单的短视频,视频来源于实时拍摄和本地上传,视频可插入动态表情包、文字、音乐和位置,初学者可在几分钟内容制作并上传一个完整的竖屏视频到微信里,不过,这个功能不能上传横屏视频,不能上传本地音乐,微信会根据你上传的视频内容匹配相应的音乐。

这是制作内容环节,如何传播呢?传播渠道简单分为朋友圈传播和群传播。

在朋友圈,如果你的好友上传了时刻视频,Ta的头像会有一个蓝色小泡泡,你双击Ta的头像,就会进入Ta的视频,可对视频进行评论。在群里,如果你上传了时刻视频,你所在的群名称后面会有一个相同的蓝色小泡泡,你点击蓝色小泡泡,就可以逐一浏览该群里的小视频。这个小泡泡还会出现在评论区你好友的名字后面。

注意头像右上角的泡泡

发现没,这三种方式都是以上传了时刻视频为前提而引发的信息入口行为,头像和名字是小泡泡的载体。当人们看了你的视频后,你还会收到提醒,提醒会以红点的方式,出现在你的微信“我”界面里,它想要告诉你,“有人看了你的视频,你快去看看”。

这就是一个完整的飞盘式社交传播链条:一切以你为基准点——你制作内容,在一个渠道上传内容、在不同渠道传播内容,好友可以在不同渠道接受同一内容,好友浏览内容后你会收到反馈。

这个功能有意思的点就在于,微信把微博故事、ins故事、YouTube故事、Facebook故事擅长的点击头像看视频功能引进,让这个原本有些木讷的App焕发新的生机。

看得出来,微信是铁了心的想要盘活现存用户,铁了心的与其他短视频App干仗了,只不过,从视频制作门槛、视频玩法、视频入口等方面来看,这次没有像以前那么敷衍人了。

但要知道,时刻视频是基于社交生态链而诞生的新功能,微信群、朋友圈、评论区都是社交衍生出来的社交行为,时刻视频是对微信社交生态的补充。

为什么抖音、快手、微视等短视频产品对内容运营很擅长,对社交运营显颓废?因为他们以内容为先,社交为辅,一切社交行为都是内容的补充;微信不一样,在这里,一切内容都是为了服务社交。

以后在朋友圈发广告就可以用更高级的玩法了:“想知道我刚刚干了一件什么令人震惊的事情?老铁,请双击我的小泡泡头像!”

张小龙一直都有阅读情结,他在2011年还在饭否App发动态说,“还是要做阅读,做人人都要的阅读”,在做QQ邮箱时,他也没忍住把内容往里面灌。

这次,他让阅读的归阅读,用户成了评审官。这次改版另一个最大亮点是公众号文章末尾的“点赞”按钮变成了“好看”,这个改动目前没有对所有公众号全面放开,只给部分公众号提供了尝试,主要涉及图文内容。

“看一看”里的“好看”功能界面

以前“点赞”就点赞了,没有任何看得见以外的潜在连接,现在不一样了,如果你觉得某一篇文章好看,你点击了“好看”按钮,那篇文章会被选调到一个更为高逼格的区域中,那里是微信新开辟的一个信息流入口,在“看一看”里面叫“好看”。

“好看”相当于是另一个朋友圈,里面传播的内容都是你好友推荐的文章,文章连带着公众号,相当于微信给每一个“小品牌”创建了新的流量入口,如果你的内容做得很的好,你是不会被拥有雪亮眼睛的群众们埋没的。

发现没,在这里,公众号主体和用户之间的关系依旧是依托于订阅的社交存在,而不是基于智能分发的主动推荐。

显然,这是张小龙的偏执,这种偏执有趣又令人沉迷。

不过,为了不落伍,在“看一看”里,微信依旧沿用了之前的“看一看”功能逻辑,你的好友在看什么内容,机器就会给你推荐什么内容,这一板块被放在“精选”栏目里,这里的内容是大众情趣来源,而“好看”里的内容,是个人社交圈层的审美仓库——你拥有什么样的好友,你就拥有了什么样的审美源泉,你始终都会被你的好友影响。

这一功能很大程度上会提升公众号打开率降,但也有人担忧,现在微信订阅号、看一看、朋友圈都改成信息流了,以前那种高度信息密集带来的快感没了,接收信息的效率变低了。

在“好看”里最令人头疼的一点在于,好友点赞和评论是不会被折叠的,如果你有一百个好友点赞了某一篇文章,那一百个好友的名字都会出现,会占据非常大的手机页面,你要花比平常更多的时间去刷下一篇文章。

没有耐心的用户时常会这么想:留在“好看”里是情分,抛弃“好看”是本分。

这次更新还增加了一个给好友单聊设置“强提醒”的功能,这是男生的福音,如果一男生有女朋友,可以在“置顶聊天”和“强提醒”之间来回切换了,一旦女朋友发来信息,再也不用担心错过女朋友的问候。

这一功能像极了钉钉的“钉一下”,给某一个人设置单独的提醒,在微信朋友圈变得肿胀的时候,“强提醒”会让人们更愿意把微信放在To B 的场景下思考。

9月30日,腾讯宣布宣布公司架构调整,正式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公司将会成为他们的主要服务客户。有数据显示,企业微信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3000万,注册企业达150万,而工作中的职场关系也成了他们变法儿维护的对象。

腾讯已经在微信里安排了很多To B业务手段,这次对用户的潜在工作关系下手,在可控射程范围之内,用之即走,想用即来。当然,“强提醒”功能的应用场景不止这些,还有很多。

很多人都嫌弃微信新版本的开屏界面那朵花,但肉眼的理解能力总是有限的,甚至是跟风的,张小龙的初衷绝不是强调简单的中年视觉审美,更可能是那朵花背后的某种哲学意义和社会价值。

把这种价值期许放到产品经理的代码思维中,可以印证那句俗话——自古套路得人心,微信要做一个高级一点的套路去套住用户的心,如果做不到,用张小龙的话来说,“我们将来会落后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不了解用户,而不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竞争对手。”

总的来说,张小龙做改版的底层价值观“不坏”,是向善的。当所有人都在唱衰微信时,当微信在尝试中一次次被吐槽时,当我们总认为微信被一枚枚子弹击垮时,它总能给我们不一样的惊喜或者惊吓,这种不服输敢创新的内在驱动力,都在寻求新的办法去解决巨头中年之困。

微信7.0.0版本说要成功,为时尚早,但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的信号:微信还是那个微信。

新版本开屏背景音乐叫《In My Secret Life》,它是一个叫莱昂纳德·科恩的加拿大游吟诗人、民谣巨匠唱的,有一部分歌词是:

I do what I have to do,

我身不由己

To get by.

只为苟且偷生

But I know what is wrong.

但我知道什么是错

And I know what is right.

也知道什么是对

And Id die for the truth,

也愿为真理去死

In My Secret Life.

在我的内心深处

In My Secret Life,

在我的内心深处

Hold on, hold on, my brother.

坚持,坚持,我的兄弟

My sister, hold on tight.

我的姐妹,一起坚持

I finally got my orders.

我始终将会找到我的生活规律

Ill be marching through the morning,

冲破黎明

Marching through the night,

冲破黑夜

Moving cross the borders,

穿越藩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