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傅盛:大部分上一代企业家创业都是不安全感导致的丨改革开放40周年· 生于1978⑤

傅盛不希望对创业者的评价过于片面,因为失败是大概率事件,成功是极小概率事件,社会舆论应该对创业者宽容一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中期,中国经济史上曾发生过一次极大规模的工业迁移,400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万人次的民工,到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建起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被称为“三线建设”。

这其中包括千年瓷都景德镇,傅盛的爷爷奶奶当时随军队干部转地方时选在了这里。1978年3月,傅盛在此出生,他的父亲就职于“三线建设”中的三六无线电厂。

傅盛现在还隐约记得,景德镇在建市后就是电子、重工业、航空工业重镇,建市之前,景德镇瓷器出口换来的外汇占据了整个中国外汇的三分之一。

傅盛出生在这样的国企厂内,幼时成长可以说是无忧。厂内的生活像一个大家庭,有幼儿园、图书馆、医院、电影院、子弟学校,生活区有山洞,厂区有农田,年底还有大型文艺演出。

到中学时,傅盛赶上了全国千所重点中学之一的景德镇一中招收第一届少年科技班学生。少年科技班是那时国家为了弥补科技人才严重断档,针对早慧少年开创了一种特殊教育模式,后来许多耳熟能详的企业家都诞生于这种模式之下。

景德镇一中在当地的小学里抽取了文化课成绩前两百名,让他们做智商测试,智商测试会占据总成绩的70%。傅盛在文化课考试中排名一百八九十名,但智商测试排了前十,于是进入了少年科技班。

在傅盛就读的班上大概有三十个人,他们需要在三年内读完六年的课程,然后高考。傅盛记得,班内全是一群特别聪明的小孩,整天聚在一起闹腾,一个政治课考试,十多分钟就都交卷了。而意外也发生于此,他跟着一群小孩去冲出去拿书,突然被老师打倒在地,而班主任为了证明老师没错,就说他是流氓学生,于是傅盛转到了普通班。

到普通班时,傅盛已经完成了初二的课程,学在其他同学前面,所以他一直不爱读书,直到高二的寒假,他才发现很多作业已经不会做了,恍然大悟开始努力。

与此同时,傅盛的家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公开资料显示,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为中西部地区工业化做出了贡献,但也由于地区社会经济落后,导致建设起来的企事业单位在之后很长一段时期内经营发展都极为困难。

傅盛父亲就职的三六无线电厂被华意冰箱兼并后,转而负责华北片区的冰箱销售,后来又因为一些人事关系,便没工作了,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有收入,作为车间主任,她一个月能拿几百块。

傅盛有时会跟失业在家的父亲产生冲突,他回想父亲人到中年那种情绪低落,为了表明自己而说话强势,促使他养成了相对理性客观的态度,也意识到两代人观念的不同,上一代人对于工龄的在乎,寄希望于政府养老,但铁饭碗说没了都没了。这让傅盛开始感受到体制内的不安定。

1995年,傅盛参加高考,他没有赶上大学扩招,那个时期的高考比现在困难很多,尤其是在江西,困难程度仅次于湖北。

“当时重点线是556分,本科线是536分,我考了551分,离重点差5分,数学看错题,把等差看成等比,导致计算不出结果,英语作文只得了8分,明明是打了草稿写上去的,应该不止这个分数。 ”

“本来高考报的华中科技大学,第二志愿北京工商大学,又遇到那年很多人都报了北京工商大学,导致一个本科的院校比重点还高十几分,各种意外撞在了一起,我当时都准备重读了。”

傅盛很介意高考这件事,直到现在,他都清清楚楚都记得这些细节。

高考没发挥好,傅盛考上了中国煤炭经济学院。在建国初期,高教资源匮乏,大多高校都是中央各部所属,被称为“国字号”大学,中国煤炭经济学院就属于煤炭部直属院校。

在傅盛入学时,中国煤炭经济学院刚刚办校十年,整个学校师生加在一起共一千八百人。他们的学费非常低,第一年600块,每个月发30块补助,第二年更低,大四退了几百块钱,几乎免费。这相当于煤炭部出钱培养人才,但如果毕业自主择业,则需要交还学校几千块的培养费。

有了前面的经历,傅盛上了大学非常努力,当班长,每年拿奖学金,拿省级优秀干部、优秀学生奖,创办了电脑技术协会,写过多媒体软件被学校开表彰大会表扬。

到傅盛毕业时,他正好遇上1998年煤炭部解散,学校由原煤炭部管理改为中央与山东省共建,以山东省管理为主,后来更名为现在的山东工商学院,与傅盛一起毕业的同学大都没有进入到体制内,转而自主择业。

学校劝傅盛留校,傅盛的爷爷告诉他,做老师受人尊敬且收入稳定,但傅盛还是选择去北京看看。

那是傅盛第一次来北京尝试找工作,跟同学一起住在北五环外的一个军营里,赶早上很早的车到中关村投简历。但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傅盛的妈妈把他“骗”去了厦门,进入厦华彩电上班。

由于在大学的履历不错,傅盛很快在厦华彩电得到重用,生活舒适,唯一不好的是工资非常低。当时傅盛的基础工资只有400元,加上各种补贴,第一个月到手八九百元,而那些总是加班的同事,收入比他还高,傅盛羡慕他们可以交个税,因为他都不够资格,在2006年个税改革之前,免征额是800元。

另一边,傅盛又发现他在北京和深圳的同学每个月能有4000块的收入。而当时在2001年,国内城镇居民平均每人全部年收入是6907.08元。

于是傅盛在厦华彩电待了一年,最终坚决决定离开。对傅盛来说,国企的生活实在太无聊,再加上父亲当年工作变动对他的影响,促使他要出去闯一番。

事实上,那时候已经有很多人选择“下海”,但总体来说,在体制内的人还是不愿意往外跳。

离开厦华后,傅盛感受到了外部的变化,他发现外企在国内择业中非常热门,同时也发现学历给他带来了限制——这些公司大部分都是非211、958不招,有的甚至明确列出只招收清华、北大等四所大学学生。

傅盛出去递简历,人家一看学校,不要,他跟人家辩论,辩论到人家肯收简历,也只能面试到小公司。2001年,傅盛决定再次来到北京,他想要在北京半工半读,走管理的职业道路。

当时,国内已经开始出现人口往北上广深流动的趋势,到北京后,傅盛发现生活成本非常高,租房非常难非常贵,跟抢一样,押三付一,而他身上只有四百块钱。

于是,傅盛和同学在丰台合租了房,先找了一份在央视(军博)附近的工作,同样是在国企做电子政务系统。工作几个月后,傅盛又再次感受到了国企体制的僵化,最终决定去互联网企业。

那时,IT行业已经在国内兴起,学计算机专业能找到收入很高的工作,但还没有创业的概念。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止2001年8月,中国每天上网超过1小时的网民仅4331万户,移动电话用户仅1.848亿。

“整个社会实际上是对互联网是完全不了解的。我每次跳槽换工作,我家里都极度反对,我们父母那代人别说输入法,连字母都认不全,这些互联网公司跟就没存在一样,大家对他们没有看法,更没有什么社会地位。”

很多疑惑同样出现在傅盛身上,他打算去3721做产品经理,却不明白什么是产品经理。“连产品经理这个名词都没有,就做产品、调研,能管人吗?不能管人,程序员也不向我汇报,我原来做部门经理,还有十来个人向我汇报呢。”

但傅盛更明确,自己不喜欢体制内生活。2003年,傅盛决定加入3721,进入了3721,傅盛才算正式进入了互联网行业,才有了后来奇虎和猎豹的故事。

傅盛总结过猎豹的发展经历了三次跨越。2010年,猎豹移动由可牛影像和金山安全合并而成,经历了PC杀毒软件免费化,实现了第一次的增长;第二波在移动互联网时碰到了强大的对手,转而决定出海,到今天,猎豹移动80%的月度活跃用户来自于海外;第三波在2014年上市后,傅盛意识到移动互联网风口将尽,需要寻找下一个机会,于是在硅谷、以色列投资基金,看到了人工智能的机会。

当时,上市的好日子并没有迅速到来,反而是行业的迅速变化让猎豹遭遇了困境。在过去一年里,猎豹的股价大起大落,有一天晚上股价甚至跌到8块钱,让傅盛情绪崩溃。

傅盛意识到,工具和安全作为一个独立的品类,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时代已经慢慢地变得越来越窄。在海外,Google和Facebook发布的政策正在挤压第三方应用厂商的空间,当手机厂商都开始自己做工具的时候,猎豹的日子只会变得更艰难。

无法精准预测外部环境的变化,傅盛觉得这个时代最可怕的事并不是把以前的东西做差了,而是当你把以前的东西做得越来越好,却被时代淘汰了。而这在发展一日千里的互联网行业尤为常见。

今年3月,傅盛在北京水立方跳下游泳池,一口气发布了接待机器人“豹小秘”、零售机器人“豹小贩”、儿童陪伴机器人“豹豹龙”、小豹AI音箱和无人值守的咖啡店“豹咖啡”,表明了自己进入机器人行业的决心。

傅盛觉得2017年的猎豹经历了艰辛的蜕变,一定要抓住当下中国最大的机会:AI+软件+硬件+服务=机器人。

自那以后,也有很多人会问傅盛,猎豹到底是怎样的公司?为什么来回折腾(不同的业务)?事实是,时代和所处的行业,并没有给傅盛这个机会,让他能够做完一件事就成为百年企业,基业长青。

如今,傅盛从见证上一代遭遇国企改革,到自己走出体制;从经历国内互联网企业草莽时期,到自己创业;从拓展海外市场,到重回国内市场,他也进入了不惑之年。

在这背后,是短短十来年间,国内外互联网行业发生的巨大转变。身处其中,傅盛强烈感受到时代赋予这一代企业家的特质。

傅盛总结他父母那一代的关键词是恐惧,三年自然灾害,读书上山下乡,去国企没有文凭,整个经历都是被吓大的过程,整天想的都是稳定安全。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上一代企业家中,很多企业家创业其实是不安全感导致的,所以他们考虑的前提永远是保证企业安全运营和可控,这也带给他们局限——很容易去选择一条更安全的路。

相应的,傅盛发现80后、90后,尤其90后,越年轻的人最富足,不安全感的传递越浅,他们创业很多都是为了好玩,所以他们中有很多人能做出大变革。

这点也在提醒了傅盛自己,就像做机器人这件事对于他自身来说,要踏入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市场,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时代在变好,让傅盛感慨创业环境和条件已经远远好于过去,给了创业者很多机会,也带来了创业过热。对于创业这件事,核心价值应该是挖掘市场需求,而不是看成一个失败和成功的关系。他不希望对创业者的评价过于片面,因为失败是大概率事件,成功是极小概率事件,社会舆论应该对创业者宽容一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