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与现实中的跨国婚姻

剥去浪漫的幻象,如今并不罕见的跨国婚姻面临着怎样的现实?

在过去的中国,跨国婚姻很罕见,但是近年来,中国人和外国人联姻的人数在逐渐增加。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数据,2017年,我国有十万对涉外及港澳台的结婚登记。与之相比,据CNN报道,2012年时,有53000对跨国配偶登记结婚,而中国大陆在1978年没有登记任何的跨国婚姻”。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中国人的性观念变得更加宽容与开放。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现代年轻人在选择伴侣上更加独立,受父母的影响越来越少。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的大城市里,跨种族伴侣的人数增加是很明显的。

提到跨国婚姻,似乎中国女性选择西方男性的例子更为常见。有学者认为,这也许是因为中国男性接触西方女性时更易觉得受到挑战与威胁。而对于男性来讲,在新一代年轻人之中,有时娶一个西方老婆甚至是“地位的象征”。

跨国婚姻也如同一切婚姻一样,也面临着来自文化差异或个体差异的诸多问题。不同文化的冲撞之中,分与合的选择更加飘忽不定。

默多克与前妻邓文迪。有许多知名的跨种族婚姻常常占据了中外的新闻头条,这或许也是引领这阵潮流的原因之一。 

由于结婚对象是一位泰国人,前女排队长冯坤和丈夫加提蓬的婚姻吸引了无数目光。跨国婚姻总被认为是一种“特殊”的婚姻,也因此,当事人总是备受关注,尤其当其是名人的时候。如今输入冯坤的名字, 搜索出来更多的是对于她个人生活与这段跨国婚姻的关注。

异国婚姻未必都如电影剧情般浪漫。李阳与Kim的离婚事件曾经吸引了大众的目光,一场跨国婚姻因家暴事件而无奈告终。 

嫁到中国的异国新娘面临着不同文化的冲突,她们还面临着无法割舍的乡愁。一名香港男子带着他的越南新娘办理结婚登记。在香港关了6年之后,二十几岁的越南女子Dang Minh Thuy终于得到了一个获得自由的机会——嫁给一个她不认识的香港人。

中国丈夫向杰拉着老挝妻子阿笋的双手,希望她能跟他回中国。由于想念家乡和亲人,一些远嫁来中国的老挝新娘会“偷偷”跑回家乡。 

2006年,来自中国辽宁的邹迁顺开始上远洋渔船当船员。2015年,邹迁顺所在的远洋渔船来到了喀麦隆的港口城市杜阿拉。在偶然走进了桑德拉在城内开的理发店后,两人最终结为夫妻。这段跨国婚姻引来了网友的不少好奇,邹迁顺和妻子桑德拉正通过某网络直播平台一一回答网友提问。 

在中国留学两年的美国姑娘罗兰嫁给了浙江绍兴嵊州市博济镇小山村里的小伙子张辉洋。媳妇一回家,后面总跟着一群“密探”。 

在朋友的介绍下,来自土耳其的Husnu Yoruk和来自青岛的李玉新谈起了一场相隔万里的跨国网恋。有些不同的是,二人都是聋哑人,婚礼现场一片寂静。

在安徽省太湖县一些大龄单身男青年中,只要提及陈小超的名字,无人不知晓——他给那些单身青年解决终身大事,已是他们心目的“大神”,且他的“业务”还是跨国婚姻。从事十多年的跨国婚介,陈小超口袋中随时都备有外币和外烟,自称“国际红娘”。 

许多跨国婚姻都躲不过一场具有中国地方色彩的婚礼,英国小伙Steven与贵阳姑娘刘诚的婚礼也是如此。婚礼中,新人在亲朋好友簇拥下坐着花轿在街头巡游,“跨国之恋”几个字也被醒目地举起。

 

*文中图片均来自视觉中国、东方IC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