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金融委“点名”永续债,商业银行再获补血新工具

多名银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商业银行此前一直在等待永续债作为合规的资本工具,经监管层作出明确政策指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金融委再发一则一句话“官宣”,引发市场热议。

12月26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消息: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消息被市场广泛认为是监管层鼓励商业银行通过发行永续债以补充资本的重大利好。

在经历2018年一整年监管趋严和市场收缩之后,金融委为处于资管过渡期末、面临资本充足压力的银行业,推动拓展新渠道、新工具“补血”。

亟待“补血”的上市银行

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A股上市银行就有超8000亿“补血计划”,其中已获批的包括优先股、二级资本债、可转债及定增在内,再融资金额超3840亿元。

《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落地在即,银行资本金压力随着“大考”临近而不断加大。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曾表示,随着资管新规落地、监管强化、银行回表压力加大,资本损耗压力会加剧。此外,经济的放缓、银行资产规模扩张和违约的增多,也会带来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此前“千亿定增”的农业银行,以及9月公告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292亿元的华夏银行,9月和10月分别发行两笔规模为4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的中国银行,各个大型银行和中小型商业银行在严监管的政策之下,面临充足率下滑甚至不良率攀升的情况,都在通过多种方式忙“补血”。

2018年上市银行补充资本一览-界面新闻整理

从2018年各家银行的第三季度业绩来看,经历了一轮“补血”之后,各银行资本充足率较年中财报显示的下降趋势相比有所回升。

2018年第三季度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一览-界面新闻整理

“尽管多数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目前看上去较为健康,但资本消耗仍然相当巨大。”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

银行补充资本除最传统的发行普通股方式以外,依据监管要求,还有定向增发可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优先股可补充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次级债、二级债可补充资本充足率。

而受市净率的限制等监管对于资本补充条件的要求,许多上市银行无法增发新股以补充一级资本。

因此,商业银行资本补充,亟待创新资本工具。

创新工具“永续债”

此次金融委特别“点名”永续债,表示要推动尽快启动发行,或意味着永续债未来将在补充银行资本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永续债属于混合型证券,是一种兼具债权和股权属性的融资工具。“永续”,即没有明确到期日或期限非常长,即理论上永久存续。一般发行公司有赎回的选择权,并决定是否延递付息;持有人不能要求清偿本金,但可以按期取得利息。

永续债作为低成本融资工具,已经在美国的银行业发展数年,在我国非金融企业也已存续超过万亿。

多名银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商业银行此前一直在等待永续债作为合规的资本工具,经监管层作出明确政策指导。

2018年3月,中国银监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提出支持商业银行通过多种渠道发行资本工具,明确了对可转债和永续债的肯定。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从监管的意图来看,今年以来,监管鼓励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相关政策陆续出台,为银行进一步充实资本拓宽道路。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为其中的一项措施之一,预计未来银行补充资本的路径将不断拓展。

今年以来,银行业务发展、规模扩张,表外业务回表、紧锣密鼓筹备的理财子公司等等,对于资本金消耗的需求不言而喻。

对此,董希淼建议,应加快建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从审慎角度出发,根据市场情况统筹运用境内外各类资本工具适当补充,如通过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补充资本金。监管部门要加强协调,统筹配合,继续加强对银行补充资本的支持力度。除永续债之外,还可以继续探索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补充创新工具。

26日晚间,中国银行表示,2018年6月底股东大会批准了发行不超过400亿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的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该行在持续研究有关发行方案。另据证券时报记者,中行此前早已着手研究准备永续债发行的问题,预计很快将落地,海外发行也在考虑之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