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年终弹幕”中的AB站:强者恒强,弱者重生

同为弹幕视频网、ACG社区的A站和B站除了用户量级之外,是否在其他层面也有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文|同相 指月

2018年的最后几天,几乎所有的社区、平台都在组织自己的各种年终总结。在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的首页上,“年度弹幕”的banner赫然醒目,“真实”一词出现了477065次,成为年度弹幕。特殊之处在于这次活动由B站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发布,社科院还给出了自己的推荐语。

熟悉弹幕文化就能看到其中的违和之处,“真实”或者“过于真实,引起不适”这样的弹幕,显然在那些语境下,调侃意味浓厚的“真实”很难说用“认同和赞许”来解释内涵。当然,这次宣传的声势浩大,已经在微博上引起了不少大V的转发。

另一边的A站仍在自己的圈子里。banner上的活动是“御宅or现充”,年度关键词是“老婆”,“评论才是本体”的总结也显得极为简单又接近A站实际情况。最为体现A站如今社区性质的或许是前段时间举行的“老婆总选”,这个活动很简单,无非是A站用户用留言投票的方式选出自己心目的“三次元老婆”偶像,但结果却向不可思议的剧情发展——

一开始,新垣结衣、石原里美、斋藤飞鸟等日系美女偶像、网红理所当然地占据了优势,但随着活动进展,一些奇怪的选项混了进去:男性星际解说孙一峰、老干妈陶华碧、于谦、马蓉、朱碧石……这些恶搞意味浓厚的选项让评选进入了另一个层面,最终在“不能让大哥再输一次”的声音中,孙一峰居然以超过第二名新垣结衣一倍的票数成为冠军。

这次本属于小打小闹的活动偶然间成为A站在年底弄出的最大新闻,还一度上了微博热搜。“本次活动0预算,专题页/投票页/推荐图……都是自己设计,从企划到上线费时一天半时。活动原本是设计为一个站内小活动,如同大家说的那样:‘小圈子自嗨’。”在知乎,活动发起人在回答中写道,“活动后期A站已经成为一个平台载体,让A站老用户、新用户、各明星粉丝、微博吃瓜群众、各渠道来参观用户……或互动、或撕逼、或批评、或开心。”

在这个偶然性事件中,笔者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活动可能在如今的B站看到吗?

更深入的问题是,同为弹幕视频网、ACG社区的A站和B站除了用户量级之外,是否在其他层面也有了不可逆转的变化?

台上的名角与角落里的狂欢

这一年间,B站越来越成为台前的“名角”,内容和用户不断拓宽边界,包罗万千。A站从死亡线爬上来,产品体验依旧糟糕,内在仍旧是数年前那副小众模样。

2018年,B站经历了发展壮大最为迅速的时期。赴美纳斯达克上市;腾讯追加投资并达成战略合作;收购网易漫画;与淘宝达成战略合作;与饿了么推联名会员……今年各行各业的资本寒冬似乎并未对B站造成影响,反而在腾讯、网易、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之间游刃有余,与各家都达成互惠合作,堪称市场的奇迹。

在前段日子的国创大会上,B站一口气推出20余部国产动画,其中B站联合参与的作品也有近10部,加上在自制纪录片、综艺上的开创式产出,B站在内容自制领域也已经开辟了新天地。

B站董事长陈睿在今年多次出席各大论坛、视听大会,还在人民日报发布署名文章,题为《不负时代 不负远方》。文中写道:“回想过去那些重要的时刻,我深感,是时代的发展,给予了像我这样平凡的人不断去实现梦想的机会。”

而A站的2018年是在悬崖边上渡过的,频繁的停服风险,与阿里传出收购绯闻后,最终由快手全面解盘,被大众用光头大叔和小萝莉的表情包调侃。12月24日,股权变更完成——工商资料显示,AcFun弹幕视频网(简称A站)运营主体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完成变更。北京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退出,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同时,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升至4亿元。

在经历生死之间的大半年后,被快手接盘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快手对用户的理解超过A站不止一个境界,虽然在收购时快手表示“A站保持独立运营”,但这并不表示A站的运营策略、商业化渠道仍将保持原样,那张调侃A站快手的图,角色反过来可能更为贴近商业上的现实。

强者或许恒强弱者重生后仍有机会

对文章开端的疑问,笔者给出的回答是,第一,老婆评选这样的活动恶搞意味浓厚,还带有一些风险,几乎不可能在如今越来越大众化的B站看到,即使有也不可能在网站中占得优先级;

第二,B站与A站的区别以用户规模量级为起因,在这两年差距越来越大之后已经成为两个区别巨大的社区。B站早已出圈已经走向甚至走进了主流,标签不再是“二次元”或者“ACG”而是只代表年龄层的“Z世代”,而壮大的过程中所失去的,或许就是让部分小众文化淡化、用户的归属感降低。

截至9月底,B站的正式会员(通过100道社区考试答题)已经达到4200万,同比增长达到45%,平均月度活跃用户达到9270万,28岁以下的用户人群占比82%。陈睿在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提到的内容关键词也集中于纪录片、学习直播。“过去一年B站增长最快的品类是生活类的视频,增长达到了80%。”

与知乎一样,平台壮大后的内容泛化是不可避免的。大意味着复杂,意味着用户群体不再单一,即使是鲜明的年龄层区分,也会将网站内容向大众化靠近。以B站而言,最为鲜明的一点就在于老用户的不满集中于内容与短视频平台、微博等大众自媒体趋近。在知乎“你为什么会退出B站?”提问下,高票答案几乎都集中在这一点——“UC震惊部入驻”、“审核标准不一舞蹈区封面卖腿”、“评论越来越微博”,这些不满的背后,其实就是大众审美后对原有社区文化的入侵。

并且这种用户需求的改变也会影响UP主的创作趋向,笔者向一些舞蹈区UP主询问封面问题时,得到的答复可以概括为,原来也不想用这样的封面,但“不用没人看”。

对B站来说,这是走向大众主流的必经之路。而这或许将成为A站面对B站在当下的唯一优势。要说明的是,像舞蹈区这样的许多问题并非在A站不存在,但A站目前的小规模反而会成为一些需要“封闭圈子”的用户的需求,并非所有的用户都希望百花齐放,而这些用户是平台前期积累的坚实基础。

作为国内弹幕网站的先驱,A站目前的状况或许很虚弱。但随着B站越来越“大”,A站反而有了自己的机会——小众圈子的社区文化原是B站崛起前的最大优势,如今也成了A站在用户群体中的特点。

B站仍将继续出圈,成为“年轻人”这一大标签的代言者;但在解决资本层面的黑暗历史后,A站的存在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潜在力量。

如果要给刚刚重生的A站提意见,笔者认为A站目前的目标并不在于赶上B站的规模和地位,而是赶上B站在几年前的社区氛围和用户体验,做成数年前的B站,其实也就是现在逐渐消失中的“原来的B站”。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