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阿联酋大使馆重开,叙利亚回归阿盟还得看美国脸色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阿拉伯国家与叙利亚政权之间的关系就在沙特的压力之下陷入僵局。七年后,叙利亚政府在俄罗斯、伊朗等国支持下,逐渐重新掌控了叙利亚大部分地区,阿拉伯国家也开始对叙利亚打开大门。

2018年12月27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阿联酋时隔七年后重开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大使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时隔七年,阿联酋于当地时间周四(12月27日)重开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大使馆,标志着在阿拉伯地区孤立无援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重新获得了重大外交支持。

阿联酋外交及国际合作部27日发声明称,阿联酋驻大马士革大使馆于当天恢复外交服务,使馆代办也开始履行其职责。声明中提到,此举展现了阿联酋政府恢复两国正常交往的决心,借此提高阿拉伯国家在支持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中的重要作用,并希望叙利亚能够获得和平、安全和稳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阿联酋不会马上派大使前往叙利亚。

声明中还强调,重开大使馆也有助于防止区域内国家对叙利亚事务的干涉。路透社报道称,这明确指向了作为非阿拉伯国家的伊朗。一直以来,伊朗都是阿萨德政府的坚定盟友,在叙利亚内战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半岛电视台指出,阿联酋曾是几个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对抗阿萨德政府的地区内国家之一,但是其作用并不如沙特、卡塔尔或土耳其突出。

阿联酋外长加加什(Anwar Gargash)发推文表示,阿联酋做出这一决定是因为他们坚信叙利亚局势进入新阶段后需要阿拉伯国家现身。“在伊朗和土耳其对该区域的控制下,阿拉伯国家在叙利亚的角色变的愈发重要,”加加什在另一条推文中写道。

《阿拉伯新闻报》报道,加加什在接受阿拉伯卫星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叙利亚要回到阿拉伯国家联盟需要得到阿拉伯国家的一致同意,他们也相信叙利亚危机的解决需要寻求政治途径。

2011年3月,叙利亚内战爆发,迄今逾40万人因此丧命,流离失所的难民更是不计其事。自此,阿拉伯国家与叙利亚政权之间的关系就在沙特的压力之下陷入僵局,或关闭驻叙使馆、或降级外交关系。同一年,叙利亚被逐出阿盟。

七年后,阿萨德政府在俄罗斯、伊朗等国支持下,逐渐重新掌控了叙利亚大部分地区,阿拉伯国家也开始对叙利亚打开大门。10月,阿萨德向科威特媒体表示,在经过数年的敌对状态后,叙利亚和阿拉伯国家已经达成了“重要谅解”。在早先的联合国大会间隙,叙外长和巴林外长还亲切握手拥抱,当时就有媒体评论为 “相当罕见”的举动。12月16日,苏丹总统巴希尔突访叙利亚,成为近8年来首位访问该国的阿盟领导人。这也被视作是代表沙特阿拉伯重新对叙利亚伸出友谊之手。

据叙利亚官员和一些独立机构估算,叙利亚战后重建资金至少需要4000亿美元。由于阿萨德拒绝参加联合国倡议的和平进程,联合国将不会为叙利亚提供任何援助。

叙利亚的大部分地区难以在短期内恢复原貌,且在土耳其威胁下冲突形势仍难言明朗,但阿萨德急需利雅得的“钱袋子”,后者显然要远比德黑兰和莫斯科的鼓得多。《卫报》透露,重建资金将会作为奖励提供给在战争中对沙特政府表现出忠诚的地区。

英国《卫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在阿盟现有的22个成员国中,主张叙利亚重回阿盟的呼声不断增强。但美国同时对利雅得和开罗方面施压,暂缓成员国的投票。

阿盟成员国计划在2019年3月在突尼斯举行会晤,埃及呼吁要将叙利亚重新纳入阿盟。担任阿盟秘书长的埃及外交官海特(Ahmed Aboul Gheit)曾表示,将叙利亚逐出阿盟的决定是草率的。阿盟助理秘书长扎伊(Hossam Zaki)本月24日在开罗接受采访时也说,不排除阿拉伯国家转变立场的可能。

而对于西方国家来说,叙利亚依旧是一个处于底层的国家。一名欧洲外交官表示,西方国家的立场依然坚定,目前关于叙利亚问题还没有展开切实的解决进程,所以从根本上来说叙利亚政权也没有和解的动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