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张艺谋到林超贤再到文牧野,中国导演2018生存现状

60年,三代人,一条心。

从左至右:张艺谋、林超贤、文牧野

作者:一束光

2018年对于中国电影导演来说注定是极不寻常的一年。

回顾这一年内地电影的市场,林超贤和陈思诚纷纷在春节档凭《红海行动》与《唐人街探案2》迈入三十亿票房俱乐部;进入暑期档,文牧野和黄渤二人的首部长片《我不是药神》《一出好戏》纷纷成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来到国庆档,庄文强与张艺谋在与开心麻花新作的角逐中纷纷胜出;而年关将至之时,饶晓志的《无名之辈》与曹保平尘封五年的《狗十三》则先后上演了现实主义题材新力量。

回顾这一年颇受外界关注的金马奖,从影四十年的张艺谋除了从刘德华手中接过个人第一座金马最佳导演奖项外,也将最佳新导演奖颁给影坛新秀文牧野。对于今年国产电影市场上老中青齐上阵的状况,张艺谋则用中国电影传承的代际来作了划分。

回顾这一年的电影人,既有袁和平、张艺谋、徐克、顾长卫、吕乐等40后与50后老一代电影人仍在坚持艺术创作,也有林超贤、许诚毅、庄文强、姜文、曹保平、贾樟柯、刘若英、黄渤、陈思诚等更多的60后与70后中年电影人扛起商业电影的大旗,也有韩延、饶晓志、苏伦、忻钰坤、文牧野、毕赣等80后等青年电影人的不断崛起。

年关之际,电影情报处也针对当前国产电影创作情况做了分析,除了对近两年的电影导演进行了全面回顾,也对明后两年导演的进展做了前瞻。

老导演更偏爱古装历史题材

张艺谋凭《影》为自己正名

成也古装败也古装。

这似乎是张艺谋、陈凯歌等第五代电影人的宿命。

在内地电影商业化历程中,张艺谋的《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无极》,冯小刚的《夜宴》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然而重大场面、重色彩、重视效,以及豪华的明星阵容却无法掩盖剧情空洞无物、人物干瘪等硬伤问题,最终这类华而不实的影片逐渐被市场舍弃,而张艺谋也因上一部《长城》的溃败遭受了个人商业电影的危机。

在古装片不断遇冷下,去年陈凯歌凭古装片《妖猫传》完成了个人的升华和突破,而今年张艺谋的《影》的出现则重新点燃这一题材的希望。除了频繁亮相威尼斯与多伦多等国际电影节,这部专注于权谋斗争,逻辑缜密,人物有血有肉的影片更是摘得金马奖最佳导演、最佳视觉效果、最佳美术设计、最佳造型设计等四大奖项。

而在奖项之外,影片获得6亿+的票房也证明了影片的商业成功。对于古装片,《影》的价值在于完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对外输出;对于张艺谋,《影》的成功则证明了其精心于故事层面,开始以匠人的精神专注于商业影片与艺术影片的完美结合。

无论是国内国际的地位,还是明星与业内大佬资源的调动能力,以及电影艺术的追求与完成度等各个方面,张艺谋“国师”的地位都无法动摇,更无法代替,张艺谋依旧是当今中国最顶尖导演的不二人选。

除了张艺谋,徐克应该是最迷恋古装动作片的导演了。除了近几年频繁的以编剧的身份参与《三少爷的剑》《奇门遁甲》等影片的创作,徐克一方面用《七剑》《龙门飞甲》书写了其武侠情结,另一方面以《狄仁杰》系列与《西游伏妖篇》开启了其独树一帜的古装奇幻特效题材。

虽然近几年徐克的武侠奇幻片的影响力远不如前,但脑洞大开的徐老怪依旧是这一类型的有力争夺者,徐克的江湖地位依然不可动摇。未来几年,《法门寺密码》《神雕侠侣》系列依旧是值得业内颇为关注的项目。

作为已经步入60岁的电影老人,冯小刚今年虽然没有新作问世,但去年的《芳华》引起的轰动依旧足以让他位于中国顶尖导演之列。冯小刚的电影价值体现为他在自己所擅长的喜剧之外,《唐山大地震》《1942》《我不是潘金莲》《芳华》这类沉重的历史题材带有强烈的时代特性与浓厚的人文关怀。

历史与时代,这样的大命题一直是张艺谋陈凯歌等第五代电影人的关注点,如今也成了冯小刚关注的焦点,他也更希望通过作品反映社会,在作品中赋予观众一定的思考。而《我不是潘金莲》《芳华》作品中引发社会的集体关注也让冯小刚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也让冯小刚成为当今时代最好的阐述者。

中年导演偏商业类型

宁浩徐峥周星驰姜文等撑起国产商业电影的大旗

2012年是内地电影的转折年,也是中年导演崛起的一年。在这一年,内地电影市场悄然完成了一场商业电影由老年到中年的交接。

在此之前,张艺谋、冯小刚、徐克等老导演牢牢霸占内地商业电影的票房榜首,《金陵十三钗》《唐山大地震》《龙门飞甲》等影片也成为内地电影市场的中坚力量。

然而内地电影市场的局面却在2012年迎来了一场变革。这一年,作为新人导演的徐峥执导的《泰囧》打败拥有多年票房号召力的成龙执导的《十二生肖》,问鼎当年国产片冠军。当然《泰囧》也成了内地电影首部10亿+的影片,中年导演也第一次登上了电影舞台。

之后几年,《西游·降魔篇》《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心花路放》《西游记之大闹天宫》《捉妖记》《寻龙诀》《港囧》纷纷霸占国产电影年度票房榜前列,也让外界把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这群60、70后电影新生势力上来。

在当前的电影市场中,周星驰、宁浩、徐峥以及姜文等更多的60后与70后依旧是这个市场的宠儿,也是内地商业电影的中流砥柱。

周星驰虽然不算高产导演,但其积累的个人影响力却十分惊人,加上其个人作品总能打破票房的多项纪录,他也成为当今国产喜剧电影的重要力量。三年前,凭借一部《美人鱼》单枪匹马将内地单部电影带入30亿时代后,业内以及普通观众对其新作《新喜剧之王》给予极高的期待值。

在《心花路放》之后,宁浩已经四年未执导筒。但从他致力于“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以及扶持的路阳、文牧野这些青年导演纷纷成为影坛新力量,不难看出宁浩绘制的电影帝国宏图。拥有诸多电影新生力量的宁浩依旧是未来电影市场的重要筹码。

当然在导演作品上,宁浩也拥有着强大的撼动能力。与周星驰新作一样,选择定档大年初一的《疯狂的外星人》,也同样是明年最值得关注的喜剧电影,从之前王宝强的乐开花影业28亿保底发行,不难看出这部作品的影响力;而从两大喜剧之王同台竞技,这也意味着明年注定将上演一场“新喜剧之王”之争。

与宁浩类似,徐峥在《港囧》之后也减少了导演作品。不过从今年徐峥不断以监制和演员的身份频频亮相《幕后玩家》《超时空同居》《我不是药神》等作品也能看出其对新人导演的扶持。尤其在今年,徐峥也是多点开花:真乐道出品的中小成本影片《超时空同居》获得近9亿票房,成为今年市场不可忽略的黑马;徐峥本人则以精湛的演技获得金马奖最佳男主;明年由徐峥执导的《囧妈》也将开机,这些也都为山争哥哥增加了不少的资本。

导演姜文的新作《邪不压正》虽然在今年票房表现上不达预期,但从他为拍摄影片在云南复原老北京城以及金门大桥等不难看出他拍电影一如既往的匠心精神与“讲究”。无论从当前京圈的资源,还是电影行业的地位,作为作者电影中一道风景的姜文依旧是当代最值得关注的电影导演。

从票房成绩来看,林超贤和陈思诚无疑是今年票房成绩最为突出的,二人的新作分别位列今年年度票房冠亚军。类型上,一个开辟了当今国产电影主旋律大制作,扛起了国产电影工业化的大旗;另一个走起的悬疑喜剧也成为最为成功的IP,其未来散发的魅力依旧不可估量。

自《寻龙诀》之后,成功跻身一线导演之列乌尔善在业内的影响力不断飙升。目前由他执导的大手笔电影《封神》三部曲依旧是未来两年国产奇幻电影的希望。从影片投资高达30亿的大制作上不难看出主创们打造东方魔幻史诗电影的野心。在未来,这样的东方神话史诗的系列作品也是仅有的能够挑战好莱坞“指环王”的 作品了。

此外,黄渤、贾樟柯、曹保平等人也在今年交出了不错的成绩,他们也构成了未来中年导演的强大军团。

青年导演偏现实题材

文牧野韩延饶晓志等人成国产电影未来的希望

今年大量青年导演在金马奖的声名鹊起,也让张艺谋在领奖台上寄语“青年导演代表着中国电影的希望和未来”。最终在获奖名单上,青年导演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获得最佳影片与最佳改编剧本两项大奖,《我不是药神》则获得最佳新人导演与最佳原创剧本两项奖项。

在奖项之外,《我不是药神》这部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以31亿票房成为年度票房第三,9.0分的评分也开创了近十年国产电影在豆瓣的最高评分,此外影片在猫眼9.6的评分以及在淘票票9.4的的评分也同样技压群雄。

《我不是药神》则完全出于新人之手,影片是80后导演文牧野的首部长片。而值得一提的是,影片的另两个编剧钟伟和韩家女也同样是80后新人。

此外,《无名之辈》的导演饶晓志也同样是80后,虽然影片只是第二部长片,但现实主义题材,社会底层人物的人文关怀也再次赢得观众的认可。

在《滚蛋吧!肿瘤君》引起业内轰动后,80后青年导演韩延在今年执导的《动物世界》也取得不错的反响,导演在一个商业的类型电影里融入的生存等社会问题也让影片获得不少人的共鸣。

相比之下,80后导演苏伦编剧和执导的《超时空同居》虽然类型上有着奇幻的设定,但故事内容本身依然是现实的,影片中探讨的婚恋观依然有着现实的基因,这也是影片能够打动女性观众的主要原因。

这些青年导演在今年电影市场能够成功,最主要的一个因素是接地气,在影片中注入的现实主义题材的故事总能打动观众。

而在这些已经获得主流市场认可的电影人之外,忻钰坤和毕赣也是今年不可忽视的电影新力量。

相对于那些声名远扬的资深老导演,以及已经打出江山的中年导演,这些青年导演在电影的崛起上会遇到更多的困难,也更为脆弱。

当前内地电影市场已经形成老中年共同创作的格局:以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等为代表的老一代电影人更偏向历史、时代等大的文化命题上,他们也是中国电影文化最佳的表达者;宁浩、徐峥、管虎、陈思诚、林超贤、乌尔善等中年导演则构成了商业类型电影的中坚力量,他们在类型片上游刃有余;而路阳、忻钰坤、饶晓志、文牧野、毕赣等青年电影人则更多的偏向现实创作,源自现实生活的洞察是他们的优势。

虽然相对而言,青年电影人在整个当中比较弱势,但正如张艺谋所言,电影是年轻的艺术,青年导演更担负着未来电影的使命。电影迟早会完成老中青权力榜的交替,青年导演最终也终会登上自己的舞台。

回想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五代导演作为新人登台时的场景,中国电影老中青齐上阵的创作迎来了新中国电影第一次高峰。进行历史反思的第三代电影人谢晋仍是国内电影市场最受欢迎的导演;而深耕现实主义生活的第四代电影人谢飞、吴天明、郑洞天、黄蜀芹也不断受到业内肯定;进行乡土创作的第五代则开辟了一条新路,不断活跃在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上拿奖,也推动中国电影走向世界,构成世界电影的重要力量。

十几年后,谢晋不再,曾经被第四代电影人吴天明带出的陈凯歌与张艺谋等第五代成为市场的主力,第四代也迅速地退出历史舞台,以贾樟柯、王小帅、娄烨、管虎以及宁浩为主的第六代电影人力求革新,他们在主流市场之外,逐渐开辟出一条新路,虽在夹缝中艰难求生,但如今也逐渐被市场接受。

而如今,以宁浩和管虎为代表的中年导演成为中国商业电影掌门人,电影人代与代薪火相传的故事仍在上演。长江后浪推前浪,中国电影也必然会在变革中不断前进,中国电影导演也必然会在代的传承中迎来新的更替。

来源:电影情报处

原标题:从张艺谋到林超贤再到文牧野,中国导演2018生存现状

最新更新时间:01/01 11:5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