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途歌CEO回应退押金难:经营遇到困难,原办公室将专用作接待投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途歌CEO回应退押金难:经营遇到困难,原办公室将专用作接待投诉

途歌CEO王利峰承认没有正常退押金,归咎于公司的经营遇到了问题,并称会对每一分押金负责。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唐俊

1月2日,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户围堵,随后双方到北京六里屯派出所商量退押金事宜。

途歌是一家共享汽车企业,用户在用车前需缴纳1500元押金。但从去年9月份开始出现退不出押金的现象,到去年12月份,退押金难的情况更加突出,导致大量用户前往途歌位于北京嘉泰国际大厦的办公室排队登记退押金。

途歌CEO遭用户围堵,正面回应押金难退问题并称将扩大运营车辆

昨日,王利峰在派出所首次就退押金难的情况向用户作出说明。

在途歌用户提供给界面新闻的现场视频中,王利峰首先进行了道歉,并承认没有正常退押金,归咎于公司的经营遇到了问题。

王利峰说:“我们欠的每一个用户的每一分押金都会退还,大家在这方面不用担心,这是我和公司的责任,但的确遇到了困难,所以退押金没有按照正常节奏退。每天都在退,但是周期会被拉长。”

王利峰表示,目前退押金有三种方式,一是通过APP申请,二是通过工商投诉,三是到途歌办公室登记,但退押金的顺序是按照APP的提交顺序进行的。

针对此前界面新闻报道的“通过现场登记退押金的方式,一天只能退15人”,王利峰表示,这15个名额是给现场登记用户的优先权,最终的退押金的顺序还是按照APP的申请顺序,也是唯一的顺序,呼吁大家不要再去办公室登记。

不过有途歌用户在现场提出质疑,表示自己去年9月份就通过APP提交退押金申请了,但是到现在也没有收到押金,不得已才去办公室登记的,质问王利峰如何保证APP申请能顺利退押金。

王利峰对此避而不答。

王利峰在派出所

目前打开途歌APP,在其运营的北京、上海、深圳、西安、成都等地几乎都无车可用。实际上,途歌的共享汽车正停放在停车场,无人管理。

赵先生是北京一位和途歌有合作的停车场经营者,他对界面新闻表示,途歌在五个停车场租用了他的停车位,到2018年底已经欠了他3万多元的停车费。

赵先生手上的停车场是承包的,在北京甘露园附近的停车场,途歌每个停车位每月付给赵先生500元。从去年8月份起途歌开始拖欠押金,一开始赵先生并没有在意,因为之前的合作比较顺利,但没有想到后来一直不付款。

赵先生原本想着扣下途歌的汽车,这样途歌就一定会给自己付款。“可谁想到,现在叫他们来拿走都不拿了,还放在我的停车场。我现在不仅收不到钱,他们的车还占着停车位耽误我挣钱。”赵先生抱怨道,本打算扣下来做谈判筹码的这些车子现在反而成了他的累赘。

王利峰在派出所表示,途歌正在做一个非常大的调整,包括组织架构、业务模型和经营层面,对地勤员工和车辆也都在调整。

“之前北京的车比较多,最多的时候能有1800台,但现在比较少,大概还有300台不到。这些车会保留下来,未来陆续会有新的车放进来。公司不是说不做了,我们只是遇到了困难,技术平台和用户数据都还保留着。随着问题的解决,车辆会陆续增加,我们也会坚持把它做好。”王利峰说。

王利峰同时表示,目前途歌正在变更办公地点,1月7日起办公人员将正式搬移到北京中关村天创科技大厦507B,而原来的办公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嘉泰国际大厦B座14层将改成客户接待中心,专门用来处理用户的投诉等情况。

王利峰在派出所

途歌于2015年7月公司成立,9月APP在应用市场正式上线,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和西安落地运营,采用按分钟计费、自助租车、随地还车的运营模式提供共享汽车服务。途歌官网介绍称,其拥有奔驰Smart、宝马MINI、宝马1系、奥迪A3等多款旗舰车型。

去年8月时,途歌的共享汽车整体从南京“消失”,并拖欠了运维人员垫付的停车费及油费,随后开始出现退押金难的问题。

另据财联社报道,去年12月27日,途歌出行在西安的办公处人去楼空,疑似“跑路”。工商信息显示,途歌出行西安运营主体西安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

重资产、高成本、低频使用这些特点,一直让共享汽车的商业模式被质疑,此前有多家共享汽车公司倒闭。

2017年10月,共享汽车企业EZZY宣布解散,这家成立于2016年3月份的企业仅运营了一年半。

EZZY创始人付强当时在一场演讲中称:“我们的失败,最根本的原因是成本管理没有做好。”付强称,“在2月份EZZY拿到2000万融资的第二天,我就开始寻找新的融资。因为这笔钱根本不足以支撑公司下一阶段的运转。”

2017年3月份,友友用车也因持续亏损而倒闭。

2017年7月开始运营的麻瓜出行共享汽车,在杭州投放了700余辆汽车后,于2018年5月20日宣布停止服务。

途歌的经营模式与其他共享汽车最大的不同在于,途歌的汽车可以随意停放在任何停车场,而其他品牌的共享汽车需要停放在指定网点。这一模式给用户带来了很大方便,也成为很多用户选择途歌的理由,但同时也增加了运营成本。

如果车停在途歌指定的停车场外,5小时内的停车费由途歌支付,之外的由下一个用车用户自己承担。有用户对界面新闻表示,有时候打开车看到100多的停车费,马上就会停车还车。

途歌从成立至今,对外公开宣布共完成过6轮融资,融资金额共计约人民币5亿元。最新的一轮融资完成于2018年10月,当时途歌宣称完成了千万级美元的融资,由海纳亚洲基金领投,真格基金、凯欣资本跟投。

但就在该轮融资前后,途歌就发生了退押金难的情况。有途歌用户质疑该笔将近7000万人民币的融资是否到账了?如果到账了,为什么融资后还退不出押金?

去年5月份时,途歌还曾对界面新闻表示,在北京和深圳实现了盈利。

关于押金和经营问题,途歌官方没有回复界面新闻的多次询问。

相关阅读:

2018年12月报道 《途歌每日只退15人押金,退款日期已经排到明年春节后》

2018年5月报道  《【深度】共享汽车往哪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