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供应商与金立陷“债务拉锯战” ,求助政府部门提出六点法律诉求

供应商代表们希望在金立破产清算或重组程序推进的过程中,相关部门能够介入清查一些问题,从而保障中小债权人的利益。

记者 | 饶文怡

1月3日上午,几位金立的债权人代表来到深圳市信访大厅,提出希望能够借助政府干预的力量,从金立方面拿到一部分资金,从而先行渡过年关的诉求。

这些债权人基本都是金立的上游供应商。在金立的资金链危机爆发后,它们应收的账款还处于被拖欠状态,数额大约在数百万元至数千万元不等。

去年11月28日,金立在其深圳总部召开了面向部分大额供应商的债权人沟通会议。会议上,金立提供的一份债务偿还方案是:有抵押物的债权人保留债权、抵押物不变,未付利息转为新贷款本金;无抵押债权人进行债转股;小额债权人(50万元以下)保留债权,两年内偿还完毕。

这部分中小供应商正属于“无抵押债权人”这一范畴。相对而言,有抵押债权人的债务需要优先解决;而小额债权人的拖欠款项并不算多,影响不大;因此,这60多名中小债权人成为了被夹在中间的那一批。

“我们是最难受的,金立方面一直不和我们对话,我们也没办法很快拿回自己的钱。为了解决自己的资金问题,有些供应商已经开始抵押、找银行借款,甚至开始找私人借贷。”供应商代表林先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因此,迫于无奈之下,这批供应商从2018年底开始,多次向深圳市政府寻求帮助。他们希望借助政府的介入,从金立方面先行拿到一部分资金,来在年底发放手下工人的工资。此前,他们已经跑遍了包括街道办、市人大在内的多个政府机关部门,多次斡旋未果之后,供应商们选择了到深圳市信访大厅来提交申请。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在1月3日上午的这次会议中,除了深圳市信访局等政府机关代表和供应商代表之外,前来参会的还有金立集团的代表,金立集团所聘请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的代表,以及深圳市正源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下称“正源清算”)的代表。

去年12月10日,深圳中院裁定,受理华兴银行对金立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12月30日,《人民法院报》刊登消息称,指定正源清算和深圳市中天正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为金立管理人,金立的债权人应在2019年3月21日前向这两家公司申报债权。

公开资料显示,正源清算成立于2003年,曾经经手过上市公司中科健、新都退的破产重组工作。

在这次信访大厅的会面中,供应商代表继续提出要求,希望金立方面能够拨出1亿元的款项,来让供应商渡过资金困难期。

但这一要求未能被金立方面的代表接受。前来参会的金立第二大股东卢光辉表示,目前公司由于已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资产已经被政府冻结,无余力为供应商提供资金。而深圳市政府方面,也表示暂时无法为供应商提供应急资金。

“皮球”因而被踢到了目前金立的资产管理方脚下。

这次会面中,正源清算的代表向供应商代表们给出了申请应急资金的相关流程:供应商代表列出所有中小供应商的欠款清单,然后提交到资产管理方,再由资产管理方安排这一笔应急资金。

林先生估算称,目前金立的中小供应商债权人共有超过60名,按每人平均欠款1000万元来算,合计欠款总额大约在6亿元左右;他们希望,能够先拿到约占这笔款项15%-20%左右的一笔资金,来分配给各供应商。

“现在一些小本经营的供应商已经撑不下去了,就等这一笔救命钱。”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除了这份申请方案之外,供应商代表们还向有关政府部门递交了一封请愿书。他们在请愿书中提出了六点诉求,希望能够在金立清算或者重整的过程中得到解决。

这六点诉求主要是围绕金立资产的一系列变动而提出的,主要包括:

  • 此前南粤银行的股权转让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金立的净资产为68.12亿元;但在2018年11月的债权人会议上,对外披露的资产数据则是截至2018年8月31日,资产为净负债175.47亿元;因此供应商要求金立方面解释当中243.59亿元资金的具体去向。
  • 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由于赌博输掉十几亿元;供应商有理由怀疑,金立集团债务危机与刘立荣擅自转移金立集团资产有重大关系,希望予以彻查。
  • 在金立资金危机爆发后,金立集团名下的深圳市金立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立投资”)进行了工商变更,与金立集团进行了剥离;供应商要求,对金立集团名下的资产进行重新梳理,予以依法审计。
  • 东莞市金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是刘立荣与金立集团其他股东、高管开设的公司,同时也是金立集团的供应商,据供应商了解,2018年底,金众电子进行了8000万元的分红;供应商要求对此进行清查,并且追复相关款项。
  • 追讨2017年以前,数额巨大的金立渠道商应收账款。
  • 要求将位于东莞的金立工业园其中估值近10亿元的设备资产列入到金立资产清算或重组的清单中。

供应商代表们希望在金立破产清算或重组程序推进的过程中,相关部门能够介入清查上述问题,从而追究金立相关负责人的法律责任,保障中小债权人的利益。

目前,金立集团的破产重组和破产清算流程正在同步进行中。绝大多数供应商的首要目标是对金立进行破产重组,但他们同时还要求金立在重组的过程中撤换掉现有的管理层人员。在经历了这次风波之后,部分供应商已经不再对金立管理层持有信任。

金立的重组顾问为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海银涛”)。林先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富海银涛提出的债务偿还方案,需要经过一半以上债权人的同意,或者持有占总债权额2/3以上债权人的同意,才能够被通过。

现阶段,富海银涛和债权人、债权人与债权人之间,都仍然处于博弈的状态中。金立能否顺利进行破产清算,或者金立的结局究竟是破产重组还是破产清算,依旧没有一个确切的结果。

对于现在的金立来说,重组无疑是一个更好的结果:相比于清算,重组后金立的价值要更高;另外,后续经营也意味着重组后的金立还有升值的空间。

“我们担心的是,重组过程拖延太久,后续的经营结果也没有保证,同时重组又会使得金立的管理层逃脱法律责任;但另一方面,不重组,我们基本也拿不回什么东西。”林先生说,在供应商内部,到底是支持重组还是清算,意见也并不统一。

这场围绕中小债权人和金立的债务拉锯战,还在持续之中。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深圳中院裁定,将于今年4月2日召开金立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到那个时候,随着法律部门的进一步介入,供应商们提出的疑问也许会逐渐得到解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