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纽约时报】BP、道达尔担忧成本 石油巨头患上深海恐惧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纽约时报】BP、道达尔担忧成本 石油巨头患上深海恐惧症

BP终止了两份墨西哥湾钻井平台合同,道达尔也提前六个月结束了一份超深水钻井平台合同。现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20个技术最复杂的浮动钻井平台闲置。

图片来源:CFP

杰克/圣马洛(Jack/St. Malo)采油平台被几只拖船缓缓拖离南德克萨斯制造厂,向海洋驶去。旁观者站在码头,用吊高的相机捕捉到这个过程。这个由红色和灰色钢材建造而成的巨型采油平台,在水面以上有45层楼高,是墨西哥湾最大的油气开采平台。

这个耗资75亿美元的巨大工程,建造期长达十几年。2013年底,一桶油的售价超过90美元。而一年后,杰克/圣马洛将第一批油从海底开采出来时,油价已经跌至每桶60美元。

石油行业下行态势迅速而残忍,利润降低,强制裁员,导致成千上万人失业。

然而,油企们并不打算在大规模深水投资中撤离——这将推动墨西哥湾产油量在2016年达到历史新高。一个戏剧性的反转是,他们对新储备的勘探热情大大降低,而更热衷于更深、更具挑战性的水域。

这一周,上万的海外专业人士将齐聚休斯敦参加一年一度的近海技术会议(Offshore Technology Conference,下称OTC),探讨行业如何安稳度过当前油价波动,继续开发更安全、更复杂的工具,以在世界上最恶劣的环境中进行深水勘探和生产。

一如以往,OTC将呈现出一个盛大的场面:令人瞠目的、强大的海上硬件,比房子还大的公司展位,以及琳琅满目的钻机、平台和其他容器的副本,将在整个NRG中心和相邻的室外区域进行展览。

然而在它们的阴影中,潜藏着一个紧缩的幽灵。

“多年来第一次,与会者在参观闪亮的展品和在午间喝玛格丽塔酒时,讨论削减成本的办法。”休士顿大学C. T.鲍尔商学院的一位金融学教授克里斯·罗斯(Chris Ross)说。

在尽量少花钱的紧缩政策下,合作成为了新趋势。石油公司通过结盟,来控制预算宽松时上升的成本,同时开发新的技术,从区块中获取新资源。

“当环境发生变化时,不要花太多时间去想到底怎样做才是最有效、最高效的,”罗斯说。“如何找出更好的方式,这需要合作。”

近年来,美国本土的页岩狂潮让一些注意力从漂浮的城市和太空时代的技术,转向从事海底石油开采的艰巨任务。

当规模较小的独立石油公司争相购买土地、争夺平台,并宣称自己在国内的钻井正逐步复苏时,一些不太灵活的大型石油公司,却投入巨资寻找那些位于地球边界的化石燃料,包括深而又深的海水之下。

大海继续保持着它的诱人承诺:或许其中埋藏着南德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都比之不及的石油储量,而这两个地方正是美国页岩油气重镇。

美国的页岩油气井喷一年后,产量就开始下降。而那海底之下成千上万桶石油,足以填平一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

伍德麦肯齐(Wood Mackenzie)的一位墨西哥湾分析师Imran Khan表示,大型石油公司不得不持续加码,通过现有储备和勘探新储备以提升产量。

“你必须满足那些紧盯产量增长和储量替代的投资者。”他说,“仅从页岩中无法满足这一点。”

伍德麦肯齐的一份数据显示,今年将有五个新的深水项目投产,平均日产17.5万桶油当量。

“你已经拿到了这么多投资,那就得去完成它。”莱斯大学能源管理学教授比尔·阿诺德(Bill Arnold)说。

雪佛龙可能将从位于新奥尔良西南280英里的杰克/圣马洛,获取低于原先预期的石油,但尽管这期间要发生一大笔费用,雪佛龙仍然指望从这个项目中获取巨额利润的。

然而,油价的长期低迷,海上勘探首当其冲地受到影响,海上项目经常是要几年才收回账款,所以需要大量的现金流。

“想要在深水区域有所发现,你有时需要钻三、四口井,”Khan说。”鉴于当前油价处于低位,很少有石油公司愿意承担起这样的风险。”

墨西哥湾比其他深水领域的情况要好一些。相比那些政治欠稳定的地区,其监管结构更具有可预见性,同时拥有布局广泛的管道网络、平台和其他基础设施。

在更深的水下作业通常需要通过锚定的浮动设施进行钻井和生产,这有别于那些在只有几百英尺深的水下、直接将钻机抵触在海底进行的作业。

IHS钻机高级分析师Cinnamon Odell说,浮式钻井数量在今年初达到了61口,在过去的五年中几乎翻了一番。

德克萨斯大学经济地质学中心局负责人Michelle Michot Foss说,最近的一次联邦租赁拍卖会吸引了来自42家公司前来投标,尽管行情低迷,他们仍在寻求收购墨西哥湾的深水区块。

伍德麦肯齐高级研究分析师Jackson Sandeen表示,但即使在墨西哥湾地区,勘探活动在今年也可能不会在增长,如果原油价格在3月创下六年低点大幅上涨后再次下跌的话,甚至有可能会下滑。

3月,BP终止了两份墨西哥湾钻井平台合同。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也提前六个月结束了一份相对较新的超深水钻井平台合同。虽然很少有公司能像BP和道达尔这样有雄厚的财力去支付提前终止合同时带来的高额罚款,但是,后者仍然终止了几份在今年夏天到期的钻井平台合同。

投行都铎皮克林霍尔特公司说,现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20个技术最复杂的浮动钻井平台闲置,预计明年交货的新平台中将有一半未签合同。

钻井承包和服务商已经开始提供折扣,随着近年来油企们海下勘探的逐步深入,这些折扣已经成为日益复杂和昂贵石油行业的一个救生圈。

由于利润率紧缩,竞争对手们都联合起来,以应对长期困扰行业的金融和技术挑战。

即使在油价下跌之前,油企们也正对那些艰苦卓绝的海上采油任务进行规范。去年7月,海底设备制造商FMC联合美国最大的四家石油公司,开发设计能够承受高温和超强深水油藏压力的设备。

BP、雪佛龙和康菲石油公司共同开发了BP在墨西哥湾的两个区块,这一联手允许这几家石油巨头在分担财政负担的同时,加快吉拉和台伯区域(the Gila and Tiber fields)的石油开采过程。

今年3月,FMC又与工程公司Technip打造了另一个联盟,希望在削减成本的同时,尽可能多地开采出化石燃料。

“运营商需要采取一种不同以往的方法,以使得这些深水域更具有经济性。”Pope说。

(译者:熊少翀)

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OIL'S TROUBLE REACHES DEEPER WATERS

最新更新时间:07/18 14:10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道达尔

2.9k
  • 石油巨头赚翻了,壳牌、道达尔二季度总净利近1600亿元
  • 因组件交付纠纷,天合光能遭道达尔能源起诉

BP

3.7k
  • 巴基斯坦卢比对美元汇率跌至230:1,再创历史新低
  • 挪威第二大石油公司Aker BP第二季度利润大增,将提高股息支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纽约时报】BP、道达尔担忧成本 石油巨头患上深海恐惧症

BP终止了两份墨西哥湾钻井平台合同,道达尔也提前六个月结束了一份超深水钻井平台合同。现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20个技术最复杂的浮动钻井平台闲置。

图片来源:CFP

杰克/圣马洛(Jack/St. Malo)采油平台被几只拖船缓缓拖离南德克萨斯制造厂,向海洋驶去。旁观者站在码头,用吊高的相机捕捉到这个过程。这个由红色和灰色钢材建造而成的巨型采油平台,在水面以上有45层楼高,是墨西哥湾最大的油气开采平台。

这个耗资75亿美元的巨大工程,建造期长达十几年。2013年底,一桶油的售价超过90美元。而一年后,杰克/圣马洛将第一批油从海底开采出来时,油价已经跌至每桶60美元。

石油行业下行态势迅速而残忍,利润降低,强制裁员,导致成千上万人失业。

然而,油企们并不打算在大规模深水投资中撤离——这将推动墨西哥湾产油量在2016年达到历史新高。一个戏剧性的反转是,他们对新储备的勘探热情大大降低,而更热衷于更深、更具挑战性的水域。

这一周,上万的海外专业人士将齐聚休斯敦参加一年一度的近海技术会议(Offshore Technology Conference,下称OTC),探讨行业如何安稳度过当前油价波动,继续开发更安全、更复杂的工具,以在世界上最恶劣的环境中进行深水勘探和生产。

一如以往,OTC将呈现出一个盛大的场面:令人瞠目的、强大的海上硬件,比房子还大的公司展位,以及琳琅满目的钻机、平台和其他容器的副本,将在整个NRG中心和相邻的室外区域进行展览。

然而在它们的阴影中,潜藏着一个紧缩的幽灵。

“多年来第一次,与会者在参观闪亮的展品和在午间喝玛格丽塔酒时,讨论削减成本的办法。”休士顿大学C. T.鲍尔商学院的一位金融学教授克里斯·罗斯(Chris Ross)说。

在尽量少花钱的紧缩政策下,合作成为了新趋势。石油公司通过结盟,来控制预算宽松时上升的成本,同时开发新的技术,从区块中获取新资源。

“当环境发生变化时,不要花太多时间去想到底怎样做才是最有效、最高效的,”罗斯说。“如何找出更好的方式,这需要合作。”

近年来,美国本土的页岩狂潮让一些注意力从漂浮的城市和太空时代的技术,转向从事海底石油开采的艰巨任务。

当规模较小的独立石油公司争相购买土地、争夺平台,并宣称自己在国内的钻井正逐步复苏时,一些不太灵活的大型石油公司,却投入巨资寻找那些位于地球边界的化石燃料,包括深而又深的海水之下。

大海继续保持着它的诱人承诺:或许其中埋藏着南德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都比之不及的石油储量,而这两个地方正是美国页岩油气重镇。

美国的页岩油气井喷一年后,产量就开始下降。而那海底之下成千上万桶石油,足以填平一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

伍德麦肯齐(Wood Mackenzie)的一位墨西哥湾分析师Imran Khan表示,大型石油公司不得不持续加码,通过现有储备和勘探新储备以提升产量。

“你必须满足那些紧盯产量增长和储量替代的投资者。”他说,“仅从页岩中无法满足这一点。”

伍德麦肯齐的一份数据显示,今年将有五个新的深水项目投产,平均日产17.5万桶油当量。

“你已经拿到了这么多投资,那就得去完成它。”莱斯大学能源管理学教授比尔·阿诺德(Bill Arnold)说。

雪佛龙可能将从位于新奥尔良西南280英里的杰克/圣马洛,获取低于原先预期的石油,但尽管这期间要发生一大笔费用,雪佛龙仍然指望从这个项目中获取巨额利润的。

然而,油价的长期低迷,海上勘探首当其冲地受到影响,海上项目经常是要几年才收回账款,所以需要大量的现金流。

“想要在深水区域有所发现,你有时需要钻三、四口井,”Khan说。”鉴于当前油价处于低位,很少有石油公司愿意承担起这样的风险。”

墨西哥湾比其他深水领域的情况要好一些。相比那些政治欠稳定的地区,其监管结构更具有可预见性,同时拥有布局广泛的管道网络、平台和其他基础设施。

在更深的水下作业通常需要通过锚定的浮动设施进行钻井和生产,这有别于那些在只有几百英尺深的水下、直接将钻机抵触在海底进行的作业。

IHS钻机高级分析师Cinnamon Odell说,浮式钻井数量在今年初达到了61口,在过去的五年中几乎翻了一番。

德克萨斯大学经济地质学中心局负责人Michelle Michot Foss说,最近的一次联邦租赁拍卖会吸引了来自42家公司前来投标,尽管行情低迷,他们仍在寻求收购墨西哥湾的深水区块。

伍德麦肯齐高级研究分析师Jackson Sandeen表示,但即使在墨西哥湾地区,勘探活动在今年也可能不会在增长,如果原油价格在3月创下六年低点大幅上涨后再次下跌的话,甚至有可能会下滑。

3月,BP终止了两份墨西哥湾钻井平台合同。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也提前六个月结束了一份相对较新的超深水钻井平台合同。虽然很少有公司能像BP和道达尔这样有雄厚的财力去支付提前终止合同时带来的高额罚款,但是,后者仍然终止了几份在今年夏天到期的钻井平台合同。

投行都铎皮克林霍尔特公司说,现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20个技术最复杂的浮动钻井平台闲置,预计明年交货的新平台中将有一半未签合同。

钻井承包和服务商已经开始提供折扣,随着近年来油企们海下勘探的逐步深入,这些折扣已经成为日益复杂和昂贵石油行业的一个救生圈。

由于利润率紧缩,竞争对手们都联合起来,以应对长期困扰行业的金融和技术挑战。

即使在油价下跌之前,油企们也正对那些艰苦卓绝的海上采油任务进行规范。去年7月,海底设备制造商FMC联合美国最大的四家石油公司,开发设计能够承受高温和超强深水油藏压力的设备。

BP、雪佛龙和康菲石油公司共同开发了BP在墨西哥湾的两个区块,这一联手允许这几家石油巨头在分担财政负担的同时,加快吉拉和台伯区域(the Gila and Tiber fields)的石油开采过程。

今年3月,FMC又与工程公司Technip打造了另一个联盟,希望在削减成本的同时,尽可能多地开采出化石燃料。

“运营商需要采取一种不同以往的方法,以使得这些深水域更具有经济性。”Pope说。

(译者:熊少翀)

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OIL'S TROUBLE REACHES DEEPER WATERS

最新更新时间:07/18 14:10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