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终破万亿,“后进生”宁波的进击

当“尴尬”的宁波终于拿下万亿GDP,宁波人内心也是五味杂陈。毕竟,在宁波之前,长三角地区的“万亿俱乐部”城市已经有上海、苏州、杭州、南京、无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吴林静

宁波,终于终于终于加入“万亿GDP城市俱乐部”了。

对于这座“年少成名”的城市来说,这样的速度可能算是“大器晚成”。

16世纪中叶,大航海时代兴起。1571年,在葡萄牙制图学家托拉多绘制的地图上,中国沿海只标注了“LIAMPO”(宁波),不见“浙江”。1581年,《中华大帝国史》出版,该书认为中国沿海有5个省份,其中之一依然被写作“LIAMPO”。

“先有宁波,再有浙江”,开放见证了宁波与海为伴的兴盛。

然而,最近十年,因为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宁波的光芒逐渐消退。

有人总结,现在的宁波贵为“计划单列市”,却不同于青岛、大连、厦门,无法抗衡当下省会杭州的综合实力;盛产学霸,享有“院士之乡”的美誉,却在“抢人大战”前,面临多年人才流失的窘境;拥有全球首个年货物吞吐量超10亿吨的天然良港,却得和上海一争高下。

所以,当“尴尬”的宁波终于拿下万亿GDP,宁波人内心也是五味杂陈。毕竟,在宁波之前,长三角地区的“万亿俱乐部”城市已经有上海、苏州、杭州、南京、无锡。

“后进生”

1月3日上午,宁波召开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宣布2018年地区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元,预计增长7%左右,全市财政总收入突破2500亿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5万元,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2500万标箱。

宁波正式加入“万亿GDP城市俱乐部”。此次进入俱乐部行列,宁波是:浙江第二个城市,长三角地区第六个城市,全国第十五个城市。

早在2006年、2008年、2010年,上海、北京、广州的地区生产总值就突破万亿;2011年,“万亿俱乐部”涌入深圳、天津、苏州、重庆四位成员;中西部的武汉、成都于2014年携手登堂;2015年、2016年、2017年,杭州,南京和青岛,无锡和长沙也实现了GDP破万亿。

相比昔日“同窗”,宁波已成“后进生”。

在2018年的“新春第一会”上,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一口气细数了17个数据,自揭伤疤。比如,近十年,宁波已被多个城市超越:10年前南京落后宁波84亿元,2017年高出宁波1858亿元;武汉落后宁波210亿元,2017年高出宁波3564亿元;长沙落后宁波1091亿元,2017年高出宁波343亿元。

从15个副省级城市排名来看,10年前宁波位居第6,2017年后退到第8;10年前,宁波可是超过南京,力压成都,武汉,现在已被南京反超,成都、武汉更是一骑绝尘,拉开宁波许多。从5个计划单列市排名来看,宁波位次没有发生变化,都位居第3,但与排名第2的青岛差距从10年前的460亿元扩大到2017年的1190亿元。

其实,宁波发展也不错。据《宁波日报》报道,改革开放40年,宁波的地区生产总值由20亿元起步,以年均13.2%的速度增长。只是相比之下,近几年,杭州以及武汉、长沙等地的发展更快。尤其在浙江省内,杭州在数字经济的拉动之下快速发展,宁波确实逊色不少。

“瓶颈期”

宁波的历史,是与海为伴的历史。

1984年,国务院决定开放14个沿海港口城市,宁波作为国家首批沿海开放城市走在了改革开放的前列。

平均水深18.2米以上,常年不冻不淤——港口,给宁波带来了得天独厚的国际贸易优势。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11月,宁波舟山港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10.02亿吨,连续10年蝉联全球第一。同时,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446.8万标准箱,同比增长7.4%,稳居全球第四。

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蒋伟此前表示:“如今,宁波舟山港与‘一带一路’沿线近20个港口缔结友好港,开辟‘一带一路’航线近90条,全年航班升至5000班,正从世界大港向世界级强港进发。”

港为城用,城以港兴。但宁波港口与城市自身的产业发展、与城市后方经济腹地,并没有很好的联动起来。“比如,上海宝钢所用的来自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主要是通过宁波港装卸的。”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曾分析,

宁波港口的货物大部分服务于浙江省、长三角乃至更大范围地区,与宁波本地经济发展的紧密度还不够,港口本身产业链拉动效应不够明显。

另一方面,对港口来说,外贸比例越高,盈利潜力越强。今年上半年,1328万个集装标箱中,内贸仅有151万个标箱,其余全是外贸。200多条航线,一半是远洋干线。

宁波是典型的外向型港口城市,过去宁波快速发展的一大因素也是进出口贸易。

不过,2008年金融危机后,外贸出口已基本达到顶峰,外向型为主的城市,发展进入瓶颈期。在目前全球贸易增长缓慢的情况下,作为外向型城市的宁波,也受到较大影响。

总体来说,宁波外贸这几年遇到了发展的瓶颈,城叔发现,自2013年以来其进出口总额一直徘徊在1000亿美元的水平。再加上宁波出口商品附加值较低,更多的是劳动密集型产品,高技术含量的商品出口额一直无法提升。其外贸的竞争力逐步被削弱,从而跟广州、东莞、苏州等地加大差距。

在这样的背景下,随着产能向东南亚和内陆地区转移,再加上中部崛起和西部大开发等政策的推进,宁波这样的港口“明星城市”的发展速度相对减缓。

“新起点”

GDP迈上万亿。1月3日的市委经济工作会议中总结,过去一年,宁波在产业、创新、项目等方面都提出了新的战略。

2018年,宁波的重头戏是提出“246”现代产业集群发展规划,把制造业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所谓“246”现代产业集群,即打造绿色石化、汽车制造业2个万亿级产业,高端装备、电子信息、新材料、软件与工业互联网4个五千亿级产业,生物医药、节能环保、家电、纺织服装、集成电路、文化(教育、体育)等6个千亿级产业集群。

围绕这个新目标,宁波上马、落地了一系列重大平台和配套措施,主要针对新兴产业。

2018年2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宁波、温州高新区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去年11月底,宁波市发布《关于推进科技争投 高质量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实施意见》,出台46条政策,全力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意见提出,谋划布局人工智能、超级材料、海洋工程、生物技术等未来产业。

2018年9月,宁波软件园正式开园,聚焦发展服务于智能制造的工业软件、嵌入式软件、工业互联网操作系统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特色产业。

加快科技创新、增强创新实力是制胜未来的关键所在。宁波去年提出,超常规推进科技争投,出台科技新政46条,R&D投入强度提高到2.6%。

但教育始终是宁波的短板,宁波开始谋划,与上海、杭州等地科教资源的对接,通过合作把他们的高校吸引到宁波建分校,让兄弟城市的科技、教育、文化等资源外溢到宁波,填补人才流失的缺口。

此外,作为外向型城市,应对国际贸易摩擦,宁波一边招商引资,加快推进一批百亿级的重大项目开工建设,一边鼓励民营企业发展,制定了“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25条”“打造一流营商环境80条”等政策举措,希望能够共渡难关。

就在2019年第一天,百余个重大项目在宁波集中开工。站上万亿GDP新起点的宁波,迎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终破万亿,“后进生”宁波的进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