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遇害前已知被监听,卡舒吉给朋友短信:愿主保佑我们

“(沙特方面)成功窃听了我的手机,这在卡舒吉被害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罪恶感简直要了我的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距离沙特异见人士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遇害已经过去三个多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披露的案件最新细节显示,卡舒吉遇害前已预感自己和好友阿卜杜勒阿齐兹(Omar Abdulaziz)的通讯被截获。

CNN介绍,目前已知的400多条短信是卡舒吉和阿卜杜勒阿齐兹通过WhatsApp发送给对方的。在一条短信中,卡舒吉写道:“(沙特王储的大规模)逮捕行动不合理,逻辑上对他也没好处。但暴政没有逻辑,他喜欢武力和压迫,也需要炫耀。他就像一个野兽版的‘吃豆小人’。他吃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要是哪天这种压迫降临到现在拥护他的那些人身上,我一点儿也不会惊讶。”

卡舒吉曾发过的短信。来源:CNN

在接受采访时,阿卜杜勒阿齐兹对CNN说:“(沙特方面)成功窃听了我的手机,这在卡舒吉被害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罪恶感简直要了我的命。”

卡舒吉和阿卜杜勒阿齐兹的通讯是如何引起沙特方面注意的?这还要从后者的流亡经历说起。现年27岁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在沙特时就是一名积极的异见人士。在沙特政府取消他的奖学金后,他在2014年流亡加拿大,并于2017年获得永居身份。

2017年10月至2018年8月间,卡舒吉和阿卜杜勒阿齐兹构想了一个电子军(electronic army)计划。该计划的核心是,利用卡舒吉在政府内丰富的资源和阿卜杜勒阿齐兹在推特上的34万粉丝吸引沙特年轻人的注意,“揭穿沙特王室在社交媒体上的虚假宣传”。

这场名为“网络蜜蜂”的数字计划包括创建一个门户网站以记录沙特侵犯人权的行为,制作用于手机传播的短片等。阿卜杜勒阿齐兹在采访中说:“推特是他们唯一用来散布谣言的工具。我们遭到攻击,我们受到侮辱,我们多次受到威胁,我们决定采取行动。”

阿卜杜勒阿齐兹。来源:CNN

CNN分析称,这项计划中的两个关键因素可能引起了沙特当局的不满。一是将外国的手机SIM卡发给国内持不同政见者,这样他们就能在不被追踪的情况下发推特; 二是卡舒吉承诺为计划提供3万美元并争取更多资助。

2018年5月,两名来自沙特的信使找到了阿卜杜勒阿齐兹。后者秘密录下了整段对话并交给了CNN。在对话中,一名沙特信使说:“我们从萨勒曼那里给你带来一个消息。我们想让你知道,不需要通过官方部门或国家安全部门就能找到你。”录音显示,两人告诉阿卜杜勒阿齐兹,王储本·萨勒曼在推特上关注着他,想给他一份工作。他们需要他进大使馆拿一些文件。

阿卜杜勒阿齐兹说,卡舒吉的建议大概救了他的命:“他告诉我不要去(大使馆),只在公共场所和他们见面。”

2018年8月,阿卜杜勒阿齐兹对卡舒吉表示,沙特方面已经知晓了“网络蜜蜂”计划,在沙特进行了大规模抓捕和突击搜查。卡舒吉表示震惊,不明白沙特方面是如何知道计划的。在停顿了几分钟后他说:“愿主保佑我们。”

卡舒吉和好友的对话截图。来源:CNN

2018年10月2日,卡舒吉走进了沙特驻土耳其领事馆,至今下落不明。

2018年12月2日,阿卜杜勒阿齐兹的律师在特拉维夫将以色列国防部合同商、监控科技公司NSO集团告上法庭。在法庭文件中,阿卜杜勒阿齐兹声称,NSO一款名为“飞马”(Pegasus)的软件产品入侵了他的手机,帮助沙特监控他和卡舒吉的通讯,违反国际法。

CNN介绍说,“飞马”的工作原理很简单。只要点击伪装短信上的链接,就可以让黑客访问手机上全部信息。储存在手机上的数据、短信、电话甚至GPS定位数据都是可见的,黑客能看到某人在哪里,他在和谁说话,以及谈了什么。

在卡舒吉案中,多伦多“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的研究人员称,阿卜杜勒阿齐兹点击了一条伪装成包裹运输信息的链接。正是这条链接导致阿卜杜勒阿齐兹的手机感染了恶意软件。“公民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还追踪了NSO“飞马”软件在45个国家的使用情况和这些国家的运营商“可能正在进行的监控行动”。

1月11日,NSO集团创始人兼CEO胡利奥(Shalev Hulio)破天荒地打破了公司一贯的保密风格,第一次接受了媒体采访。对于他的突然改变,以色列媒体Ynetnews称,这很可能和一桩并购交易破裂有关。

胡里奥。图片来源:网络

《华尔街日报》早前报道,这家成立于以色列的公司于2014年被美国私募基金Francisco Partners以1.3亿元美金收购了70%的股份。2017年,Francisco Partners宣布有意以10亿美元出售NSO集团。以色列媒体Ynetnews认为,阿卜杜勒阿齐兹在以色列对NSO的指控,显然给公司并购带来了负面影响。

在接受以色列《新消息报》(Yedioth Ahronoth)采访时,军人出身的胡里奥称,卡舒吉的死是一起“令人震惊的谋杀”,并坚决否认公司和此事有任何关系。他说,自己的公司肯定会知道自家软件是否被用来追踪一名记者。他表示,NSO的产品目前在全球追踪不超过150个目标,其中包括目前正在受审的墨西哥大毒枭古兹曼。

对于卡舒吉案,胡里奥解释说:“我们对所有客户进行了彻底的检查,不仅是一个嫌疑人,还有其他出于某种原因可能有意跟踪他的客户。通过谈话和各种技术检查后,我们郑重声明,在所有这些检查后,没有发现任何NSO产品或技术在卡舒吉身上使用——包括窃听、监视、定位或收集情报。叹号!这个报道根本不是真的。”

胡里奥表示,如果软件被不当使用或针对不当的目标,如记者或人权活动人士时,NSO可以断开客户的软件:“如果系统被滥用,并且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可以立即将系统断开。这是技术上和法律上都能做到的事。”

胡利奥还透露,NSO因为“滥用”问题已经“永久”关闭了三个客户的系统:“我们所有的销售都是得到以色列国防部批准的。并且我们只销售给国家和执法警察系统,用于反恐和打击犯罪。”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