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饱受干旱之苦的加州应该向亚洲小伙伴们学学如何抗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饱受干旱之苦的加州应该向亚洲小伙伴们学学如何抗旱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遭受的严重旱情不仅需要政府寻求具体解决办法,更要学会调动企业和社会力量。在这方面,亚洲值得学习,包括知名富商李嘉诚。

1月2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福尔瑟姆湖。 来源:CFP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正遭受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旱情。据美国在线(AOL)报道,干旱已导致将近1250万颗树木死亡。随着夏季的到来,美国林业部门预计还将有数百万棵树干死。这意味着火灾风险上升和水质下降。

彭博新闻社报道,挣扎中的加州官员将希望放在了经历过连续十多年干旱的澳大利亚,试图从该国解决水资源危机的经验中汲取抗旱之道。不过,要想让政府、企业以及社会力量共同合作抗旱,亚洲国家的经验更值得借鉴。

亚洲企业领袖协会(Asia Business Council) 执行总监克利福德(Mark L. Clifford)在CNN撰文说,在亚洲一些地方,水关系着国家存亡,因此政府和企业在水资源问题上紧密合作,提出了多样化的解决之道。

新加坡就是最好的例子。在1960年代建国之前,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就已经意识到,淡水可能是至为关键的战略性死穴。因为当时新加坡淡水供应完全依赖于从邻国马来西亚的进口。新加坡把与马来西亚的淡水协议绑定在独立宣言中,交由联合国保存。

二战期间,李光耀看到日本人是如何通过破坏淡水供应来夺取本以为是坚不可摧的城市的,因此,他后来建立了新加坡武装部队以确保淡水能从马来西亚源源不断流入国内。

珍惜每一滴水的政策以及激进的基础设施投资使得新加坡如今能够基本上实现淡水自给自足。为了修建管道收集街道上排放的污水,新加坡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这也成为一个冠绝全球的工程。三分之二个新加坡都被当做集水池,为淡水储备提供水源。

新加坡志在成为“全球水务枢纽”。通过投资数亿美元扶持水务相关的创新项目,新加坡激励着政企合作关系。全球众多水务与环境服务公司在这个五百万人口的城市国家设立机构,在创造绿色就业机会的同时确保了水资源安全。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也在这方面颇有建树。上世纪90年代,深陷财政危机的政府退出了水务事业。那时,仅有六分之一的家庭能够获得全天24小时自来水,如今这一比例已达到99%。水费大幅下降,人们再也不用拖着水箱回家。在这个过程中,私人股东居功至伟,尽管也有批评者反对私人企业从公共事业中营利。由Ayala集团控股的马尼拉水务公司不仅与政府合作净化河水、运营污水净化厂,还帮助管理主要水库附近的水域,以及实施全国气候改善计划。

克利福德说,干旱和气候变化是亚洲实际面临的严重威胁,“如果说现实需求是发明创造之母,我们很可能在未来几年看到更多来自亚洲的创新” 。

在这一领域取得重大成功的私人企业家还包括李嘉诚(福布斯预计他的财富大约为330亿美元)。李嘉诚的和记黄埔水务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海水淡化工厂之一——索莱克(Sorek)海水化淡厂,这里供应了整个以色列五分之一的生活用水。

李嘉诚不光修建大型项目,还买进了一个水务技术孵化器,即Hutchison Kinrot。如今,他旗下的多家投资组合公司都在利用最先进的技术保护和开发水资源。

克利福德说,水在亚洲事关兴衰,有时更事关生死。亚洲国家虽然意识到解决办法的确存在,但这从来不是易事,通常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之间建立新颖的合作关系。

相关阅读:为应对千年不遇干旱 美国加州人民绞尽了脑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李嘉诚

  • 押宝越南,落子新加坡,东南亚凭什么吸引李嘉诚?
  • 李嘉诚旗下维港投资进军新加坡,首次在香港以外设办事处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饱受干旱之苦的加州应该向亚洲小伙伴们学学如何抗旱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遭受的严重旱情不仅需要政府寻求具体解决办法,更要学会调动企业和社会力量。在这方面,亚洲值得学习,包括知名富商李嘉诚。

1月2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福尔瑟姆湖。 来源:CFP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正遭受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旱情。据美国在线(AOL)报道,干旱已导致将近1250万颗树木死亡。随着夏季的到来,美国林业部门预计还将有数百万棵树干死。这意味着火灾风险上升和水质下降。

彭博新闻社报道,挣扎中的加州官员将希望放在了经历过连续十多年干旱的澳大利亚,试图从该国解决水资源危机的经验中汲取抗旱之道。不过,要想让政府、企业以及社会力量共同合作抗旱,亚洲国家的经验更值得借鉴。

亚洲企业领袖协会(Asia Business Council) 执行总监克利福德(Mark L. Clifford)在CNN撰文说,在亚洲一些地方,水关系着国家存亡,因此政府和企业在水资源问题上紧密合作,提出了多样化的解决之道。

新加坡就是最好的例子。在1960年代建国之前,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就已经意识到,淡水可能是至为关键的战略性死穴。因为当时新加坡淡水供应完全依赖于从邻国马来西亚的进口。新加坡把与马来西亚的淡水协议绑定在独立宣言中,交由联合国保存。

二战期间,李光耀看到日本人是如何通过破坏淡水供应来夺取本以为是坚不可摧的城市的,因此,他后来建立了新加坡武装部队以确保淡水能从马来西亚源源不断流入国内。

珍惜每一滴水的政策以及激进的基础设施投资使得新加坡如今能够基本上实现淡水自给自足。为了修建管道收集街道上排放的污水,新加坡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这也成为一个冠绝全球的工程。三分之二个新加坡都被当做集水池,为淡水储备提供水源。

新加坡志在成为“全球水务枢纽”。通过投资数亿美元扶持水务相关的创新项目,新加坡激励着政企合作关系。全球众多水务与环境服务公司在这个五百万人口的城市国家设立机构,在创造绿色就业机会的同时确保了水资源安全。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也在这方面颇有建树。上世纪90年代,深陷财政危机的政府退出了水务事业。那时,仅有六分之一的家庭能够获得全天24小时自来水,如今这一比例已达到99%。水费大幅下降,人们再也不用拖着水箱回家。在这个过程中,私人股东居功至伟,尽管也有批评者反对私人企业从公共事业中营利。由Ayala集团控股的马尼拉水务公司不仅与政府合作净化河水、运营污水净化厂,还帮助管理主要水库附近的水域,以及实施全国气候改善计划。

克利福德说,干旱和气候变化是亚洲实际面临的严重威胁,“如果说现实需求是发明创造之母,我们很可能在未来几年看到更多来自亚洲的创新” 。

在这一领域取得重大成功的私人企业家还包括李嘉诚(福布斯预计他的财富大约为330亿美元)。李嘉诚的和记黄埔水务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海水淡化工厂之一——索莱克(Sorek)海水化淡厂,这里供应了整个以色列五分之一的生活用水。

李嘉诚不光修建大型项目,还买进了一个水务技术孵化器,即Hutchison Kinrot。如今,他旗下的多家投资组合公司都在利用最先进的技术保护和开发水资源。

克利福德说,水在亚洲事关兴衰,有时更事关生死。亚洲国家虽然意识到解决办法的确存在,但这从来不是易事,通常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之间建立新颖的合作关系。

相关阅读:为应对千年不遇干旱 美国加州人民绞尽了脑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