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权健集团高管当上董事候选人,ST升达收问询函要求说明原因

曾有媒体报道,沈建宏是束昱辉的发小,深得后者信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习曼琳

1月15日晚间,提名权健集团高管作为董事候选人的ST升达(002259.SZ)收到了监管层的问询。

四川证监局在问询函中要求公司说明提名沈建宏为董事候选人的过程和理由,并要求提交保和堂(海南)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保和堂)书面材料,说明本次收购升达集团股权是否与权健集团存在关联。

1月16日,ST升达股价低开,截至发稿报2.24元,跌1.75%。

此前在2018年11月17日,ST升达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升达集团全体股东拟将全部股权以2000万元转让给保和堂。

2018年12月11日,ST升达通过董事会决议,同意提名选举沈建宏等人为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提名位置仅次于保和堂的创始人单洋。简历显示,沈建宏2011年至今担任权健集团副总裁,还曾有媒体报道,沈建宏是束昱辉的发小,深得后者信任。

ST升达原定于2018年12月27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董事会换届事项。但召开前夕突然公告,因会议筹备、工作安排等原因无法在法定延期时间内准备完毕,取消股东大会并推迟审议各项议案。根据最新公告,上述议案将于1月18日在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进行审议。

公开资料显示,保和堂成立于2015年,前身为海南新轮贸易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日用百货、化妆品等产品销售。2016年11月,自然人单洋受让海南新轮股份并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更名为保和堂,经营范围中增加了农产品、预包装食品等。目前单洋持有保和堂的股权比例为98%。

保和堂实际是一个“壳公司”:实缴出资只有15万元,自称拟在海南省琼中县建设现代农业综合加工项目,目前正在进行前期的调研、选址、规划及设计等工作,尚未正式开展实际的生产经营。

根据ST升达详式权益变动报告,截至2018年9月底,保和堂资产总额108万元,负债302万元,已经资不抵债。此外,公司2017年至今营业收入为零,2018年前9个月内亏损87万元。

正是这样一个自身难保的公司,居然同意承接并解决升达集团及其下属公司(不含ST升达)不超过39.47亿元的全部债务,并于2018年12月31日前解决升达集团对ST升达不超过9.54亿元的资金占用和ST升达对升达集团的违规担保。保和堂及其关联方承诺愿意为保证如期实现上述交易提供资产担保。

界面新闻记者并未发现保和堂与权健集团有直接联系,但考虑到保和堂资金实力的薄弱,此次权健集团沈建宏被提名上市公司的高管,可见保和堂背后权健集团的参与。如果此次成功选举沈建宏为董事,权健集团将成为ST升达的关联方,与资本市场的通道打通。

深交所曾对ST升达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控股股东升达集团拟转让控制权的具体原因,以及保和堂解决上述债务、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的资金来源和履约能力。

12月28日,公司回复称,上述控股权转让的原因为,由于2016年底至2017年ST升达向控股股东升达集团剥离原家居业务,升达集团对巨额剥离款项的承受能力估计过高、对金融环境过于乐观及2017年下半年金融环境与金融政策发生重大变化估计不足,导致升达集团在资本市场上融资困难,资金链紧张,升达集团无法到期归还相关借款,原控股股东升达集团、江昌政持有的2亿股的股票已被质押和司法冻结。

但转让并不顺利,2018年11月23日保和堂将上述股权过户资料递交工商管理部门时发现江昌政及江山持有的股权存在司法冻结情况,导致江昌政及江山所持有升达集团82.33%的股权转让无法按原计划过户,截至2018年12月28日保和堂尚未取得升达集团及升达林业的控制权。

针对保和堂的履约能力,公告仅重复了单洋上述承诺并称其作为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企业经营状况及现金流状况良好,具备履约能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