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因致癌风险法国禁售草甘膦除草剂,欧洲食安局报告被指抄袭业内软文

“尽管欧盟批准了这种活性物质(草甘膦),但本法院认为,科学研究和动物实验表明,农达是一种对人类可能致癌的产品,怀疑对人类生殖和水生生物有毒。”

孟山都生产的含草甘膦成分的农达牌除草剂。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农业生产和城市生活中,人们经常会接触到除草剂。而由美国孟山都公司(Monsanto)在1970年代开发的草甘膦是世界上应用最广、产量最大的除草剂成分。2012年德国高校的一份调查显示,几乎在每个抽样的人类尿液中都发现孟山都农达草甘膦的残留物。

目前,世界三大农化巨头拜耳-孟山都,陶氏-杜邦,先正达等都在销售含有草甘膦成分的除草剂。中国是草甘膦除草剂最大的生产、使用和出口国之一。草甘膦是否致癌,则成为了众多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今年1月15日,法国里昂行政法院宣布出于安全考虑,撤销孟山都草甘膦除草剂的许可证,立即禁止其农达除草剂(Roundup Pro 360)的销售。此案由法国前环境部长莱帕赫(Corinne Lepage)提起诉讼。

莱帕赫在法国电视台接受采访谈论草甘膦一案。图片来源:推特

法院认为,法国国家食品、环境及劳动卫生署(ANSES)在2017年没有对农达的健康风险进行具体评估,因此未能尊重法律中的预防原则。

法院在裁决摘要中表示:“尽管欧盟批准了这种活性物质(草甘膦),但本法院认为,科学研究和动物实验表明,农达是一种对人类可能致癌的产品,对人类生殖和水生生物有潜在毒性。”

在得知法院报的判决后,法国前环境部长莱帕赫在推特上转发图片并表示:“当你喷洒草甘膦时必须佩戴防护呼吸器的时候,怎么可能有人相信它是安全的呢?”

法国农民喷洒草甘膦时的防护服。图片来源:莱帕赫推特

在去年以630亿美元收购了孟山都及农达品牌的德国拜耳公司在声明中说:“拜耳不同意里昂行政法院取消农达市场经营权的裁定。农达的配方和所有受保护的农作物产品一样,都要经过ANSES严格评估。ANSES是独立的公共卫生安全的保证。”

ANSES则回应,目前正在评估这项裁定,但根据法律,裁定立即生效: “结果是,从今天起农达的销售、分销和使用都被立即禁止。”

而就在法院作出判决的第二天,《卫报》披露了新的调查报告,称欧洲食品安全局(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EFSA)在2015年出具的草甘膦安全性报告抄袭孟山都等草甘膦企业炮制的行业报告,不具独立性和客观性。

长久以来,不同权威机构对草甘膦是否致癌曾给出完全不同的结论。2015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根据流行病学研究和动物实验结果将草甘膦列为2A类致癌物质。当年11月,EFSA评估报告却认为草甘膦“对人类不太可能构成致癌风险”。由欧洲议会议员在本月出具的最新调查显示,EFSA在2015年出具的草甘膦报告涉嫌大篇幅抄袭草甘膦制造企业雇佣科学家炮制的行业报告。

蓝色部分为这次调查是否抄袭的章节。

这项最新调查是由议员们委托德国、美国、奥地利三国专家完成的。调查人员逐字逐句对比分析了EFSA 4322页评估中最重要的三个章节, 结果令人瞠目结舌。在关于草甘膦的毒理学和代谢分析的章节中,EFSA报告复制黏贴草甘膦行业报告的比例达到81.4%。也就是说,对于草甘膦是否致癌的评估大部分是草甘膦制造企业组成的财团所雇佣“枪手”完成的。

在公共数据方面报告涉嫌抄袭的部分,红色为恶意抄袭,蓝色为复制黏贴。

利用查重软件WCopyfind,三国的专家确认,EFSA报告在“毒理学和代谢分析”、“生态毒性文献的评价”、“报告和建议”三个章节存在着大量的恶意抄袭、复制黏贴、学术造假等行为。专家调查称,“通过抄袭草甘膦财团的实验报告,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Bundesinstitut für Risikobewertung,BfR)反驳了草甘膦会增加人类癌症风险的流行病研究结论。”2014年1月,德国风险评估所在为欧盟完成的草甘膦评估发现,“草甘膦不太可能造成人类致癌的风险”。

专家还认为,这种抄袭行为不符合对草甘膦风险独立、客观和透明的评估标准,而且影响了EFSA对草甘膦安全性的结论。

欧洲议会议员卡托(Moly Scott Cato)对《卫报》表示,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涉嫌剽窃的规模“极其惊人”。她还说,这样规模的抄袭可以很好的解释为什么EFSA和WHO对于草甘膦是否致癌给出了互相矛盾的结论。

事实上,从2015年5月起,以《卫报》为代表的欧洲主要媒体便开始对EFSA报告的独立性和客观性提出了质疑。但负责撰写2015年EFSA草甘膦安全性报告的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多次声明,这份科学报告完全由自己的科学家完成,和草甘膦财团无关。甚至在给德国绿党的书面回复中,德国农业部曾坚定的表示“报告完全由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的科学家完成”。

在最新的抄袭事件被披露以后,德国风险研究所依然否认了蓄意欺骗的说法。在声明中研究所称作者在对文字进行“整合”之前,已经对相关的行业报告进行了评估。“我们经常看到,重新批准杀虫剂活性成分(程序)的复杂性不被理解”,德国风险研究所亨塞尔博士(Dr Andreas Hensel)说,“在这种情况下,‘剽窃’的说法并不确切。”

德国风险评估研究所对抄袭业内报告调查的声明。

而EFSA也表示:“这份调查没有提供任何新的科学信息来质疑草甘膦的评估和结论。EFSA对风险评估过程的完整性及关于草甘膦的结论坚信不疑。”

世界各国对于草甘膦使用的安全警告各不相同。百度百科草甘膦的词条上写着:“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所分级,单从致癌性看,喝草甘膦水溶液比晒太阳、喝葡萄酒、五粮液、吃咸鱼等我们常吃的食品都还要安全。”

在记者所在的澳大利亚悉尼市,草甘膦除草剂每天都被使用在中小学、公共绿地和生活区域等。悉尼西区Parramatta市政委员会在回应界面新闻记者提问时表示:“草甘膦在澳大利亚没有被禁止,因此依然在被使用中。”而悉尼所在的新州政府环保机构环境和遗产办公室则拒绝就草甘膦的安全性、法国法院就农达作出的判决和新州是否有意向对草甘膦毒性作出重新评估作出任何正面回应。

目前在美国,有4000多个因为自身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病人,或因此疾病去世的病人家属对孟山都提起了诉讼。2017年,美国学校的场地管理员约翰逊(DeWayne Johnson)将孟山都告上法庭,原因是他认为经常性喷洒农达牌除草剂的工作导致他患上非霍奇金淋巴瘤,并且伴有全身80%的严重皮肤感染。

患有淋巴瘤约翰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8月14日,加州法院陪审团裁定,孟山都在已知农达牌除草剂可能存在危险的情况下没有对消费者进行风险预警,导致了约翰逊所遭受的身体伤害。因此判处孟山都败诉,赔偿约翰逊2.89亿美元。

德国拜耳集团是于2018年6月9日宣布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的,但农达牌草甘膦除草剂所带来的诉讼成为了拜耳目前最头疼的问题之一。据彭博社数据显示,拜耳股价在1月17日收于64.28欧元每股,较一年前的1月17日跌去了三成。

拜耳一年股价变动。图片来源:彭博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