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的“谢谢惠顾”塑料袋

购物袋可以装下的内容远比它的容量更多,它象征着一个群体的文化和历史。

拍摄:Andria Lo

在一些亚裔美国人社区里,塑料袋带有怀旧色彩——不仅仅在于设计,更因为它象征的节俭意义。由于不环保,这些塑料袋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为此,Baggu等设计师进行了再创作,开发出更为环保耐用的新产品,它们仍然承载着文化意义——移民的节俭精神、友好形象、以及对融入社会的渴望。

我在纽约长大,在这里,我的每一个中国亲戚家里都设有一个收纳空间,专门用来放置一种“宝贵”的物品:塑料袋,这个空间可以是抽屉,可以是橱柜,甚至是衣柜里的一个小分区。在曼哈顿唐人街或皇后区法拉盛购买食品杂货和其他必需品时,顾客拿到手的往往还有装着商品的塑料袋,以红色最为常见,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红色象征着好运。这些“谢谢惠顾”塑料袋表达了商家对顾客的感激,同时它们也可作为一种便携的幸运护身符使用。收集这些一次性塑料袋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现实意义,它象征着华裔美国家庭节俭持家、循环利用资源、绝不随便浪费的移民精神。

拍摄:Andria Lo

唐人街《香蕉》(Banana)杂志创始人Kathleen Tso和Vicki Ho设计了一款黄色的BAESIAN手袋,即bae(俚语,宝贝)和Asian(亚洲人)的合体,意在以一种有趣的方式向读者展示他们身为亚裔的自豪感。

我现在在加州定居,这里首开先河,全面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但限塑令颁布后的数年里,我仍然能在这里看到“谢谢惠顾”塑料袋,不同的是,现在它们更结实,用途也更广了。

当然,世界各地使用“谢谢惠顾”塑料袋的商店数不胜数,但这些塑料袋对某些群体来说意味着某种特殊的乡愁。过去数十年间,这些塑料袋的许多设计元素都与某些群体联系在一起,尤其是居住在唐人街的华人。现在,这些元素在其他地方也重拾生机。“谢谢惠顾”塑料袋象征着循环利用和节俭。为了保护环境,塑料袋现在正逐渐被淘汰,但设计师希望能为它重新注入生机,并恰到好处地展示它代表的文化意义——移民的节俭精神、友好形象、以及对融入社会的渴望。这些重新推出的购物袋与先前的塑料购物袋样式相类,形象鲜明——红的,粉的,印着笑脸和汉字。

熟悉之物的环保新貌

对于设计师布兰登·利(Brandon Ly)而言,正是节约、循环利用的诉求催生了新一波手袋潮流。他解释说:“我们设计的购物袋很大,无论是出去购置杂货、洗衣还是一日短途游都很实用,像我们这样的亚裔家庭不会让任何一个塑料袋闲置。”

拍摄:Andria Lo

十年前,旧金山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的城市,此后,艺术家Lauren DiCioccio开始收集各种塑料袋,并根据塑料袋原样做出刺绣版本。

他在加州创立了时尚生活品牌“黑豆杂货铺(Black Bean Grocery)”。该品牌旗下有一款可循环使用的粉色购物袋,上面印着一个歪着脑袋的“快乐豆”卡通吉祥物和“双喜临门”、“财运亨通”等传统祝福语,“好像带着一个巨大的幸运符出门一样。”利是这样理解的。利这样的华裔后代正通过这种方式将“谢谢惠顾”塑料袋和华裔美国人群体的文化内涵联系起来。

利的家人在美国从事中国进口商品零售,他从小就对亚洲产品的外形和包装设计极为欣赏,这同时也启发了其他手袋设计师。

五年前,两名亚裔女孩Kathleen Tso和Vicki Ho同在时尚业发展,后来二人在纽约唐人街共同创办了《香蕉》(Banana)杂志。Tso表示:“我们希望通过杂志讲述关于亚裔身份认同感的故事,讲述我们如何在东西方文化的交融摩擦中认识自我。”两位女孩最近设计了一款黄色的BAESIAN手袋,即bae(俚语,宝贝)和Asian(亚洲人)的合体,意在以一种有趣的方式向读者展示他们身为亚裔的自豪感。

“它给人的感觉非常亚裔,但为了贴合千禧一代读者的口味,这款手袋同时具有很现代化的元素,”Tso表示,“这名字让我想起小时候在德克萨斯州布兰诺的唐人街买中餐外卖时的情景。我喜欢它传递出来的信息,它让我们感到自豪——以我们自己独特的方式展示这种自豪感和传承。”

拍摄:Andria Lo

DiCioccio希望手提袋能以轻松愉快的方式传达循环利用和节俭观。

塑料袋承载的文化记忆

至于我自己,我对这些“谢谢惠顾”塑料袋并无甚怀念之情。它们伴随着我的整个童年,但只是作为一种实用的容器,仅此而已。当然,这并不代表由“谢谢惠顾”塑料袋激发的灵感不可以是好看的,充满自豪感的。

摄影师Andria Lo将多年拍摄的作品集结成册,出版了影集《唐人街丽人》(Chinatown Pretty),展示了唐人街长住居民在衣着方面的种种华丽之处,其中手提袋占据了极为鲜明的位置。一位纽约居民手提红色袋子,肩上背着一个粉色格子斜挎包;一名旧金山男性身着灰色西装,搭配红色领带,手里也拿着一个红色袋子;一名女子身穿粉色灯芯绒衬衫,脚踩粉色凉鞋,上镶人造仿钻,手里拿着一个印有玫瑰的袋子,里面装着各种杂货,塑料袋上正印着“谢谢惠顾”的字样。

近年来,时尚品牌和街头服饰品牌纷纷以讽刺和颠覆的方式引用唐人街“谢谢惠顾”塑料袋的设计元素。Tso表示,尽管一直以来她都对“谢谢惠顾”塑料袋简单、大胆的设计青睐有加,但非亚裔品牌对这些塑料袋元素的使用却令她喜忧参半。利则认为,“用我们自己的东西颠覆市场”是对此类“文化剽窃”行为最好的回应。

这种廉价的“谢谢惠顾”塑料袋可能被视为亚裔标配,也有可能代表着某种潮流,起初,这两种想法都让我非常抗拒。1970年代时,塑料购物袋还是罕见之物,但很快,它们就被世界各地的超市和餐馆所采用。而在唐人街,选择塑料袋作为食品外卖袋更像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在一个物件上同时展示自己的传统和友好,加上借鉴其他地区美国文化的笑脸图案——仿佛在努力吸引白人的注意,并希望种族主义者表现得友好一点。从那时起,这些塑料袋便拥有了某种标志性而又刻奇的地位,从T恤到篮球,各种商品都可能印上一个塑料袋图案。

此外,塑料袋的颜色同样具有象征意义。在《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摄影报道《唐人街的红色袋子》(The Red Bags of Chinatown)中,摄影师詹姆斯·普罗尼克(James Prochnik)将这些塑料袋形容为“装满阳光、鱼和希望的中国灯笼”。

这听上去的确很是浪漫。但普罗尼克的重点是:在其他社群中,塑料袋可以是各种颜色的,颜色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而在唐人街,情况则有所不同。这些红色塑料袋代表着传承和身份象征,但是当地政府大力推广限塑令,使得这种文化象征岌岌可危。他认为,红色塑料袋作为一种文化符号,纵然平平无奇,确有其独特之美。尽管普罗尼克本人同样支持限塑令,但他坦承,要是红色塑料袋消亡,“将是一种损失”。

拍摄:Andria Lo

粉色和红玫瑰是加州唐人街的标志。环保袋品牌Baggu在此诞生。

2015年,纽约市议员陈倩雯(Margaret Chin)代表包括唐人街居民在内的曼哈顿下城一区市民提出一项提案,提议对一次性塑料袋征收费用。她的理由是:“纽约各个社区不同背景的市民已做好准备迎接这一改变,换用可循环使用的塑料袋。”尽管这项提案最终未获得通过,但是纽约州法律本就要求各大型零售商回收塑料袋循环利用。现纽约市居民每年仍要使用100多亿个一次性塑料袋,由于这些塑料袋无法重复使用,纽约市政府每年需花费1200万美元处理。

为了同时达到环保和致敬塑料袋象征的文化意义之用,其他设计师同样开始了对塑料袋的改造。

十年前,旧金山首开先河,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的城市,此后,艺术家Lauren DiCioccio开始收集各种塑料袋,并根据塑料袋原样做出刺绣版本。譬如,她曾借鉴印有玫瑰的“谢谢惠顾”塑料袋的样式,在粉色欧根纱的表面绣上了红色的玫瑰。她希望强调它们的普适性和美丽,同时证明仅使用一次的想法有多浪费。此后,DiCioccio在旧金山陆续设计出一批批价格实惠、经久耐用的手提袋,网上商城和各地商店均有出售。

拍摄:Andria Lo

DiCioccio在旧金山设计了一批批可循环使用的“谢谢惠顾”购物袋。

除实用以外,DiCioccio希望手提袋能以轻松愉快的方式传达循环利用和节俭观。当她在收银员面前打开刺绣手提袋装东西时,收银员往往会感到困惑,但很快,大家就会“相视一笑,点头置之”。

2007年,Baggu创始人Emily Sugihara在传统塑料购物袋的基础上设计了可循环使用的购物袋。由于无法在市面上找到既便宜又耐用的可循环再用手提袋,她和妈妈决定自己做一个。“我妈妈一直都是个环保主义者,”她告诉我,“她在洗碗槽下面和储藏柜里集了一大堆塑料袋,你一定不会想打开这个柜子的。没法找到耐用的环保袋甚至让我妈妈感到焦虑。”

迄今,Baggu公司已售出数百万个可循环使用的环保袋。Sugihara说,使用一个Baggu袋子一年,就可以减少300至700个塑料袋的使用。Baggu旗下的“谢谢惠顾”购物袋会根据各地特色变更设计,一直是该公司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

拍摄:Andria Lo

如今,全球每年会生产1万亿个塑料袋,塑料正在使地球窒息。对一次性塑料袋的收费或禁令即将生效,并在许多地方引发了讨论。但不可否认的是,购物袋可以装下的内容远比它的容量更多,它象征着一个群体的文化和历史。一个可以循环使用的环保袋,也许可以兼具环保、怀旧之效。

(翻译:刘其瑜)

来源:National Geographic

原标题:Plastic thank-you bags have a special history inChinatown. It’s changing.

最新更新时间:02/11 13:52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