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后“非洲猪瘟”时代,陕西猪市变局

1月17日,西安鄠邑区、长安区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在后“非洲猪瘟”时代,2019年生猪行业面临重新洗牌,猪瘟将促使“猪市”发展更规范。

文/刘军伟

猪年没来之前,非洲猪瘟就敲响了“猪市”警钟。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14日,曾有24个省份发生过疫情,累计扑杀生猪91.6万头,已有21个省份的77个疫区解除封锁,疫情处于点状散发,没有流行蔓延。

1月17日,西安鄠邑区、长安区非洲猪瘟疫区也解除封锁。

在后“非洲猪瘟”时代,2019年生猪行业面临重新洗牌,猪瘟将促使“猪市”发展更规范。

“中端”震荡

2018年8月3日,沈阳发现非洲猪瘟疫情,当天,疫点范围内的913头生猪全部被扑杀,并无害化处理。这是国内首次发现非洲猪瘟疫情。

随后,连云港、温州、无锡、鞍山、宜宾、北京等十多个省市相继出现疫情,4个月后,12月3日,内陆城市西安鄠邑区、长安区及神木市也发现疫情,非洲猪瘟大有全国蔓延之势。

根据农村农业部流行病学调查发现,疫情传播中,人员与车辆带毒传播成主要因素,占到46%,此外还有异地调运和餐厨剩余物喂养因素。

为此,各地加强了生猪的管控调运。2018日12月3日,陕西下发通知,暂停疫情省份相邻省份生猪跨省调运,并分别在甘肃、山西、河南等7个省的入陕高速公路省界公路设立21个非洲猪瘟防控临时检查站。西安范围内生猪限制移动,各区县生猪不能出区县境,生猪产品不得调出。

实际上,生猪调运在国内猪肉流通中占比很大。芝华数据显示,每年我国省际之间调运猪肉1260万吨,占全国产量的24%。

在非洲猪瘟发生前,生猪经纪人依据各省市生猪价格差,将肉猪从低价地售往高价地,从中挣取差价,“禁调令”让不少生猪经纪人几近失业。

咸阳生猪经纪人曹波告诉界面陕西记者,“以前生猪的运输范围包括山西、河南、甘肃等省市,哪里猪价便宜,就在哪里拉。非洲猪瘟出现后,生猪只能在本地消化,基本没有选择,也没有利润可挣,不少自个干的只能改行,企业还能维持。”

曹波估算了一下,8月份以前,每个月运猪5000头,8月份以后,运量不到2500头,利润减少了一半。

禁止跨省调运,意味着生猪主产区生猪压栏较多,这在西安、宝鸡、咸阳等地表现突出。

礼泉一生猪养殖基地每年出栏2万头子猪、1万头生猪,80%均是销往外省。非洲猪瘟出现后,外省销路全部中断,子猪只能转入育肥厂,而育肥厂的出栏生猪只能卖给当地,但市场容量有限,目前已经压栏生猪5000头以上。

屠宰企业也未能幸免。宝鸡市利民屠宰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博告诉记者,他们的肉品远销青海、宁夏等地,疫情出现后,宁夏、四川、重庆等地市场陆续渐减少,到去年12月份,所有省外业务均已经停止,产能下降达70%。

“终端”淡定

相比生猪生态链的中端“震荡”,终端市场却显得不温不火,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肉价。

据陕西省物价局价格信息显示,2018年11月21日监控数据显示,陕西猪肉价格连续4周小幅下降,生猪(毛猪)省内平均售价13.48元/公斤,猪肉(剔骨后腿肉)全省平均售价为12.17元/斤;

2019年1月10日监控数据显示,生猪(毛猪)省内平均售价13.14元/公斤,猪肉(剔骨后腿肉)省内平均售价11.94元/斤。

在陕西出现疫情前后,肉价浮动在每斤在1元之内,相比菜价的过“山车式”浮动,可以称得上是平稳了。

而从国内总体来看,2018年生猪市场受非洲猪瘟的影响总体有限,猪价波动不大。

据农村农业部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生猪出栏6.89亿头,疫情处置中扑杀的91.6万头生猪占全国出栏量的比重仅为0.001%,生猪市场供应总体仍相对宽松。

陕西省物价局价格监测分局分析,春节前本应是猪肉需求旺季,但受生猪疫情影响,区域性生猪供应逐渐偏紧,生猪价格上涨区域增多,后期猪肉价格仍有上涨空间。

猪肉价格的变化用“猪周期”可以说明,每2年一个猪周期,周而复始。

2012年4月到2014年5月为2年低谷期,猪价在20元/公斤左右波动;2016年6月份达到最高点21.1元/公斤;直到2018年4月,再次回归到20元/公斤。

汉中顺鑫鹏程食品公司总经理史俊鹏表示,“非洲猪瘟让本轮猪周期开始变化,在生猪政策由调猪转为调肉的情况下,生猪养殖及屠宰业的去产能进程也将加快,后期猪价会继续上升,但是属于低谷期的上升,幅度不会太高。”

值得关注的是,非洲猪瘟下,鲜肉销售市场也淘汰了一批“野摊位”。

小军肉铺负责人田军荣告诉记者,“非洲猪瘟对我们带来的好处更多。市民在购买肉制品上更加慎重,一些野摊、小摊基本没人光顾,正规肉店、老牌肉店生意火了起来。特别是年前到了做腊肠的旺季,店铺日销量达4000斤以上。”

“品质“突围

1月3日,农业农村部非洲猪瘟疫情应急指挥部会议强调:非洲猪瘟是一场持久战。

随着疫情的控制,猪市已经进入了后“非洲猪瘟”时代。

在史俊鹏看来,后“非洲猪瘟”时代的特征是:中国养猪行业从高速发展期,已经走向了成熟期,猪肉价格趋于稳定,高峰价格不怎么高,低谷不怎么低,但职业养猪人处于低谷期的时间比较长。

从疫情发展来看,非洲猪瘟在全球70多个国家发病,但中国最严重,防治方法从最初的3公里半径全杀,到后期缩小到场、圈,哪个圈发病,处理哪个。特急病转换成了慢性病。相应的伤亡率也减少到5%,将来会成为一个常态性猪病。

从猪周期来看,非洲猪瘟让猪周期加长,生猪产业链上的各个业态面临重新洗牌,如零散养殖户越来越少,规模化、专业化养殖户越来越多,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增强。屠宰、流通愈加规范严格,肉品跨区流动将成常态,区域性养殖和产出会重新趋于平衡。

肉品的跨区域流动依靠的是冷链物流,在此背景下,一些企业已经开始布局畜禽产品冷链运输、冷鲜上市,并加快产业链布局。

三原顺源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高明表示,“今年,我们会在屠宰和深加工方面投入,建成整条生产链,依靠冷链物流体系,在零售新业态上继续开拓市场。”

陕西本土肉类加工企业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志英认为,非洲猪瘟让行业在去年8月形成一个分水岭,整个行业面临着重新洗牌。未来,更多的企业不会再盲目建厂扩张,而是专注于品牌建设,加强自身直营店建设,用品牌去赢得消费者。

实际上,疫情期间,杨凌本香农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作为高端冷鲜肉的生产企业之一,不但产能没有收缩,反而市场上供不应求,成为行业中“品质”突围的代表。

“消费习惯的改变和疫情共同影响下,消费者对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2018年,我们向市场供应10万头毛猪,事实上,市场上还有很大需求空间。今年,我们会进一步扩大产能,深耕市场。”杨凌本香农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马福增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