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阿拉伯经济峰会仅三国首脑出席,东道主黎巴嫩呼吁叙利亚难民回家

近年来,阿盟内部分歧日益凸显,组织的作用也被逐渐边缘化。甚至有阿盟领导人表示,成员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阿拉伯语。

2019年1月20日,黎巴嫩贝鲁特,当地举行阿拉伯地区经济峰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当地时间1月20日,第四届阿拉伯经济峰会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举行。作为一场阿拉伯国家联盟在经济方面的首脑会议,这一次会议显得尤其黯淡。除了东道主黎巴嫩总统奥恩(Michel Aoun)外,只有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Tamim bin Hamad Al Thani)和毛里塔尼亚总统阿齐兹(Mohamed Ould Abdel Aziz)两位国家最高领导人参加,其余国家都仅派出了次级部长和代表出席。

半岛电视台报道称,有一部分领导人起初确认参加,但在最后时刻临时退出,包括科威特埃米尔、埃及和巴勒斯坦总统。

这次会议被视为是将于3月份在突尼斯举行的阿盟峰会的前奏,共有20各国家派代表出席,而前几届峰会都有不少国家最高领导人亲自参加。

黎巴嫩记者和政评人萨克尔(Elias Sakr)将这次峰会称为一次“完全的失败”。“这表现出黎巴嫩在政治分裂的情况下,没能让阿拉伯国家一致同意一个能够帮助他们面对政治经济挑战的策略,” 萨克尔说。

但阿盟助理秘书长扎伊(Hossam Zaki)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则呼吁不要将出席会议的人和峰会本身混淆。扎伊表示,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出席诚然会增强峰会的重要性,但他们的缺席也不代表会抹去会议上讨论的议题的重要性。

这次峰会的一个重要议题是叙利亚问题。2011年,叙利亚的阿盟成员资格于当年11月该国武装冲突开始后就被冻结,随后多个阿拉伯国家召回驻大马士革大使,并对叙利亚进行一系列经济制裁。叙利亚也没有被邀请出席此次峰会。

在会议开始前,黎巴嫩外长巴西勒(Gibran Bassil)就呼吁阿盟要重新接纳叙利亚。但上周四(17日),阿盟秘书长海特(Ahmed Abul Gheit)表示,成员国之间还未就叙利亚回归阿盟达成一致。

尽管叙利亚并没有收到与会邀请,但在峰会会场依然有一个属于它的位置。近期阿盟对于叙利亚的态度也有松动迹象。去年12月27日,阿联酋重开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大使馆,被视为在阿拉伯地区孤立无援的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重新获得了重大外交支持。

扎伊在早先的一次阿盟部长会议上也表示,叙利亚回到阿盟是很正常也很自然的事情,因为叙利亚并没有失去在联盟内的位置,也没有被驱逐,但其成员资格被暂停。

借着此次峰会,黎巴嫩也呼吁叙利亚难民回到自己的国家。根据联合国给出的信息,目前共有560万叙利亚难民生活在土耳其、黎巴嫩、约旦、埃及和伊拉克五个邻国,但现在叙利亚的安全情况还不够乐观。自从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有超过100万人越过边境逃往黎巴嫩,相当于黎巴嫩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这些人至今大部分还生活在极度贫困中。

在峰会的开幕致辞中,奥恩表示,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难民已经占了黎巴嫩一半的人口,使黎巴嫩不堪重负,也给这个已经在经济危机中挣扎求存的小国带来更大压力。

“我们呼吁叙利亚难民安全地回到他们的国家,尤其是回到一些稳定且暴力事件较少的地区。这不应该跟达成政治和解绑定在一起,”奥恩说。

阿拉伯国家联盟成立于1945年,是阿拉伯国家组成的地区性国际政治组织。建立初期阿盟也经历过一段繁盛时期,团结成员国共同对抗殖民主义和以色列,帮助黎巴嫩结束15年内战,并达成了巴以和平计划。

但近年来,阿盟内部分歧日益凸显,组织的作用也被逐渐边缘化。甚至有阿盟领导人表示,成员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阿拉伯语。2016年,摩洛哥宣布放弃阿盟峰会的举办权,使阿盟成员国关系达到冰点。摩洛哥外交部当时发表一份声明称,推进该峰会顺利进行,会让成员国之间产生一种虚假的团结感。

有学者提出,阿盟如今已经处于“瘫痪”状态,阿拉伯知识分子和精英关于地区团结的浪漫主义理想,或许是如今将阿盟捆绑在一起的最后一根绳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