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铁脱轨事故幸存者回忆恐怖一刻

车厢被惯性扔向空中,列车内很多人被抛来抛去。伴随着金属的撕裂声,电脑和手机四处横飞,砸向乘客。幸存者乔根森说,当时“感觉自己躲不过去了。”

救援人员正在帮助一位乘客从事故现场撤离。图片来源:美联社

5月12日晚上,列车从费城开出仅11分钟后,一些乘客察觉到火车的速度太快了。但在驾驶员完成紧急刹车前,他们几乎没有时间去想这种速度意味着什么。

列车的震动一下接着一下,人们的身体也跟着剧烈摇晃起来。这时,所有乘坐美国全国铁路客运公司(美铁)东北区域118次列车的乘客终于发现,这趟疾驰在美国最繁忙铁路干线上的列车,情况非常不妙。

当这列重达97吨的火车笔直向前而被甩离铁轨时,其仍在以超过限速一倍有余、100英里(160公里)以上的时速奔驰。车头在铁轨上震荡前行,最终歪在路堤,后面的车厢随即被惯性扔向空中,在左右扭摆之后又狠狠砸回地面。

列车内的238名乘客和五名机组人员中,很多人在车厢中被抛来抛去。伴随着金属的撕裂声,人们的电脑和手机也在车厢中四处横飞,砸向乘客。

坐在前几节车厢的人感受到了最严重的冲击。身处第二节车厢的吉莉安·乔根森(Jillian Jorgensen)对美联社说,事故前列车的速度“快得足以让我担心”。当列车脱轨时,她被甩出座位,“在车厢间横飞”。

“太可怕了!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可能躲不过去了,所以现在我感到很幸运。我所在的那节车厢在事故发生后一片狼藉,很明显每个人都经历了极大的痛苦。”乔根森说。

来自新泽西的19岁青年麦克斯·赫尔夫曼(Max Helfman)对NBC新闻说:“人们的头上在流血,真是太可怕了……我仍然不能相信竟发生了这样的事。”

列车的车头以竖立姿态停了下来,旁边的几条铁轨拦下了它。在承受冲击的瞬间,这些铁轨也弯成了一道道弧线。直到那时,车头才和车厢分开。离车头最近的一节车厢严重变形,死去的人中大部分可能当时都在那里。

遇难者包括一家教育软件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瑞秋·雅各布斯(Rachel Jacobs)、美联社的视频软件架构师吉姆·盖恩斯(Jim Gaines)和美国海军学院的学生贾斯汀·塞姆瑟(Justin Zemser)。

火车停下时已接近21:30,天全暗了下来。一些人开始尝试用手机照亮四周,从车厢中爬出来。

幸存者中,有的肋骨受伤,有的肺部被刺破,还有一些头部受伤,人们都极度恐慌。一些人在毫无知觉中被抬了出来,躺在铁轨旁。直到醒来,他们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的调查人员在几小时内到达了现场。NTSB委员罗伯特·萨姆沃特(Robert Sumwalt)说,他们会检查可能导致了列车事故的一切因素,包括铁轨、信号、制动系统以及列车的机械状况。

但最紧迫的问题是,询问幸存下来的司机布兰登·波斯蒂安(Brandon Bostian),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萨姆沃特说,火车在接近弯道时,时速达到170公里,而火车在直行时的限速为130公里,进入弯道时更应减速至时速80公里。可是,波斯帝安在紧急制动之后,仅将时速降到164公里,而若要列车停止,还需行进近1.5公里左右。

费城市长迈克尔·纳特(Michael Nutter)认为列车的速度“令人震惊而具有毁灭性”,“在限速50英里的地方以时速106英里驾驶,这简直疯了”。纳特指控波斯蒂安的行为“鲁莽而不负责任”。

而波斯蒂安的律师罗伯特·高根(Robert Goggin)表示,在从新闻中看到有人在事故中丧生的消息后,波斯蒂安悲痛欲绝。在头部于事故遭受创伤后,波斯蒂安出现了记忆上的空白。高根说,这位32岁的司机正在尽他最大的努力配合调查。

尽管警察要求得到来自司机的即时声明,但萨姆沃特表示,波斯蒂安刚刚在一场可怕的车祸中躲过一劫,应该给他一些时间来恢复。调查人员可能会等上几天再对他进行询问。

针对是否还有其他人应为事故承担部分责任的疑问依然存在。萨姆沃特曾说,这起事故本可以通过为轨道配套安全系统而避免,这种系统可以防止列车行驶过快。然而,在脱轨事故发生的沿线轨道上,这一系统只安装在了部分路段。

“根据我们目前了解的情况,我们认为,如果早早地把这样一个系统安装在这一路段的铁轨,这起事故就不会发生。”萨姆沃特说。

(译者:杨梦雨)

来源:卫报

原标题:Amtrak crash survivors recount 'awful' moments as train careened off track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