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年度盘点 | 2019,设计将如何改变我们的城市?

2018 ,世界有些动荡,但仍旧留下了这些值得被关注的好设计,它们将在新的一年乃至更久的时间里塑造我们的城市,构建我们的日常。

记者 | 李烨

建筑与空间的魅力,很大程度来自它们的恒定性 —— 作为特定时代文化、经济与生活方式的产物,它们是沉默的记录者。2018 ,世界有些动荡,但仍旧留下了这些值得被关注的好设计,它们将在新的一年乃至更久的时间里塑造我们的城市,构建我们的日常。

德国建筑师奥雷·舍人(Ole Scheeren)主持设计的嘉德艺术中心在2018年初揭幕,身处紫禁城腹地的老建筑群当中,嘉德艺术中心以毫无侵略感的姿态和灵活丰富的功能设置,成为建筑师“送给公众的一份礼物”。

奥雷·舍人(Ole Scheeren)表示, “这不是一个封闭的机构,而是直接开放地回应当代文化多元混合的现状,通过文化活动和生活方式揉合艺术和文化。” 嘉德艺术中心选择与周边传统胡同四合院相呼应的灰色外观,更以元代中国著名山水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为灵感,抽象提炼出像素画圆形透镜嵌入灰色玄武岩中,亦画亦窗,也为室内注入自然光线。 

2018年度打卡艺术地标之一 —— 位于杭州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的包豪斯博物馆实际上是中国设计教育在包豪斯研究领域里程碑式的重大进展。这栋通体被红砂岩块覆盖的建筑邀请到葡萄牙建筑师、普利兹克奖获得者 ÁlvaroSiza 和 Carlos Castanheira 设计而成。顶层的 Bauhaus 永久展览空间则收藏了大量由德国包豪斯学院授权的经典作品。

博物馆占地16,000平方米,身处校园东南边缘的三角形地块,而建筑则顺势在中心围合出一个直角三角形的庭院,在两个角处切入的部分形成凹形口通道。内部墙面采用对比鲜明的白色大理石。

去年深秋在秦皇岛海边开幕的沙丘美术馆,是阿那亚的又一地标,也是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第一座分馆。建筑由 OPEN建筑事务所李虎设计,此前他在“未来家”生活方式大展上大胆落地的火星舱刚刚打开了人们对于太空居住的向往。 而沙丘美术馆则选择 “消隐”,如同藏于地表之下的神秘洞穴。

建筑的主入口是嵌入沙丘里的一个隧道般的洞口。经过长长的、幽暗的隧道,进入到一个圆顶有柔和天光的接待厅,然后空间豁然开朗——人们步入中央展厅,那里,一束光线从高高的穹顶上倾泻而下,光线在墙壁地面间跳跃折射,空间弥漫着静谧而神圣的精神光辉。从沙丘美术馆内部看海,透过不同的洞口、在不同的时间里,大海都是不一样的风景。一部通往沙丘顶部观景平台的螺旋楼梯,引领人们从洞穴的暗处循着光线拾级而上,直到突然置身于天空与大海的广袤之间。在永恒的沙与海之间,建筑营造了一个隐匿的庇护所,将人的身体包裹其中,聆听自然与艺术的回响。

发端于伦敦海德公园的“蛇形画廊” 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公共艺术项目之一,自2000年以来每年都会邀请一位建筑师在海德公园进行创作,到目前为止,包括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扎哈·哈迪德 (Zaha Hadid) 和比亚克·英格尔斯 (Bjarke Ingels) 等建筑师都曾担任此项目的创作者。

2018年10月,蛇形画廊首次“出走”至中国北京,邀请家琨事务所创始人刘家琨先生在王府中环户外空间设计完成了蛇形画廊。作品从儒家思想出发,以弯曲的悬臂钢梁和钢缆形成“弓”的造型和独特的结构展现了“以柔克刚”的君子精神。蛇形画廊的新闻稿中亦指出:“尽管北京的现代建筑已经具备了充分技术来应对恶劣的强风和不可预知的地震等外部力量,但展亭的整体结构就像是一个太极宗师——它以柔和的方式征服这些外力所带来的影响。”

作为苏格兰第一个设计博物馆,V&A Dundee博物馆国际建筑竞赛自2010年拉开帷幕便收到 120 个设计方案,并经过一年的评审最终确定了来自日本的建筑师隈研吾(Kengo Kuma)先生的方案。

博物馆造型的设计灵感来源于苏格兰东北海岸线上的悬崖,建筑外表皮也使用了灰色的预制混凝土,以山崖一样参差的方式逐层延伸。两个倒置的塔型建筑体在上层联结,而层叠的外观则在一天的不同时间内生成迷人的光影体验。拱门的设计参考了建于1844年的皇家纪念拱门,这座拱门是为了迎接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王子造访该城而建的。

2018年于芬兰赫尔辛基开幕的 Amos Rex 艺术博物馆是一个名副其实的 “地下博物馆”。

由于城市规划不允许扩建至地上,博物馆和JKMM建筑事务所干脆在地下的一系列圆顶空间中创造了超过2,200平方米的画廊空间。结构圆顶延伸到上方的正方形,并用倾斜的投影天窗在地面上 “冒泡”,营造出有趣的户外景观。

避世酒店品牌阿丽拉在中国的第一家酒店选址于山水之间的阳朔,建筑和室内空间设计则请到了直向建筑董功与深圳水平线设计创始人琚宾先生,两位“男神”合体,交出一份令人惊叹的答卷。

上世纪60年代建造的老糖厂被完整保留下来,视为一代人的生活记忆和情感载体,并将其定义为未来酒店建筑群落中的核心领袖。在场地布局设计上,标准客房楼体与别墅分别位于老糖厂两翼, 使得老糖厂和工业桁架在最终的布局中占据整个酒店建筑群的中心轴线位置。景观化的消防水池映射出老厂房的倒影,进一步强调出老糖厂的某种纪念性。在建筑材料方面,混凝土“回”字型砌块与当地石块的混砌方式让建筑在材质肌理和垒砌逻辑上保持了与老建筑的一致,但当代的构造技术使其呈现出更为灵动、通透的视觉效果,同时提升了建筑的通风、采光性能。

The Middle House 是太古酒店集团屡获殊荣的 The House Collective 的第四家酒店,于去年在上海开业。The Middle House 共有111间客房和102间服务式公寓,其内部装饰由皮耶罗·利索尼(Piero Lissoni)完成。这位来自米兰的建筑师和设计师将自己对柔和色调与流线型剪影的热爱融入其中,构思出一个美丽的现代空间,巧妙地融合了当地的上海设计元素。 

与其名下所有酒店一样,意大利珠宝品牌宝格丽在上海城市的中心地带缔造了一个华丽的度假胜地。 意大利公司Antonio Citterio Patricia Viel负责整个宝格丽酒店(Bulgari Hotel Shanghai)的设计工作,整幢48层建筑中共设置了八个楼层82间客房和套房,而每个房间都能将外滩景致尽收眼底。高耸的天花板、复古皮革包覆的沙发和铜制屏风无不让人怀念起意大利电影院的Dolce Vita时代。

阿丽拉在中国的第三家酒店落户于乌镇,而项目的设计团队GOA大象设计则是国际酒店品牌少数认可的中国设计公司,由他们操刀完成的作品在酒店圈内掀起了传统中式风格的热潮,GOA出品也因此成为精品中式建筑的代名词。

酒店在25000㎡空间内拥有125间不同现代艺术风格的客房,主要有水舍、云舍、花园别墅和泳池别墅四种房型。室内设计并没有简单地从任何场景意象中提炼所谓的江南意味或是地域场景,而是通过光的塑造,材料的选择等塑造宁静清丽的水乡氛围,勾起人们遐想。

由上世纪 70 年代政府大楼改建而成的 The Murry 酒店于2018下半年正式开业,但在此之前就凭借纯白的外观与极富年代感的拱门设计而备受期待。这座25层高的塔楼位于一个被街道包围的 “岛” 上,为了消除这种隔离感,将建筑与城市重新联结起来,建筑师以平和的白色、透明的空间感和公共景观的扩建展示出最大限度的开放性。 

“我们为 The Murry 创造了新旧之间的对话 - 赋予建筑新的生命和更新的目的,具有独特的建筑结构内的品质感,” 酒店设计者, Forster + Partners 合伙人卢克·福克斯说。在与原政府大楼的建筑师 Ron Phillips 沟通后,他们决定保留建筑的原始外立面和为其获得 1994年节能建筑将的所有元素,在此之上引入新功能。新设计包括三层楼高的拱门,连接桥梁,庭院和花园,以及传统的酒店设施,包括大堂,客房,豪华游泳池和水疗中心。建筑顶部向公众开放,设有餐厅,酒吧和屋顶露台,享有城市全景。

Hotel Koe Tokyo 酒店是日本同名服装品牌 Koé 将服装、餐饮与酒店、文化等等元素融合而成的,全新的零售业态。酒店由东京涩谷地区一栋老旧的建筑改造而成,Suppose Design Office 打造的整体空间则在灰色混凝土与金属元素的主基调之间,呼应了涩谷年轻的潮流文化。

英国极简主义设计师约翰·帕森(John Pawson)一向对色彩的浓淡与组合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他在2018年于以色列特拉维夫雅法(Jaffa)社区改造完成的酒店可谓是这一手法的集大成。

Jaffa Hotel酒店位于以色列城市现代化中心以南的古老地中海港口的山顶附近,建筑的前身是当地名为圣约瑟夫修道院姐妹会学校的一所教会学校,John Pawson与当地建筑师和保护主义者  Ramy Gill合作改造了这座建筑,将阿拉伯和新罗马风格与当代元素融为一体。极富历史感的细节 —— 包括彩色玻璃窗、可追溯至 12 世纪的石雕被完好吸附物,与现代家具并置,构建出微妙而富有秩序感的空间。

位于哥本哈根一栋三排连栋别墅里的Sanders精品酒店身处哥本哈根皇家城堡、当代艺廊、古典剧院与历史建筑之间。新的酒店将唤起人们对旧时俱乐部的记忆,并为游客和当地居民带来家一般的舒适体验。设计师为客房等较为安静的区域引入了现代的丹麦设计风格,营造出家一般的氛围。

值得一提的是,酒店内的灯光设计可谓是“教科书”级别,设计师尽可能地不去使用造型过于显眼的灯,使人们的视觉免于受到特定灯具或材料的干扰,从而营造出平衡、柔和且层次分明的灯光效果,同时为空间赋予统一的感觉。“好的照明关键是要防止光线过量,以免破坏空间的气氛,这对于Sanders酒店来说尤其重要。” 设计师说。

Mercato意大利海岸餐厅由法国米其林三星大厨Jean-Georges Vongerichten主理,位于著名的外滩三号六楼,是上海第一家提供高档意大利“农场时尚”料理的餐厅。

如恩设计研究室对这个1,000平方米餐厅的设计则还原了原建筑的纯粹美感,在拆除原有多年前的室内装修的同时又注重保留原有老结构及老的施工工艺。接待台上方支离破碎的天花,外露的钢梁和钢结构柱,加上LOGO背面残缺不全的墙面展现在大家面前的做法,正是表达了对这个当年建筑界创举的敬意。新增的钢结构与现有充满质感的砖墙、混凝土、石膏板和建筑造型形成鲜明对比。通过新与旧的对比,如恩的设计不仅叙说着外滩的悠久历史,更反映出上海的岁月变迁。

创立于中国成都的莲花酒吧委托 OFFICE AIO 设计了上海的第一家分店,项目选址于上海静安区一个梧桐林立的街区内一个100米长的单层小商业开发区尽头。与成都不同的是,运营方希望除了主要作为鸡尾酒酒吧的空间需求外,设计师能够让这个空间在白天成为一个可以营业的小咖啡厅。

如何通过设计,让空间在明亮舒适的咖啡厅和沉静的鸡尾酒吧之间无缝过渡成为设计的重点。除了使用单向镜子滑动门作为隐形分区之外,提供咖啡甜点服务的主廊区内部还设计了三个拱形窗户。穿过入口长廊,一道深深的拱门通向这个内部为石灰墙的房间,分隔门在白天隔离酒吧区,在傍晚时消隐。

胡南馆子渔芙南得名于湖南口音里常被打趣的 “芙兰人”,它最初扎根北京胡同,并在去年“登堂入室” 进驻三里屯太古里。因此,如何在商业氛围与野生的胡同气质之间取得平衡,是渔芙南需要平衡的问题。

因商场限制不允许搭建二层,所以在层高8米的216㎡的方盒子里,渔芙南用阶梯的错层方式来处理两者的兼容,即不浪费层高的优势又合理布局了室内动线。在颜色和装饰上延续前一家馆子的水磨石、粉色和黑色灯罩的元素,让餐厅的老客人找到了熟悉的氛围,新客人也被新派湖南菜的粉妆素裹所打动。

殖民文化似乎是香港挥之不去的灵感触发点,2018年由上海 & 香港两地驻扎的建筑工作室 Linehouse 完成的香港茶餐厅 John Anthony Restaurant单看名字就充满故事性。

John Anthony(约翰·安东尼)是1805年首位入籍英国公民的中国人,安东尼在位于伦敦东区Limehouse的东印度公司工作,为抵达此地的中国船员提供食宿。设计则从约翰·安东尼的旅程启程,跟随他一同探索东西方建筑风格和物质融合,以及东方细节模糊的殖民建筑。整个餐厅中置入了安东尼本人在旅途中遇到的带有地方特色的材料:手工釉面砖,天然和机架渲染,陶土,手工染色织物和手工编织的柳条。客人通过一个由白色金属制成的楼梯进入,看到石灰绿色水磨石地板和三层高的拱形天花板之间的空间,东西方元素的对撞让每一位来客都对安东尼跌宕曲折的人生故事产生无限好奇。

备受瞩目的丹麦餐厅 Noma 自宣布将开设第二家餐厅之时便备受关注,与以先锋风格见长的 BIG 事务所的合作也让人们好奇,Noma 2.0 是否会与首家餐厅克制、冷静的空间美感大相径庭。最终, BIG 与Studio David Thulstrup 室内设计事务所合作的结果呈现出极为朴实和极简的当代氛围。

该空间设计强调了对橡木、砖、钢材、混凝土和铜锌合金的趣味运用方式。其中每一栋建筑均采用某一材料且仅作为单一功能使用,如用餐区、入口、休息厅或私人用餐区。这些空间各自拥有极强的个性及表现力,然而聚合在一起又会展现出巨大的能量。Noma 2.0的厨师和合伙人René Redzepi将这7栋建筑和餐厅空间称之为“餐饮聚落”。

近几年,教堂改造的餐厅、酒吧或酒店越来越多,这些原本拥有特殊建筑形式与特定氛围的空间经过现代设计手法的介入,往往都会拥有某种对撞的视觉张力和融合的设计风格。2018年于伦敦开业的港式餐厅 Dudell 也属此列,建筑工作室  Michaelis Boyd 则通过黄铜材质与几何图案打造出一个20世纪60年代风格的用餐空间。 

受到20世纪60年代传统香港茶室大胆审美的影响,设计师创造了一个带有图案和色彩的复古空间。餐厅大部分是白色的地面楼层,位于前教堂的中间,设有四个拱形窗户。与其香港总店一样,  Duddell's London 将同时作为餐厅和画廊空间展示当代艺术品。

来自瑞士的环境友好型包袋品牌 FREITAG 于2018年底在上海开设了首家中国门店。FREITAG由平面设计师兄弟Markus Freitag和Daniel Freitag创建于1993年,“单车骑行”(bicycling)和“循环利用”(recycling)一直是品牌的核心,在其包袋中都能看到所使用的废旧卡车篷布材料和对骑行者友好的设计巧思。

FREITAG 致力于回收利用的环保理念与本次对工业建筑的翻新和修复形成了呼应。150平方米的双层空间能够储备超过1,100个包袋,简洁而干练的骑行元素被融入到既有的混凝土体量当中,裸露的钢结构和金属网加上现代化的陈列系统,共同为这座原本陈旧的工业建筑注入新的活力。

2018 年底在中国北京太古里北区开业的 Acne Studios 首家门店由品牌内部设计团队自行完成。整个门店是品牌气质的外部延展,又更具灵动感和实验性。原始的白色墙壁被保留,哑光钢板和同色系衣架勾画出一个有些失重的、具有未来感的空间,来自艺术家Max Lamb 的厚重家具和流行色地毯则制造出平衡感。

安徽省乾县碧山村,是一群人的乌托邦,继先锋书店、猪栏酒吧登上《纽约时报》之后,日本“永续设计”教父长冈贤明先生也将自己创立的长效设计选品店 D&Department也将中国第一次入驻落户于此。

但其实在此之前,供销社的设计就经由来自上海的建筑师沈润之手,完成了耗时 2 年、投入五百万左右的改造工程。以 “新百工、新民艺” 为理念进行空间再生的碧山工销社实为一个前店后坊的“碧山会客厅”,门脸和外墙依然保留历史的原貌和记忆,保留了部分货柜、柜台和老家具,只在原有的基础上稍加修缮。后院则在 180 平方米的空间内保留了村里原有的戏台,让搭台看戏这一古老温情的社交活动在这里延续。

敦煌旅游集散中心位于甘肃省敦煌市最主要的城市主干道阳关大道南侧,是进入敦煌市区的必经之地。

游客集散中心的设计灵感来自绵延起伏的沙丘,在天地间呈现出的鲜明轮廓和阴影体,在形态上与沙丘有着内在的关联,相依在一起的建筑在建筑色彩上和沙丘的颜色同类,屋顶的坡度也如沙丘一样缓行。主体建筑根据综合服务、办公后勤、特色餐饮和旅游展示等功能分成四个体块。它们之间相互联系,以半围合的群落式布局,静静等待着来自远方的游人。嵌入在厚重石材中的开口,被阳光雕刻出强有力的几何光影。

福州中平路地处市中心是民国时期福州当地极负盛名的“十里洋场”,作为福州当年繁荣的缩影,承载着这座城市的独特记忆。受中平路街道管理者委托完成的商业改造包装设计则在保留、修缮包括南方日报旧址在内的百年民国建筑基础上,加入了当代创意。

 

排版设计:mimimi_ 

图片来源:工作室及品牌提供, 部分来自archdaily, dezeen, designboom&谷德设计网 

资料参考:archdaily, dezeen, designboom&谷德设计网

实习生:AZ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