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支付通能否借O2O创造另一个支付宝?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支付通能否借O2O创造另一个支付宝?

尽管银行卡清算市场将在6月正式放开,但你如今已经很难听到银联与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与银行的复杂竞合关系。对于支付公司而言,主战场已经来到O2O、智慧城市。

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过去一年中,通过将“城市服务”接入自身支付账户体系,拥有庞大用户群的微信和支付宝摧城拔寨,因为“互联网+”很多市民已经能在支付宝钱包、微信钱包中,完成线上到线下的医疗、政务、生活、交通等服务。

来自两大巨头的官方数据显示,支付宝计划在今年接通的城市是50个,而微信上线“城市服务”3个月来,服务人次为900万。

城市和服务人次的数量仍在激增,但在有近300家持牌企业的支付行业,O2O和智慧城市的蛋糕并未切完。相对于平台型公司更注重早期用户的抢夺、对商业模式的半遮半掩,具备垂直领域特色的支付公司,则更为直接地寻求商业模式和用户数量的平衡。

港股上市的中国支付通(08325.HK)15日在深圳路演,在超过200名机构投资者面前,曾经的“最牛分析师”张化桥领衔的管理层描述了其O2O构想。尽管路演一度成为张化桥的签售会,但更多的问题被抛向了其预付卡业务。

目前支付牌照共分为三类,包括支付宝和财付通在内的互联网支付牌照;以银联为主的的银行卡收单牌照;第三类即为预付卡牌照。与前述两张牌照不同,预付卡牌照在发放初期即设定了区域限制:区域性牌照和全国性牌照。

常见的预付卡包括礼品卡、交通卡、医疗卡等,尽管足够普遍,但这些预付卡具有明显的区域性,如交通卡和医疗卡,通常为地方政府指定运营、软件集成公司发放和维护。

在路演现场,被反复提及的是牌照的稀缺性。中国支付通在去年6月完成对开联通的收购,拿到其全国性预付卡牌照。“全国性预付卡牌照只有6张,今后也不会再发放,这就是牌照的稀缺性。”中国支付通总裁熊文森表示。

从市场规模来看,预付卡目前只占据国内第三方支付规模的小部分。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这一比例在2013年时为1.5%,但增长正在加快。安信国际研报称,2013年国内预付卡市场规模约2万亿人民币,到2015年时,这个数字将达到3万亿元。

尽管预付卡市场规模较小,但安信国际研报认为,支付宝和财付通极力寻找线下O2O解决方案的原因在于,两者只拿到两张半的支付牌照,尚缺线下实名支付牌照,而拥有预付卡牌照则能实现线上线下的支付闭环。

“以微信和支付宝的红包为例,目前有些超市在尝试受理微信红包业务,微信补贴10元一单,这是培养线上支付账户落地到线下来支付,它有预付卡牌照,但仅仅是线上的。”中国支付通预付卡业务总监秦崧解释称。

同时拥有互联网支付和预付卡牌照让秦崧异常自信,秦崧介绍,目前中国支付通预付卡业务主要集中在医疗和城市服务,两项业务分别与易联众和神州数码成立合资公司完成。这一模式中,中国支付通在C端为用户建立实名制虚拟电子账户,这一账户以预付卡为基础,接入医疗、城市服务、金融等增值服务入口。

需要提及的是,传统的预付卡持牌公司,其业务主要集中于B端客户,如商超礼品卡,大型企业福利卡等。而中国支付通管理层则表示,尽管B端商业模式清晰、收入稳定,但其预付卡业务将转型至C端个人用户。

由于医疗的刚需和“互联网+”的便利性,在线医疗实际上是支付公司最早竞争的领域。以微信为例,腾讯公司在4月底与北京银行签署协议,重点合作在“京医通”项目,双方牵手后,“京医通”用户在微信上能够完成就诊和支付等功能。

中国支付通的医疗业务与之类似,被称为“民生通”,通过用户预存资金,完成预付卡的诊间支付闭环。据秦崧介绍,民生通目前在福建省试点,已完成两家医院的合作,并取得当地卫计委的排他性保护,即当地医疗预缴账户将只对接中国支付通的预付卡。

“对于用户而言,预付卡能完成诊间支付的闭环,预付卡上的虚拟电子账户资金,只完成诊金中的自付部分,与医保卡并不冲突,而取得政府认可后,医保卡与民生通资金亦能打通。”谈及用户做诊金预存的动力,秦崧介绍道。

中国支付通的数据称,在其试点省份福建,门诊支付和住院支付的沉淀资金规模为200亿元。

相对于互联网支付收取渠道费用的商业模式,预付卡的收入模式更为多样且暴利。根据安信国际研报,预付卡的收入模式包括:一是传统收单及发卡业务手续费,此项手续费可达交易额的0.7%-0.8%;二是资金沉淀利息,沉淀资金与总发卡金额的比例分别为第一年30%,第三年70%,而以存款利率4%-5%估算,沉淀资金利息收入远超收单及发卡手续费;三是死卡率,根据相关规定,预付卡在有效消费期间未被使用的剩余金额,将会成为预付卡公司的收入。

“包括民生通在内,我们的商业模式主要在沉淀资金,比如预付卡中沉淀资金总金额为10亿元,我们会做结构性存款,如果每天消费在5000万,计算结算时间后,我们可以将8个亿的资金做1年期的定期存款,其中1个亿做半年期的定存,剩下5000万做3个月的定存。”秦崧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除此之外,秦崧亦表示,一旦预付卡用户和资金达到一定规模,商户佣金亦是其重要收入来源,如药店、保险公司。

“微信和支付宝在城市服务上的竞争,主要是争夺线下用户和增加用户粘性的需要,另外由于牌照的的限制,两大巨头在预付卡沉淀资金业务尚不能构成威胁。”秦崧称。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牌照的稀缺性,预付卡公司在短期内商业模式并无忧虑,但中国支付通管理层亦担心,用户怎么来、凭什么来是目前最大的挑战。从一组数据看,该公司的民生通项目,尽管获得了区域性医保运营公司独家合作权,该项目的推进时间仍较慢,从1月到4月,仅完成福州市两家医院的接入,而该公司预计完成全省接通则需两年。

此外,在城市服务的系统集成商合作方面,如神州数码,中国支付通与该类型公司的合作并未有排他性,而在牌照稀缺性上,该公司的预付卡是在去年6月通过价值4.7亿元的收购完成,尽管预付卡牌照已暂停发放,但剩余的5家持牌公司,4.7亿元的收购金额并非极高的资金门槛。

“如果我们没有做好地推和特色业务,不是说BAT巨头针对性地要灭我们,而是顺手可能就把我们灭了。”秦崧说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