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喜剧之王》拟停76家影城密钥,春节档乱象持续升级

“史上最乱春节档”,这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新喜剧之王》工作照

文 | 江宇琦

编辑 | 师烨东

在离春节档还有不到一周的时候,大年初一首日票房预售超过了3亿,但是高预售票房掩盖不了今年开春的种种乱象:春节档已然从发行方拿现金争抢排片、影城经理坐地起价的混乱,上升到谈不妥排片就成规模停密钥的撕破脸状态。

1月29日下午,由《新喜剧之王》发行方联瑞影业发给中影数字的申请函以及影城名单开始在各电影微信群流传,在申请中联瑞提出,希望能够暂停全国76家影城春节期间《新喜剧之王》的公映密钥(能让影院放映某部影片的密码),“剥夺”这些影城公映该片的权利。

联瑞影业的停密钥影城申请

早在几天之前,就曾有导演在微博上爆料过类似事件,但当时知情人士向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表示,发行方仅仅只停了几家违规影城的密钥;而在事发当天,爆料所涉及到的影城经理也告知毒眸此事是“一场误会”——不过毒眸发现,目前该影城《新喜剧之王》大年初一的排片,已从原先的3场降至1场。

该影城排片

针对停密钥事件的突然升级,毒眸在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各相关方,但和上次一样,当事双方仍然各执一词:多位接近片方的从业者告诉毒眸,此次对部分影城申请停密钥是因为对方索要排片金额过高,发行方无法满足之下的无奈之举;而一些被涉及到的影城管理者则向毒眸表示,发行方想花钱要20%以上甚至更高的排片,但是因为商议时间较晚,无法满足片方的排片要求,才被威胁停密钥。

“《新喜剧之王》的发行铺开得比较晚,片方来找我们的时候,片子都已经排得差不多了。我们基于自己影城的场次情况和对影片的判断,给到《新喜剧之王》的排片只能是在10%上下,已经没有更多的空间可以给了。”有影城管理者向毒眸表示,片方曾提出花钱买排片、办活动,但因为影城无法满足其要求便拒绝了相关合作。

《新喜剧之王》

对于这种说法,某接近片方的业内人士则向毒眸感慨十分“荒谬”:“明明是很多影城索要高额排片费,如果不能满足,就只能给7%以下的单日排片,换算下来一天只有3、4场。”他透露,有些年票房2、300万的影城表示必须给到1万元/天才能保证一定的排片量,按照这个价格测算,即使拿到了高排片,片方在此类影城也可能要亏钱。

截至29号下午,《新喜剧之王》大年初一在全国的排片占比为21.7%,位列春节档影片第三。而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此次事件所涉及的76家影城中,有不少影城《新喜剧之王》的排片占比都在4%上下。不过按照平时的排片场次估算,这些影城大年初一尚有20%左右的排片未被放出。

部分被停秘钥影城一场《新喜剧之王》都没排

据毒眸了解,停密钥一事并未尘埃落定,相关方仍在协商当中。而尽管目前联瑞已经向中影提出暂停密钥,但多位业内人士向毒眸表示,事件还存在转机的可能:“要停止发放密钥,得通过中影方面的审批,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被涉及的影城仍在排《新喜剧之王》。按照过往的经验来看,这件事最终还是会在各方的协调下,得到妥善解决的。”

实际上,片方暂停部分密钥的行为在往年竞争激烈的档期也曾出现,但以往涉及的影城和影片数量并不多;而今年不仅仅《新喜剧之王》提出了要暂停76家影城的密钥,目前还有另外两部热门影片的发行方,因与影管、影城在排片上出现分歧,提出要暂停部分影城的密钥。

面对战事的升级,有影城管理者向毒眸提出了担忧:“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排片纠纷、摩擦,可是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多影片、这么大规模威胁停秘钥的情况,这几个发行方的做法太强势了,如果都这样以后大家就不用搞发行了,全以停密钥来威胁影城。”

但参与了春节档发行的从业者则向毒眸坦言,很多发行方的激进背后,也确实有其无奈。正如毒眸此前的报道所言,由于今年春节档影片数量较多,各家为了抢占排片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发行市场已是一片混乱。

部分影院坐地起价更是到了令很多发行方无法忍受的地步,一位地面发行人员告诉毒眸:“一些片方买排片的时候把价钱炒得太高了,导致很多影城动不动就要7、8000的红包才给加排片,为此我负责的区域今年在一周内连续追加了三次预算。”

这种变化,让很多下沉较晚的影片发行方倍感压力。一位地面发行人员告诉毒眸:“因为春节档之前我们有别的项目,所以下沉的进度要比其他片方稍微慢一点。等我们开始去到三四线城市做发行时,发现发行环境已经变了。出发前公司还三令五申不能塞红包,结果有的影城倒反过来要红包。某片子买排片已经买了三天,这让我们今年很被动。”

而对于《新喜剧之王》的发行方联瑞来说,压力不仅仅来自于竞争对手,同样也源自于其自身的业绩。自成立以来,联瑞先后参与过《捉妖记》《美人鱼》《西游伏妖篇》等多部热门作品的发行工作,取得过许多亮眼的成绩。

但联瑞却在2018年,遭遇了一些波动,除了春节参与联合发行的《唐人街探案2》大卖外,其余项目的表现均不够理想:参与出品、发行的两部暑期档大片《动物世界》《邪不压正》受《我不是药神》压制,反响平平;《你好之华》《暴裂无声》两部文艺片虽然收获了良好的口碑,但票房均只有千万级别;《鎌仓物语》《厕所英雄》两部非美批片也未能掀起太大声浪;而公司力推的《爱情公寓》在以3亿元成绩刷新暑期档影片历史最佳首日票房后,因为口碑危机遭遇票房高开低走,最终5.5亿元的成绩和预期相差较大。

《爱情公寓》遭遇口碑危机,票房成绩未能达到预期

此前周星驰的几部影片都与联瑞有过合作,且均在春节档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美人鱼》还曾是内地影史票房冠军),故在经历了一年的起伏后,对于联瑞来说,押宝周星驰、打一个翻身仗至关重要。

只不过,在今年的市场环境下,市场被大量潜规则所充斥,各片方很难展开公平竞争;再加上有影城经理向毒眸坦言,因为此前《西游伏妖篇》的表现未能达到预期,影城对周星驰新片持谨慎的态度,能给的支持相对有限......多重因素下,联瑞的压力可见一斑。

而无论联瑞也好,其他一些发行方与影院也罢,大家之所以会在春节档期间表现出更多的焦虑,进而发生如此多乱象和争议,更核心的原因还在于对整个市场预期的悲观和担忧:春节档之外,大家对于其他档期并没有足够的自信。

毒眸在此前的年度总结中曾经提到,2018年市场内地票房的增速已经大大放缓,暑期档、国庆档等重要档期也都表现出了一定的颓势,唯有春节档还保持着较高增长。有业内人士向毒眸表示:“如今春节档已经成了影院的寸土必争之地,对很多小影城而言,这甚至是其一年到头中为数不多可以盈利的时间段。片方和影城,都希望尽可能在这一时间段里攫取更多的利润。”

所以与其说是片子众多引发了诸多乱象,倒不如说是因为市场本身的不稳定性和波动,导致了大批大体量影片扎堆春节。而如果这种不健康的市场结构没有办法得到协调和改善,今年的“史上最乱春节档”,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