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锤子分家

原有的锤子科技团队在事实上被拆分成了两部分,吴德周负责的硬件部分归入字节跳动,罗永浩的更多精力放在软件和项目孵化上面。成为一家更专注于提供产品方案和解决方案的公司,可能是现在锤子科技最现实的选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新商业情报NBT 李威

锤子科技员工与字节跳动改签合同之后,聊天宝(原子弹短信)主体公司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也进行了工商变更。企查查显示,2019年1月29日公司法定代表人从张霁变更为姜一帆,张霁从主要人员移除,新增执行董事姜一帆。

但是,张霁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成都快如科技有限公司仍为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唯一股东。罗永浩依然作为快如科技的实际大股东隐于幕后,而且,至今并未出来回应关于锤子科技员工改签合同的风波。

“公司其实可以提前一点给员工交代,而不是2018年12月还在挽留大家,给员工一个公司还有希望的假象,然后一月份又要通过转售员工的方式来完成交易。这样的感觉特别不好。”

在接受《新商业情报NBT》采访时,锤子科技员工史乔(化名)已经拒绝改签劳动合同到字节跳动。结局并不在史乔意料之中,“我们知道公司负债比较大,但总觉得会有人把整个公司接下来,以相对独立的方式继续做下去。”

2019年1月22日,包括史乔在内的锤子科技全部员工被要求改签劳动合同工到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此,字节跳动方面回应称,有锤子员工入职字节跳动,是正常的人才流动。

史乔预想中的收购并没有到来,锤子科技的员工等来的结果是让他们放弃司龄、假期、补偿之后,改签到字节跳动,试用期6个月,并且除了平移薪资外,再无任何具体的福利、假期说明。

目前,创始人罗永浩主要精力在快如科技,专注于聊天宝;CTO吴德周赴任字节跳动,成为新团队的主导者;1号员工和2号员工都已离职,锤子科技的结局已经逐渐明朗。

原有的锤子科技团队在事实上被拆分成了两部分,吴德周负责的硬件部分归入字节跳动,罗永浩的更多精力放在软件和项目孵化上面。成为一家更专注于提供产品方案和解决方案的公司,可能是现在锤子科技最现实的选择。

买珠弃椟

锤子科技的大部分员工是在上周五(2019年1月18日)或者本周一(2019年1月21日)收到的改签合同的口头通知。在此之前,整个过程完全保密,没有让任何员工知晓,也没有用邮件进行过正式通知。

2018年12月锤子科技没有如期发放工资,此后公司对内对外都未曾发布过消息。史乔表示,在2018年12月员工提出离职的时候,不少核心岗位的员工都被公司挽留了下来。现在,当初被挽留的员工,有人改签了合同,也有人选择了直接离职。

在媒体的报道中,接受采访的锤子科技员工都认为,放弃所有权益(司龄、假期、补偿)成了一个允许他们加入字节跳动的筹码,自己的未来很难得到什么保证,而同时,公司却以他们这些人为筹码完成了与字节跳动的交易。

“之前还说过要做职位评级,后来在职位中间也没有显示,只是平移了薪资,让你过去。原来你在这边是市场总监,到那就是市场,他也不会区分是总监还是专员。如果组织架构不明确的话,也会是年后buy out的一个条件。”史乔说。

字节跳动回应称,其只是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也有锤子员工入职公司,属于正常的人才流动。因为具体交易涉及保密条款,不便披露。据锤子科技内部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如此前字节跳动对外声明所言,其看中的是锤子科技的硬件和软件。

专利和团队同时买入,可能是字节跳动的最佳选择。目前可以被收购的做手机、人员经验丰富的标的团队并不多。锤子虽然相对不完善,但毕竟能够将一款手机慢慢磨出来。5G+IoT是2019年最大的一个趋势,字节跳动通过这种方式来收购锤子的核心业务团队,成本会又低又划算。

据《新商业情报NBT》(微信公众号ID:newbusinesstrend)了解,陷入危机之后,锤子科技在寻求融资的过程中,曾与阿里、复星有过深入交流,也曾与大疆、优点、百度、oppo等有过接触,均未达成交易。此次与字节跳动的交易,目前也并没有涉及到对锤子科技公司主体的收购交易。

自媒体Bianews从接近锤子的人士获悉:字节跳动为此次交易付出3亿元人民币,此后,锤子手机是否继续做将由今日头条决策,罗永浩会继续在锤子科技任职,未来将转型做孵化器 。

锤子“分家”

从2018年10月开始,罗永浩大部分时间里会选择待在快如科技所在的启明国际大厦,很少再到几百米之外的锤子科技所在的中国数码港大厦,二者的时间分配大概是八二或九一这样的比率。有接近快如科技的人士表示,“罗永浩大部分精力放在了聊天宝。”

消失在公众视线外两个多月后,再次出现的罗永浩在1月15日晚,登上快如科技的演讲台,作为主讲人与快如科技团队一起“跟这个世界聊了聊”,以近乎颠覆以往形象的方式,向大家介绍了子弹短信如何变化成了可以帮大家赚钱的聊天宝。

在企查查上显示,在2018年10月31日完成最新一轮变更后,打造出“聊天宝(子弹短信)”的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为成都快如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成都快如科技有限公司的两个股东为持股62.5%的天津云上漫步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持股37.5的天津云上畅游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目前,罗永浩在云上漫步与云上畅游两家合伙企业中分别持股99%和83.33% 。在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和天津云上漫步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都曾担任股东的陌陌COO王力则在这次变更中退出。也就是罗永浩已经成为快如科技的实际最大股东,子弹短信创始人张霁则仅在云上漫步中持股1%。

在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的此次工商变更中,公司的经营范围增加了出版物批发和零售,以及厨房用品、卫生间用品、化妆品等多个商品类别的销售。

2019年1月22日,锤子科贸(上海)有限公司法人由罗永浩变更为温洪喜,罗永浩退出董事备案。这成为罗永浩推出的第四家锤子相关公司,另外三家包括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深圳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第一财经的消息显示,锤子科技UI设计总监肖鹏已于2018年12月底加入OPPO旗下品牌realme。聊天宝发布会上,锤子科技产品总监朱萧木以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创始人的身份出现。朱萧木走后,大部分产品经理都已经去了快如科技和“FLOW福禄”。

转签到字节跳动的员工,则会以锤子科技CTO吴德周为主导,组成新的团队。“另外还会有两位负责人,一位是周伟(音),在锤子科技这边负责软件,一位叫方驰,是锤子科技这边的产品,以后就是这样的架构。”史乔说。

吴德周2001年大学毕业后加入华为,2004年进入华为北京研究所研发手机。后来,荣耀品牌成立,吴德周出任华为荣耀产品线总经理,负责华为荣耀产品的实际研发工作。2016年,吴德周开始担任锤子科技产品线、硬件研发副总裁,负责锤子科技的产品线以及全部硬件研发工作。

在此之前,《新商业情报NBT》(微信公众号ID:newbusinesstrend)从接近锤子科技的人士处获悉,罗永浩曾表示欲将业务重点转向软件;字节跳动也有进军硬件的意图,锤子科技在其考虑范围中。如今锤子科技逐渐明朗的结局,与这一消息高度相符。

冒进代价

锤子科技的危机在2018年8月就已经出现了一些预兆。TNT的发布成为了一个负面消息。坚果R1本身是交给第三方去完成设计的,比较仓促,出现了摄像头的问题、脱胶的问题,带来了特别差的口碑,直接影响到坚果Pro 2S的销售。更早之前发布的坚果3销售表现也不好。

2018年8月20日坚果Pro 2S发布之后,锤子科技也依然在完善TNT。甚至一度有过将TNT拆分出来,独立进行融资的想法,后来因为资金出现问题,不了了之。产品表现不佳之外,锤子与其支持者京东的关系也出现了裂痕,失去了京东给予的支持。

2018年9、10月之间,锤子科技开始进行优化,到12月整个公司只剩下467人。锤子科技之前有过一场“有钱——扩张——资金链断裂”的危机,然后迅速裁员,只不过上次是做了一些手机立项,这次是做TNT。

对于一些大厂商而言,这样的尝试可能会是诸多探索的一种,对于锤子科技,把大部分筹码压到一个不确定的尝试上,显得有些过于冒险。也有人曾经提出过反对意见,但效果并不明显,或者说也没有拿出一个明确的理由来说服罗永浩。

扩张后的员工薪资支出与裁员时付出的补偿,都在一定程度上消耗了锤子科技的资金储备。2018年10月、11月,还有一个新的手机项目立项,本来计划2019年3、4月上市,但是后来因为资金问题被搁置。

目前,锤子科技的手机业务主要在做一些清库存的工作,但因为公司欠物流商的钱,很大一部分货被扣留,无法从仓库中提出来。只有京东方面还有一部分存货出售。史乔得到的消息是,锤子科技的债务可能有四五个亿以上。

锤子科技的生态项目也在2018年10月、11月的时候就已经停止运营,处于一个维护的状态。在此之前,锤子科技也曾考虑过让生态项目单独融资,或者以项目公司的形式存在。

经查询,锤子科技官网上坚果手机、畅呼吸加湿器等数码产品均显示断货,仅能购买手机壳、帆布鞋、T恤等周边产品。锤子科技天猫官方旗舰店上已经没有产品出售。在锤子科技京东自营旗舰店上,一部分锤子手机等硬件产品依然在售。

锤子科技为冒进付出了代价,也没有等来第二根救命稻草,罗永浩也只能在聊天宝发布会上大谈帮用户赚钱,让自己变得更现实。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8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