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春节特供·特写】踏上回家的列车

在这场中国人最大规模的迁徙中,回家是永恒的主题。

摄/唐俊

记者 | 唐俊 杨霞 郑萃颖

临近年末,春运进入高峰期。界面新闻记者分三路探访了北京至重庆的G571列车、去年底刚开通的杭黄高铁,以及上海到安徽的快递员返乡专列。在这场被誉为人类最大规模的迁徙中,回家是永恒的主题。

北京到四川,千里之外才是家

2019年1月31日,北京西站,在北京工作的彭女士将要乘坐G571回四川,该趟车途径四川抵达终点重庆,彭女士在江油站下车。

摄/唐俊

为了谋生,彭女士来到北京已经13年了,留下了最美的青春时光。但她始终没有归属感,真正的家在千里之外,回家前一晚激动地觉都没睡着。

今年回家,20多个邻居将会在大年三十中午一起吃饭,这是他们街坊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聚餐。“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跟周围邻居在一起真的很高兴。我们已经在群里讨论很久了,会做两桌的火锅,他们还等着我回去买菜呢。不过吃什么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大家在一起。”彭女士说。

摄/唐俊

北京到川渝地区历年来都是铁路春运热门线路。今年1月5日调图后,北京到成都的高铁由原来的两趟变为四趟,另有五趟普速列车和两趟临客列车。乘坐G571从北京到成都全程耗时9小时46分,票价778.5元,这比普速列车的卧铺贵了300多。

不过彭女士依旧觉得高铁更好,“普通火车要坐将近30个小时,高铁只需要10小时,时间能节省一多半,当天就能到”。彭女士说,现在自己经济条件也好一些了,愿意多花几百块让自己的旅途更舒适一些。

摄/唐俊

G571次列车的车长王丹已经是第十年服务春运了,而且当天恰好是她的生日。春运期间人手紧张,一般不会请假,所以她已经连续十年在车上度过生日了。

王丹2008年从铁路学校毕业后,经过了8轮面试进入铁路系统工作,先干了三年的乘务员,后面七年一直是乘务长。在动车组上,一个车长会负责管理四个乘务员,其中两个是餐吧工作人员,两个是车厢工作人员。王丹至今记得自己第一次春运值班,当时她还是跑成渝线的乘务员,负责的是5-8号车厢。“那时候不觉得辛苦,第一次嘛,更多的是兴奋和好奇,现在更多是责任了。”王丹说。

去年遇到有乘客突发心脏病,当时列车正行驶在北京至石家庄之间。王丹赶紧广播寻医,然后组织乘务员进行心肺复苏。“这些急救知识我们都培训过,但是真正使用还是第一次。”王丹说。随后王丹联系了救护车,在保定东站乘客下车就医。

遗憾的是,最终乘客还是去世了。王丹没想到自己人生第一次接触死亡是在列车上,尽管她当时尽职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但想到没有救过来的乘客依然很难过,只好让时间来冲淡记忆。

摄/唐俊

今年春节,王丹的班组也将在列车上度过。她们打算到时候好好装饰一下车厢,营造一些喜庆的气氛,还会准备一些糖果和汤圆在大年三十的晚上送给乘客。同事之间也商量好了,会带一些自己家里的香肠腊肉一起在车上简单庆祝一下。“家人在大年三十的晚上一般都会发美食视频诱惑我。”王丹说,“到了晚上,透过车窗能看到外面的烟花,那个时候还有有点落寞的。”

春节期间是轮休,王丹开玩笑说自己运气不好,因为连续十年春节都没有轮到。“如果明年春节我能够休息,我想跟家人在一起吃饭,然后看看春晚,和朋友打打麻将,这样就挺开心的。”王丹说。

当天晚上,她的男朋友正在重庆等她,列车20点48分到达后,他们将在一起度过生日当天最后几个小时,这也成为王丹一天的期待。

摄/唐俊

10点45分列车到达石家庄站时,乘务员到站台上取餐。这是乘客在12306 APP上提前点好的外卖,外卖送餐员会提前取好餐在站台上等待,待列车到达后移交给车上的乘务员,乘务员再将餐食送到乘客座位上。

摄/唐俊

G571当天在石家庄站共有5单外卖,12点54到达的郑州东站由于接近饭点,共有20单外卖。

摄/唐俊

列车上自己也备有盒饭。当天共准备了120盒饭,在石家庄站送上车后放入冰箱冷藏,在饭点前拿出来热好再放入保温箱保温。当天G571次列车上的盒饭有四种口味,宫保鸡丁、梅菜扣肉、红烧牛肉、红烧排骨,价格分别是15、35、45、48元。乘务员介绍,红烧牛肉是这趟车上最受欢迎的。

摄/唐俊

乘客秦先生老家在四川绵阳,今年带着老婆和两个女儿回绵阳跟父母一起过年。秦先生在河北邯郸从事房地产工作,认识了妻子定居邯郸。每年在哪里过年曾是他们最头疼问题,后来他们决定一年留在河北陪女方父母,一年回四川陪男方父母。“我也想把两边的老人都接到一起过年,但是现在条件不允许,只好拖家带口两边跑。等以后条件好了吧,大家就在一起过年。”秦先生说。

今年秦先生休假十天,初六就要返回邯郸。他本来想开车回家,但由于路途遥远中途还得在西安休息一晚,单程就需要两天的时间。为了节约时间,他选择坐高铁回去。秦先生提前在滴滴上预约了一辆车,这样他们在绵阳站下车后就能立马回到家中。

杭黄高铁加入春运,富阳人第一次坐高铁回家

杭黄高铁线2018年12月25日正式开通运营,沿线出行曾经都依靠大巴车、私家车。这条新开通的高铁线东起杭州东站,西至黄山北站,途经杭州南、富阳、桐庐、建德、千岛湖、三阳、绩溪北、歙县北8个站点,沿线共有7个5A级风景区、40多个4A级风景区,10多个国家级森林公园,被称为黄金旅游高铁线。

摄/郑萃颖

飞猪数据显示,在开通运营首月中,杭州乘客占比近7成,其次是黄山、宁波、上海等城市的乘客。杭州东站也成为杭黄高铁沿线中最红的车站,从杭州东出发的乘客占比近一半。杭黄高铁沿线最热门的线路是杭州东-桐庐往返,一个月来的订票量在沿线城市中占了四分之一。今年,杭黄高铁第一次加入到春运大军中。

摄/郑萃颖

两个在北大读书的大三学生放假回家,因为第一次乘坐能直达老家富阳站的高铁回家,非常兴奋。以往他们需要从北京乘坐高铁到杭州东站下车,然后拎着半人高的行李箱去排队乘坐大巴,感受杭州城区高峰时段拥堵的车流,花一个半小时抵达富阳客运站。现在高铁直接到了富阳站,离家只剩十几分钟的车程。

摄/郑萃颖

建德高铁站边,有一处当地政府设置的旅游服务中心,为过往的自由行游客提供咨询服务。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为了带动周边的旅游经济,杭黄高铁开通三个月内,凭借高铁票及本人身份证,7日内游览周边的江南大冰洞、大慈岩、七里扬帆、新安江水电站、新叶古村、好运岛、农夫山泉等八大景区免门票,高铁开通三至六个月内,游览这些景区门票半价。

上海到安徽金寨,一趟特殊的回乡专列

1月30日13时10分,G9402列车从上海虹桥站缓缓驶出,约400名在上海和周边地区工作的快递员和家人踏上了回乡之旅。这趟列车途径上海、苏州、南京、合肥、六安等站,于当天16时45分抵达终点金寨。这是菜鸟网络与铁路部门开设的一趟春运专列,全部由菜鸟购票,不同公司的快递员报名后免费乘坐。

摄/钟琪

安徽地理位置临近上海,从安徽各县市到上海务工的人数格外多,因此每年买回家的火车票格外不好买。中通快递员王梦杰老家在安徽省阜阳市,需要到合肥站后再转车,但他之前一直没能抢到票,最后坐上了快递员专列回家。

他所在的上海中通杨浦二部站点大约三十人,他算是其中年纪最小的,才做快递员半年时间。站点的快递员每人每天至少100-200个件。尽管工作很辛苦,不过王梦杰却觉得还可以接受,“我年轻,跑得快、送得也快。”

王梦杰在火车站候车。摄/朱晓丹

候车时他显得没什么精神,前一天晚上他和朋友们聚会到半夜。“我每天都很快乐,也没有遇到什么愤怒的事情,平平淡淡过日子。只要你跟客户讲话客气,他们也会对你客气。”谈到自己的职业时,王梦杰说,“我什么都不怕,只怕下雨。”

王梦杰说他喜欢上海,他的小目标是“希望5-6年内在上海买房子,把父母接过来”。

姜秀桂一家在候车。摄/钟琪

在上海工作的百世快递员姜秀桂,这次带着妻子、孩子登上了这趟特殊的回乡列车,到了合肥再转车回老家安徽毫州。

姜秀桂几乎只在春节期间回家,爸妈和妹妹也在外地打工。“想着一年一家人就团聚那么几天。其实陪伴孩子以后的时间很长,陪伴父母的时间肯定越来越少了。”

姜秀桂来上海三年多了,前两年在工厂里上班,他并不喜欢。相较之下,他对快递员的工作有一份认同感。他说:“天天在工厂里人都傻掉了。快递员可以和很多人打交道,感觉也挺好的。”

“快递员算是比较底层的工作,遇到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感觉碰到的还是好人多吧。”谈到送快递日常的经历,姜秀桂认为,有些人人品不坏,就是嘴比较坏。身边有些性格懦弱的同事,被骂哭了。

姜秀桂一家人登上列车。摄/钟琪

前几年,因为不好抢火车票,姜秀桂回家多选择坐大巴车,路上需要7-8小时,一旦遇到春运堵车,往往要耗费15-20个小时。“今年带宝宝就不坐大巴车了,怕他受罪。”谈及即将满两岁的儿子,姜秀桂很温柔,抱着孩子轻声哄。他感慨,平时工作忙,很少抱他,现在多抱会儿吧。

过完年,初七姜秀桂要上班,孩子却要留在老家了。姜秀桂说:“心里肯定不舍、难过,但是现在手里还不是很宽裕。先攒两年钱,等孩子开始上学时再接过来。”

采访过程中,意外得知姜秀桂的妻子最近又怀上二胎,可是一家人正在为此发愁。按照他的工资水平,差不多平时七八千元一个月,好的话一个月一万多块。他做快递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平时家里都靠妻子一个人带孩子,妻子担心没有办法再抚养二胎。

武维杰在虹桥火车站候车。摄/朱晓丹

圆通快递员武维杰一家的下一站目的地也是合肥站,他们要转车去老家安徽芜湖。相对来说,来上海工作四年的武维杰的收入水平高些,每个月平均收入上万元,孝顺的他每个月还会给家中父母寄五六千元。

“爸妈知道我在上海的情况,也为我高兴的。我自己也感觉做快递员这个职业也挺有使命感的。平时送快递的时候会遇到一些比较好的客户,会问你有没有吃饭呀,会给你一瓶水呀,尤其是夏天的时候。这种关心让我感到很有动力。”武维杰说。

武维杰工作的片区在上海长宁区,属于较为繁华的市区,不过因为一家人住,不能住宿舍只好租房子。加上上海房价贵,租的房子离公司比较远。一般他早上七点起床,七点半就要出发。碰上双十一、双十二、年货节促销或者618等时候,都早出晚归。有时晚上到家时到了凌晨两点,早一点回来也都是九点以后。

“我家宝宝晚上九点就睡着了。其实我的孩子,我都感觉我是自己养大的。他回来孩子都睡着了,他走的时候孩子也在睡觉。他的休息真的很少很少,因为没有什么固定的休息时间,干多少、挣多少。”他的妻子为此又心疼又委屈。

武维杰希望,2019年家庭和和睦睦,收入更上一层楼。希望通过奋斗,未来可以把父母接到上海来。

他的信心建立在对行业的前景认可上,他表示,如果没有特别大的变动,会继续坚持这个行业。“快递行业还是有发展前景的,每年的包裹量一直在稳定增长,我想会有更多人投入这个行业。”

如今,人们的日常生活早已离不开快递。2018年,全国快递业务量突破500亿件,背后离不开每一位快递员的辛苦付出。全国近三百万“快递小哥”中,不少人如同王梦杰、姜秀桂、武维杰一样,离开家乡来到上海等大都市,为实现朴素的心愿而付出。他们都是平凡的追梦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