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春节特供·小镇青年】闲鱼上的创业青年

小镇经商蔚然成风但不富裕,让梁海音和劳城这些身处其中的青年,对创业有着一份渴望。

帮家人照看对联摊子的小镇青年。摄影:邓雅蔓

记者 | 邓雅蔓

编辑 | 张慧

1

除夕(2月4日)凌晨零点15分,梁海音在电脑上敲完了最后一个字。作为一名网络言情小说写手,她终于完成了今年的最后一篇日更。

从一场幻想中的“虐恋情深”故事里脱离出来后,梁海音感受到了按捺不住的兴奋以及肚中翻腾的饥饿感。她趿着拖鞋往家附近的夜宵摊走去。

她的家位于广东省雷州市雷城镇。虽已至深夜,小镇夜市摊上依旧热闹。

梁海音出生于1993年,从广东岭南师范学院专科毕业后,她回到雷城镇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文员,工资只有2500多元,她不满意,选择了辞职。

因为喜欢文字工作,梁海音一心想成为专职网络爽文(一种网文类型,特点是主角从故事开始到结尾顺风顺水,升级神速)写手。但很快,她发现自己缺乏积累和经验,写手工作难给生活带来保障。

她开始利用家里收废站生意的渠道,在闲鱼上售卖二手书刊。小镇本地的二手书市场比较有限,快递成为异地交易的主要工具之一。依靠选取图书的敏锐度,梁海音的闲鱼生意日渐走上正轨。

“我们家去年的主要收入约一半来自于闲鱼上的二手书生意,大概有8万元。”她说。

选择在闲鱼APP上进行创业,对梁海音来说,是为数不多的无奈选择。

“闲鱼是开店成本最低的平台之一,又有淘宝的信用担保,相对安全。我当时穷到只有2000多块的启动资金,其他平台上创业基本上不可能。”梁海音说。

创业之初,家人并不支持梁海音,认为她是不务正业,不允许她利用家里收废站收到的廉价书进行交易。

腊月二十九,小镇上书摊上的生意十分冷清。摄影:邓雅蔓

闲鱼是阿里巴巴旗下闲置物品交易平台。相对于淘宝至少1000元的开店费用,闲鱼不需要缴纳保证金,便可使用淘宝或支付宝账户登录,利用产品图片等信息吸引用户,从而进行在线交易。

截至2018年年底,闲鱼APP上的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即订单金额)已超过一千亿元。

“周围做微商和淘宝(生意)的人也有,但我觉得微商做的是熟人生意,淘宝店不仅审核严格,而且同质化严重,竞争激烈,不适合我这样的既无多少本金,又无人脉的人。”梁海音说。

她认为,自己的二手书之所以能在闲鱼上脱颖而出,主要是因为平台上其他二手书卖家,多是不懂得做生意的普通人,闲鱼上的买家对于产品价格的敏感要高于产品质量。

梁海音从小就有做生意的头脑。2005年,读小学五年级的她已开始利用假期摆书摊,当时的她已经懂得跟图书多的顾客以书置书,以用更加充足的书源打败周围的竞争对手。

腊月二十八,在整理鞭炮摊子的三位小镇姑娘 摄影:邓雅蔓

与梁海音在闲鱼上兜售二手书的思路不太一样,同在这镇上的劳城,将闲鱼的“鱼池”当作正式兜售商品的社区空间。他的创业思路似乎颠覆了闲鱼“让闲置游动起来”的宗旨。

劳城没有辞掉本职工作,他利用业余时间在闲鱼上售卖东西。他选择的品种很单一:防脱发中药和生发液。

获利情况超出了他的预料:最高时一天可挣1500元,低时也有约400元。每月至少能挣12000元,是他工资的两倍。

劳城发现防脱发中药在闲鱼上的商机十分偶然。作为一家广州保健品公司的后台技术维护人员,出生于1996年的他已受到“脱发”的困扰,于是不断购买防脱发药品进行治疗。久而久之,小镇中药铺子里物美价廉的中药引起了他的注意。

“闲鱼上卖防脱发剂的商家数量不少,某种含义上说明了这个药品有一定的需求空间。我的优势在于个人经验、成本和药源。”劳城算了一笔账,小镇上一大包中药的成本约10元,经过加工,可以做成20-30包的防脱发洗头剂(一般顾客不按数量而是按疗程来买),售价在90-210元之间。

劳城最重要的“合伙人”,是他在小镇以卖中药和私人彩票(当地人俗称“打奖”)为生的父亲。他的父亲持有中医执业资格证。每次劳城谈下订单后,父亲按照他的嘱咐将中药抓取回来,磨粉加工,再包装好,寄往全国各地。

“我的思路很简单,无论卖什么东西,首先要弄清楚自己的‘鱼池’里有什么‘鱼’。”劳城深谙经营闲鱼之道,“确认闲鱼上确实存在不少目标客户后,再思考如何在最低成本情况下让‘鱼儿’上钩。”

“在闲鱼上创业赚钱让我觉得挺有成就感。我的本职工作反而是得过且过的状态。”劳城的大学专业是计算机,但他本人对此并不感兴趣,骨子里还是更喜欢做生意。

梁海音和劳城做生意的兴趣,绕不开他们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小镇。雷城镇,作为广东省西南地区的小镇,虽远离珠三角地带,但沿袭了广东省的经商传统,个体经济活跃。

在小镇上贩卖童装为生的个体户一家人 摄影:邓雅蔓

“相比于一二线城市,这里的青年创业优势很少,可能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但我们往往拥有很重要的一点——执行力。”梁海音说,从个体经济家庭中走出来,从小参与过做生意的孩子习惯在做事中不停演练,总结经验。

劳城对此深以为然。“如果不去开始,你就不会知道下一条路该怎么走。”劳城觉得,对于创业,一旦想得太多,就会希望所有事情能像孙子兵法一样在掌控之中,反而导致实际行动止步不前。

雷州市曾经是中国第三大半岛——雷州半岛的文化发源地,是粤西地区唯一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文化底蕴深厚。但此后在珠三角众多富庶城市的对比下,渐渐失去光环。

从2018年上半年广东省公布的GDP情况看,管辖雷州市(县级)的湛江市在广东21城中排名第九,GDP总量为1360.65亿元,同比增速仅为5.72%。同期,排名首位的深圳的GDP总量11009.38亿元,同比增速为13.39%。

在湛江市十大县区内,雷州市2018年上半年的GDP排名第六,处于中下游;同比增速仅为1%,位列全省倒数第一。

小镇经商蔚然成风,但不富裕,让梁海音和劳城这些身处其中的青年,对创业有着一份渴望,但也不得不担忧着可能面临的风险。

小镇上古老的骑楼建筑群和路道,如今已经成为春节交通堵塞的原因之一。  摄影:邓雅蔓

梁海音最大的担忧是“不稳定”,无论是闲鱼未来监管的不确定性,还是竞争对手们的崛起,都有可能冲击掉她目前在二手书生意上的努力。

小镇上2018年的经济颓势,使梁海音家里废品站的生意大打折扣。她觉得,二手书交易难保不会有那么一天。

“本质上,目前闲鱼的商业模式和摆地摊并没有太大区别,还没有进入一个真正的商业竞争生态。”梁海音说,但由于门槛低,更多竞争者在加入,监管也肯定会变严。

劳城在本职工作和兼职创业之间摇摆。他自嘲道,在所任职公司老板和同事的眼中,自己像是个典型的手机重度痴迷患者,做完工作后便时刻抱着手机不撒手,却不情愿花些时间进修自己基础薄弱的计算机技术知识。

他们也在为自己的担忧努力寻求解决之道。

“以前写网络爽文只是因为喜欢,现在是非常认真地在磨练,因为想着以后可以依靠这个技能吃饱饭。”梁海音立下了2019年的Flag(目标)。

劳城则决定年后与公司老板好好谈心一次,申请转岗去自己感兴趣的医疗机械销售岗位。

“我还是决定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虽然成功的几率并不高。”劳城说道。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梁海音、劳城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