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ST凯迪深陷退市危机:逾期债务116亿,项目资金去向成谜

据公司内部人士透露,*ST凯迪如今深陷债务泥淖的根源就是实控人陈义龙“长期以来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陈义龙虽于2003年9月至2018年8月未在上市公司任职,但是*ST凯迪和凯迪集团“在一起办公,上市公司大小决策都有陈义龙的参与,上市公司成了实控人的‘抽血’工具,再好的情况都无法生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慧东

昔日头顶“生物质能第一股”桂冠的*ST凯迪(000939.SZ)早已是处境维艰。

逾期债务达116亿元

立春已过,*ST凯迪却因债务危机仍处于寒冬之中。

界面新闻记者于2月初获悉,*ST凯迪的数名员工及燃料商联名发出了一封信,诉求解决*ST凯迪对于公司内部“数千名员工”及“数十万名”燃料客户(即燃料供应商)的欠款问题。上述联名信的落款日期为2019年1月31日。

一名*ST凯迪内部人士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6月,*ST凯迪出现了一波“离职潮”,彼时的“公司劳动力也富余,工资也发不起”。2018年10月,*ST凯迪实控人陈义龙回到公司后,又出现了一波“离职潮”,其中绝大多数离职员工曾得到公司答应要在2018年12月底结算工资的承诺,“但基本都没有结算”。

除了欠薪问题,*ST凯迪与公司燃料客户的欠款纠纷也愈演愈烈。上述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春节期间,20余名燃料客户因讨要欠款未果“在公司过年”,但等待他们的却是已人去楼空的*ST凯迪办公楼。

事实上,自2018年5月*ST凯迪出现第一笔债务违约,该公司的债务危机已被“引爆”。

据*ST凯迪1月18日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公司逾期债务共计116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06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09.54%。

上述公告显示,目前*ST凯迪部分债权人根据债务违约情况已采取提起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冻结资产等措施,未来公司也可能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的情况,增加公司的财务费用,加剧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状况。

祸不单行,违约债务仍在滚雪球般增长,连累*ST凯迪的融资渠道受到严重阻滞,偿债压力持续增大。

据*ST凯迪1月18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目前共有26个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金额84.96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2414.4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被冻结的银行账户中,有部分属于*ST凯迪首批拟出售的子公司,这对*ST凯迪此前发布资产出售方案造成阻碍。

去年8月初,经历了连续23个交易日跌停的*ST凯迪发布公告称,拟将账面总值139.42亿元的非主业资产打包出售给中战华信,进行“股权处置+资产处置+债务重构”联合重组,但此项重组进展缓慢。

债务寒冬之下,作为中国第一大生物质发电企业,*ST凯迪的主营业务生物质电厂大面积停产。据*ST凯迪2018年12月10日公告显示,截至公告日,该公司已建成可运行生物质发电厂共47家,目前正在运行生物质发电厂11家。

北海凯迪项目资金去向成谜

身处债务困局之中,2018年11月,*ST凯迪获得北海市政府对其全资子公司北海凯迪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北海凯迪)项目的部分土地使用款共1.3亿元,但是这笔收储资金并未进入上市公司账户体系内,也并未发放至欠薪已久的公司员工与燃料客户手中。

此事彻底激化了*ST凯迪欠薪员工与燃料客户的愤怒,并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

2018年12月12日,深交所向*ST凯迪下发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说明近期北海凯迪是否出售了土地使用权;如是,则详细说明出售时间、对象,处置对价的金额、收到对价的时间、相关回款的去向,并说明是否构成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对你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是否及时履行了相应临时信息披露义务。

*ST凯迪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北海凯迪项目退款共1.3亿元系*ST凯迪财务总监“唐秀丽签字转走的”,而唐秀丽同时任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盈长江)的法人代表。上述内部人员称,中盈长江是陈义龙“在外面的马甲”,为其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提供便利。

相关简历显示,陈义龙于2013年6月至今,任*ST凯迪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凯迪集团)董事长,于2018年8月至今任*ST凯迪董事长。

上述内部人士称,*ST凯迪如今深陷债务泥淖的根源就是实控人陈义龙“长期以来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陈义龙虽于2003年9月至2018年8月未在上市公司任职,但是*ST凯迪和凯迪集团“在一起办公,上市公司大小决策都有陈义龙的参与,上市公司成了实控人的‘抽血’工具,再好的情况都无法生存。”

工商信息系统资料显示,中盈长江与凯迪集团为交叉持股,中盈长江为凯迪集团第二大股东,凯迪集团为中盈长江大股东。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陈义龙作为阳光凯迪集团和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已经两次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2018)鄂01执1071号显示,陈义龙不得实施包括乘坐飞机、高铁、动车一等座,高档酒店消费等在内的高消费以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须的消费。

而据上述内部人士透露,即使已列为“限制消费”人员,陈义龙的个人高档消费仍旧很多。

据*ST凯迪2018年8月28日披露的半年报显示,该公司对其资金占用问题给出了认定——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确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逾35亿元。

大股东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占用金额高达35亿元,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是否还在从上市公司持续抽血?针对上述问题,界面新闻记者数次致电*ST凯迪董秘及证代办公室公开座机号,但均无人接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