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你春节返程上班还顺利吗?

你回来上班了吗?

记者|杨霞 陈晓双 郑萃颖

2019年的春运时间从1月21日开始到3月1日止,抢票难、交通拥堵并没有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而结束。

据高德地图《2019年春节出行报告》,从1月21日春运开始到2月10日(正月初六)春节假期结束,全国高速拥堵高峰出现在2月10日(正月初六),从趋势上看返程较为集中。

返程高峰期间G36宁洛高速滁州段、G0421许广高速清远段、G40沪陕高速合肥段等路段拥堵程度较高,拥堵时长均达到24小时,平均车速不足15km/h。

铁路也在节后迎来返程高峰。2月10日,春节长假最后一天,全国铁路迎来返程客流高峰,发送旅客1252万人次,同比增长3.3%,创今年春运以来单日客流最高峰。2月11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1274.8万人次,同比增加52.4万人次,增长4.3%。今年春运以来,全国铁路累计发送旅客达2.1亿人次。

航空运输同样忙碌,2019年春节假期最后一天(2月10日)返程达到最高峰,单日旅客运输量达到202.6万人次,创春运历史新高,民航出港航班平均客座率超过90%。

火车站,下一站:公司

 2月11日,大年初七,老家长沙的崔晓在休假最后一天赶往深圳,准备迎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因为从湖南往广深方向务工的人数多,高铁票太紧俏,她尝试各种方法也没买到直达的票。研究了路线后,她先抢到一张从长沙到韶关的票,再通过补票到广州,最后转一趟城际高铁到深圳。不过抢票只剩下一张下午九点多出发的,又赶上了列车晚点,待次日凌晨才抵达广州高铁站。

几经周折,她在凌晨两点半到了深圳。想想住处离高铁站太远,八点半又要去新公司报道,她干脆把行李箱一放,把羽绒服脱下当棉被,在深圳高铁站的座椅上睡了几个小时。

早上,她在高铁站洗漱一番,拖着行李箱搭地铁去新公司。在地铁上,她敷了个面膜,化了个精致淡妆,开始了猪年第一天上班的日子。

24小时的顺风车 

每年春节抢票都是令人苦恼的事情。从事证券行业,老家益阳的侯安这次没抢到去深圳的票,万般无奈只好通过家人联系到了一位同在深圳工作的老乡,不过要提前两天出发。2月9日中午,她搭乘顺风车从益阳老家出发。原本10-11个小时的车程,路上又有一些堵车,加上只有一个人懂开车,最终初六中午才到深圳,花了整整24个小时。“路上倒不坎坷,还错过第二天的返程高峰,就是比较累人,晚上在服务站休息,就坐在车里小憩一会儿。”她说。

今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继续停运。虽然嘀嗒拼车、哈啰出行、拼客顺风车等企业提供跨城顺风车服务,但仍无法满足巨大的顺风车市场需求,不少旅客再次将目光投向老乡拼车群、贴吧、微博等方式。2018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平台共计3067万人次乘坐跨城顺风车回家和返程,运客量相当于春运增开了45913列8节动车组或者170388架波音737飞机。

晚点!集体晚点!

杨方春节回湖北乡下老家,2月10日踏上返程上海上班路途。出门先在镇上搭大巴车到市区,平常大概4个小时路程可到武汉古田车站。结果那天早上又冷又湿,能见度一般,司机担心高速封路,所以从318国道去武汉市区。路上有一段路出了车祸,大概耽误了半个多小时。

赶到汉口火车站之后,又遇上了集体晚点。据说是天气原因,显示汉口往多个方向的车几乎都晚点,至少半小时。不幸中的万幸,下午四点多,他所搭乘的火车晚点半小时后出发了。

抵达目的地虹桥高铁站,挤满了返程人群,他放弃了排长队等出租车的念头。幸好上海加开了地铁。但部分站点不停靠,他搭乘地铁10号线坐到四平路,下来又走一站路才算到。

杨方告诉界面记者,虽然湖北去广深务工的人数比去上海的人更多,但作为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武汉不仅有本地人出去,还有不少交通中转旅客,因此每年抢票难度也挺大。

针对近期大范围雨雪降温天气,为了保障春运返程顺利,铁路部门也纷纷加强了车站服务。如西安局集团公司汉中火车站联合当地汽车运输公司,优化运行线路,公铁无缝衔接服务群众出行;上海局集团公司上海虹桥站引进3D智能指路机,为旅客提供三维导航地图,并可打印“路线图”随身携带;广州局集团公司广州南站继续推行“高铁+共享汽车”便民服务,打通旅客出行服务“最后一公里”。

自驾遇拥堵,“明年一定选高铁”

2月10日下午5点,家在安徽宣城的林蕾离开亲戚家后,随父母一起开车从老家安徽宣城到上海,原本4个小时的路程,预计下午9点可以到家。在沪渝高速上,遇到前方车祸起火,消防车和救护车来来往往。下午9点45分,小林按耐不住担心,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天怕不是要通宵吧”。

在沪渝高速路耽误了近两个小时,好不容易车子重新跑起来,又碰到南浦大桥封路,从浦东到浦西路上又饶了一圈,到次日凌晨1点多一家人才到达上海的住处。面对朋友的关心,她有些懊悔,“明年一定选高铁”。

林蕾说:“其实我爸妈还在休假,为了我第二天上班才提前来上海的。这么拼还不是想好好干,升职加薪。”

城内交通也成难题 

老家苏州的张雪2月12日坐火车凌晨三点到达北京站,本想打车早点回家休息。滴滴平台显示,乘坐快车已排队601,预计等待时间超过1小时,她感慨道:“排到我要明天夜里吧。”春节期间,服务行业劳动力供给出现严重短缺,不少网约车司机都选择在春节期间停工陪伴家人。

网约车司机王师傅表示,“身边不少司机都过完正月十五才回来。最近司机比较少,乘客打车会有些难,我们这边单子倒是响个不停。”为鼓励司机接单,滴滴平台在1月28日-2月10日向乘客加收“春节司机服务费”,补贴平台快车、专车司机,价格范围在1-9元之间。

为订到车票,大年初四即返程 

谭箫毕业之后留在北京工作,目前加入了一个创业团队,非常忙碌。她2月1日乘高铁回到杭州老家过年,初五公司就要上班赶制新产品的样板。预订火车票时,初五之后从杭州东站到北京的车票几乎没有合适时段的票,最后定了初四一大早7点出发的高铁。

初四一早,谭箫5点起床,从杭州富阳区赶到杭州火车东站,因为使用外籍护照购票,她发现无法在自动取票机取票。而当时,杭州东站只有一个售票处是24小时有人,找到人工窗口后已经赶不上7点高铁,于是改签到9点05发车的G36班次,原定14:53到北京南站。

但坐上准点进站的列车,却迟迟没有发车。广播通知,因为雨雪天气,高铁发生延误,近一个小时后开动。路上她和一位同事微信聊天,发现对方前往北京南的高铁在湖州站也停留了约40分钟。

正月初四当天,因为全国多地雨雪天气,多趟高铁动车出现延误,尤其南京降雪量较大,不少高铁延误了二三十分钟至七八十分钟。

按传统习俗,过了正月十五才算真正过完年。然而,因为工作需要、抢票难、雨雪天气等因素影响,从初六开始节后返程又掀起了一轮春运高峰,你的返程路还顺利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