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两度越狱的“传奇”毒王这回栽了,但墨西哥的毒品战争并未走远

“在审判之前,人们听到的都是关于古兹曼的传奇,但现在他们看到了现实:暴力、操纵权力和毒品买卖,而这些都是我们在执行法律的多年里一直清楚知道的。”

(资料图)2014年古兹曼在墨西哥被捕。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可怕的杀戮、政治利益交换、藏在胡椒罐里的可卡因、宝石镶嵌的枪支、裸身带着女仆从隧道逃跑,这些好莱坞般的情节都曾经在墨西哥毒王古兹曼(Joaquin "El Chapo" Guzman)生活里真实的上演,但在未来等着他的只剩监狱的铁栅栏和三面白墙。当地时间周二(2月12日),墨西哥最大贩毒集团锡纳罗亚头目古兹曼在美国经历了三个月审判后,最终被裁定贩毒、洗钱和非法持有武器等10项罪名成立,或将面临终身监禁。

检方称,锡那罗亚贩毒集团是“世界上最大、最多产的贩毒组织”。接下来,现年61岁的古兹曼会可能被送往美国戒备最为森严的监狱。在引渡到美国之前,古兹曼曾两次逃离墨西哥监狱,上演了现实版的“越狱”,这也让古兹曼成为墨西哥的一个民间传奇。

2001年,古兹曼第一次被捕,他在狱中向看守行贿,藏在洗衣筐中逃走。2014年在美国的协助下,古兹曼在墨西哥再次落网。但就在他入狱后的第二年,他就通过一条与他的监狱浴室精准连接的地下隧道再次成功越狱。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古兹曼的儿子从监狱外面挖了一条长达1.5公里的隧道,隧道完成后,古兹曼骑着一辆改装的特制小摩托车扬长而去。

美联社报道,当法官宣读审判结果时,古兹曼一直盯着陪审团,而他的妻子奥斯普罗(Emma Coronel Aispuro)则关注着现场的情况。当古兹曼起身离开法庭时,两人都向对方竖起了大拇指。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29岁的奥斯普罗一直安静的坐在听审席,听着法官对她结婚11年的丈夫的审判。在她的眼里,古兹曼不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毒枭,而是一个“好父亲、朋友、兄弟、儿子和伙伴”。奥普斯罗此前曾被指控协助古兹曼越狱,但她予以否认。

奥普斯罗现身纽约布鲁克林区联邦法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古兹曼和奥普斯罗的故事也有如电影情节一般。17岁的美丽少女奥普斯罗在一次舞会上邂逅了神秘的毒枭古兹曼。几个月后,奥普斯罗参加了墨西哥的一次选美比赛并获得了冠军。据当地媒体报道,当时古兹曼带领着数百名持枪的人出现在活动现场,并宣布要迎娶奥普斯罗。在奥普斯罗18岁生日那天,他们举行了婚礼,这是古兹曼的第三次婚姻。

在奥普斯罗的描述中,古兹曼是一个英雄般的存在。2017年1月30日,在古兹曼将要被引渡到美国的时候,奥普斯罗发推特说:“我们都知道要让我们(在一起)成为现实,我们将不得不付出巨大的代价:距离、时间、挑战和牺牲。但这是值得的。”

贩毒、巨额财富、身为选美皇后的年轻妻子,绰号“矮子”的古兹曼本身就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传奇。美国媒体将古兹曼入罪称作是1970年代毒品战争打响以来,美国法律最突出的一次胜利。美国缉毒局国际执法部门前负责人维吉尔(Mike Vigil)也称其为“一次道德上的胜利”。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1月30日在每日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毒品战争”正式结束,军队不再优先抓捕贩毒组织卡特尔的头目们,因为减少暴力比抓捕毒枭更紧迫。但传奇毒枭古兹曼落网后,墨西哥真的能从此远离毒品和暴力吗?

《纽约时报》消息,1月31日,也就是古兹曼庭审结束的同一天,美国亚利桑那州边境官员宣布成功缴获史上数量最多的芬太尼。这些芬太尼被藏在一辆运黄瓜的卡车上,途经美墨边境的诺加利斯港口入境美国。这也是锡纳罗亚集团运送毒品的常规路径。

芬太尼,本是一种强效止痛剂。这种阿片类镇痛药的止痛效果比海洛因强50倍,比吗啡强100倍。如果被滥用则会导致患者上瘾,甚至危及生命,仅2毫克芬太尼就足以杀死一个人。而此次缴获的芬太尼剂量,足以导致1亿人丧命。

美国缉毒局表示,即便失去了其前头目,在毒品贸易上锡纳罗亚集团仍然是美国一个重要威胁,它在美国的触角也伸得最广。目前锡纳罗亚集团正由古兹曼的儿子们和他一直以来的拍档加西亚(Ismael Zambada García)执掌。

英国《卫报》总结了古兹曼此次被捕三年来,毒品世界的一些新景象。可卡因生产原料古柯叶产量急剧上升,2017年哥伦比亚有17.1万公顷土地用于种植古柯叶,较前一年增加了2.5万公顷,而这一数字在2018年进一步上升。大部分在哥伦比亚生产的可卡因都由墨西哥贩毒集团及其合作伙伴运往美国和欧洲。

在欧美,可卡因市场依然供不应求。目前英国可卡因价格达到1990年来最高位,且毒品的纯度也是十年来前所未有的高。此外,脱氧麻黄碱和其他合成药物的供应量也大幅上升。

在墨西哥,谋杀事件数量也创历史新高。根据墨西哥内政部给出的数据,2018年前9个月共发生了25394起谋杀案件,同比上升18%,达到1997年以来最高值。

所有的事实都进一步印证了,失去了古兹曼的毒品战争并不会就此萎靡。美国政府表示,目前锡纳罗亚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从该集团分裂出来的哈利斯科新一代贩毒集团(Jalisco New Generation Cartel)。几年前,独立的哈利斯科新一代集团开始将触手伸向勒索、绑架、私运移民和石油偷窃等犯罪活动。其中据墨西哥政府官员表示,石油偷窃每年会造成墨西哥高达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而古兹曼等大型毒品集团头目接连落网,也催生了墨西哥国内的一些小型犯罪团伙。墨西哥前总统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 )在他发表的最后一份国家报告中,就曾公开指责当地警方在打击这些小型犯罪团伙时的无作为。

《卫报》指出,在古兹曼落网前就有人怀疑继任墨西哥政府与锡纳罗亚集团相勾结,借此牵制一些更不受控的犯罪集团,维持所谓的“黑帮治下的和平”(Pax Mafiosa)。

毒品交易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也让很多人对这笔不义之财趋之若鹜。锡纳罗亚集团现任头目之一加西亚曾透露,将毒品成功运到纽约,一次就能够带来3.9亿美元的净收益,由集团的五个投资者瓜分。而他们一年会向美国输送上百次毒品。

时至今日,墨西哥社会仍然被毒品与暴力的阴影笼罩。

但至少,古兹曼的审判将锡纳罗亚集团一手遮天的犯罪行径公诸于众,让公众有机会窥见这样一个贩毒集团是怎样运作的。“在审判之前,人们听到的都是关于古兹曼的传奇,但现在他们看到了现实:暴力、操纵权力和毒品买卖,而这些都是我们在执行法律的多年里一直清楚知道的,”美国缉毒局纽约办公室负责人多诺万(Ray Donovan)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