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翟天临“不懂”的知网:近年来官司缠身,版权纠纷饱受诟病

近年来,知网却因版权争议、“霸王”充值条款与涉嫌垄断等问题饱受争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黎文婕

近期,演员翟天临学术风波尚未平息,风波的导火线知网——国内最大的文献数据库也官司缠身。

始建于1999年的知网,是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发起的“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建设项目。建设之初获得大量行政支持,中文全文数据库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

据知网官网介绍,通过与期刊界、出版界及各内容提供商达成合作,中国知网已经发展成为集期刊杂志、博士论文、硕士论文、会议论文、报纸、海外文献资源等为一体的网络出版平台。中心网站的日更新文献量达5万篇以上。

但近年来,知网却因版权争议、“霸王”充值条款与涉嫌垄断等问题饱受争议。

最近的争议则因“霸王”充值条款而起。江苏苏州一名大学生刘某将中国知网的经营者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因知网“霸王”充值条款为个人用户最低充值限额为50元,而刘某需要购买下载单篇论文为7元。充值购买后,刘某向知网客服提出要退还余额,但客服告知退还余额需要手续费,且程序复杂周期长建议刘某继续使用。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商品或者服务的权利,有权自主选择商品品种或者服务方式,自主决定购买或者不购买任何一种商品。该案主审法官表示知网只能充值10至50元的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限制了消费者的权利,是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应认定无效。

1月30日,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法院对此案进行判决,认定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在其经营的中国知网(充值中心关于最低充值额限制的规定无效。目前,中国知网已对收费方式进行调整,下载文章可通过短信方式充值进行0.5元、1元、2元等小金额充值方式。

事实上,知网还曾多次陷入版权侵权官司。

界面新闻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08年,78名硕、博士联合状告知网数据库侵犯学位论文著作权,其中21起获得法院判决支持;同年,104名硕博士再次将知网告上法庭,要求停止侵权。

据南方都市报此前报道,对于直接从原作者处收录的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和博士学位论文,中国知网向每篇论文的硕士生作者一次性支付60元人民币的现金稿酬和价值300元人民币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向博士作者则一次性支付100元人民币的现金稿酬和400元人民币的检索阅读卡。

“学位论文作者诉求能否得到法院支持,关键是作者有无在学校提供的《关于论文使用授权的说明》(下称《授权声明》)上签下名字。”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授权声明》称,学校有权将论文编入数据库进行检索。

知网官网显示,知网文献资源的另一大供应方是学术期刊。对于来自期刊的文章,中国知网并不向文章作者支付费用。但是该文章每在知网上被下载一次,知网就会收取0.5元/页的费用。如果是独家数字出版的期刊全文、学位论文和会议论文,收费则为1元/页。

据知网官网介绍,知网目前签下期刊8000余种,独家和唯一授权期刊达到2300余种,实现核心期刊独家占有率90%以上。

但伴随着知网的野蛮生长,知网与期刊之间的版权纠纷也难逃争议。

2018年12月,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审结了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下称文著协)诉《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下称学术期刊公司)、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一案。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于2017年6月发现,《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和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授权,通过电子化复制,将《北京文学》《文学界》、《芳草》《朔方》《雪莲》《阅读》《天涯》《可乐》《名作欣赏》九种期刊、杂志上刊载的涉案作品在被告一经营的中国知网平台上向公众提供。

北京海淀法院经审理认定,二被告在中国知网、全球学术快报手机客户端(安卓系统、IOS系统)提供汪曾祺作品《受戒》的下载服务,侵犯了涉案作品著作权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需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的法律责任。

法院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学术期刊公司赔偿文著协经济损失10000元,同方知网公司对其中的20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被告连带赔偿文著协合理开支10000元。

据中国产权报报道,文著协起诉中国知网侵权后,多家律所找到文著协谈合作,意欲进行批量诉讼。文著协总干事张洪波表示,一些大量侵权使用作品的平台应当受到法律制裁,改变这一现状,需要权利人抱团,也需要政府主管部门及时介入进行规制,还需要法院依法做出较有力度的判决。

赵占领则表示,数据库收录学术期刊的文章是否侵犯作者权利,则与期刊获得授权的程序是否合规有关。如果仅是在征稿启示中声明转授权,不一定对作者产生约束力。可以确定生效的是单独签署的声明或者期刊回复作者邮件中的声明。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国内版权意识的增强,不少期刊则在征稿启事中注明:“为适应我国信息化建设的需求,扩大学术交流渠道,本刊已加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等信息服务系统,作者著作权使用费与本刊稿酬一次性给付。如作者不同意将文章编入该信息服务系统,请在来稿时声明,本刊将作适当处理。”

实际上,除知网外,国内还存在万方、维普、超星等文献数据库检索平台。但无论是资金实力还是文献资源,其他数据库等难以与知网相比。

根据同方股份财报,同方知网2017年的营收为9.72亿元,净利润高达1.96亿元,毛利率高达61.23%。 2018半年度营收则超过5亿元。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志松及其团队曾撰文指出,知网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涉嫌垄断国内中文学术文章检索市场。

“中文学术文章的下载服务帮中国知网赚取了高额利润,而文章作者却不能从这些下载量的收入中拿到分毫。”邓志松称,“虽然下载量中很大一部分来自高校等集体用户,他们下载文章时无需再付费,但学校早已为这些用户支出几十万元高昂购买费。” 

邓志松认为,中国知网的此种行为损害了文章作者的权利,涉嫌构成《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一)规定的“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喻中也曾撰文指出,如果“知网”在学术资源的汇聚与服务中,确实已经占据了某种垄断的地位,同时又充分依赖这种垄断地位来肆意抬高价格,以获取高额的垄断利润,那么维护公平交易的机构就可以主动介入,以法律规定的方式抑制其垄断价格。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