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陈玉珊:改编《一吻定情》让我的编剧痛不欲生

糖水片了解一下。

作者/斯塔西

“为什么还要拍?已经拍了八个版本了!”这是陈玉珊接到《一吻定情》项目时,内心的真实想法,充满各种疑惑。《一吻定情》改编自漫画《淘气小亲亲》,该漫画曾8次被改编成影视剧,比如台版、日版电视剧《恶作剧之吻》。

2015年,台湾青春片《我的少女时代》在内地收割3.5亿票房,导演陈玉珊因此内地一炮而红,成为各路资方追捧对象。

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找到陈玉珊做《一吻定情》时,给出了自己理由,“因为中国内地没有这种类型的青春爱情片。而且我不希望你接地气,而是要拍得非常洋气。”

听到“洋气”两个字,陈玉珊非常诧异,心想不走怀旧、不接地气,一部洋气的青春片会是什么样?想着想着,就不自觉入了《一吻定情》的“坑”。

“我不骗你,改编这个IP,让我的编剧痛不欲生。”陈玉珊开完玩笑地说,有点后悔为什么不直接照本宣科翻拍,而是拍着胸脯提出,一定要全新创作故事。但这一决定,也让陈玉珊与新丽合作中,掌握了创作主导权。电影除了林允以外,其他幕前演员到幕后工作人员,都是“清一色”台湾班底,而且全程在台湾拍摄。

所以,《一吻定情》更像是“换汤不换药”的台湾青春片。截至目前为止,《一吻定情》票房已经破亿,加上已经卖出亚洲多个国家版权,回本压力不大。去年台湾导演郑芬芬的漫改电影《快把我哥带走》成功案例在前,看来台湾导演在中小成本的青春片制作方面,都有不错地尝试与突破。

殿堂级漫画IP怎么改?

改编一个拍了8遍的殿堂级漫画IP,“首先,经典人设不能丢,经典桥段不能漏,还要有80%创新。既不能违背观众期待,又要让他们觉得意外。”制作过多部脍炙人口台湾偶像剧的陈玉珊,感叹《一吻定情》的改编难度,是她职业生涯数一数二的。

原著《淘气小亲亲》是一个上世纪90年代的漫画,故事简单来讲,就是一个笨蛋和一个天才相恋的故事。一个在教育资源金字塔顶端的A班优秀男神,慢慢地被一个在金字塔低端的F班平凡女生征服。但是里面很多桥段现在看来都有些过时了。

普通桥段可以变,但观众喜欢的人设、经典桥段不能变。

“但是你想想,现在都2019年了,女主人公袁湘琴笨也要笨出新高度,男主人公江直树也要聪明出新高度。”陈玉珊说,人设最大难点在于与时俱进,定义符合现在观念上的“笨蛋”和“天才”。而不是一个20多年前少女漫中的“笨蛋”和“天才”。

“肯定不能简单地用以前桥段,在黑板上做完一道数学题,就能表现他是天才。袁湘琴解不出一道题,就知道她的成绩有多差。”陈玉珊解释说。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电影中,江植树的天才表现与现代科技人工智能联系在了一起。而湘琴的笨则是多角度呈现,“林允本人就是我的缪斯。”

陈玉珊说起选角的故事。当时跟林允经纪人见面,林允拖经纪人表达了自己特别喜欢漫画,当时陈玉珊第一反应是“漫画跟你年纪一样大,怎么可能?”后来一见面,林允竟然和陈玉珊大侃特侃起漫画的内容。

慢慢地,陈玉珊发现林允跟她从网络媒体上看到的样子有差别,“她跟我讲话的样子,让我感觉她是真傻。我想说,这么天然的湘琴哪里去找?”陈玉珊认为林允比起其他“小花”,可以很好完成夸张的喜剧情节。因为《一吻定情》不全然是一部爱情片,还是一部很轻松的校园喜剧。

选角敲定后,陈玉珊也看到网上很多负面评价。到现场拍摄的时候,她会把网友评论翻出来,一边看调侃轻松一下,一边激励林允好好演,“现在大家不看好你,最后发现其实你还不错,这样来的称赞不是更实至名归吗?”

就像IP,对一部电影来说,既有阻力也有助力。阻力就是观众提前知晓故事人物。会有既定印象。助力就是你会有很多自发性关注,同时你也可以破除既定印象,这样反而让人印象深刻。

电影里,给人新鲜的情节是运动会的场景,陈玉珊说这是所有版本都没有拍到的部分,但又是很多原著粉喜欢的情节。其实中国内地真正的原著书粉并不多,很多人对IP认知都是来源于台版、日版影视剧。

所以,电影《一吻定情》既受制于这些经典作品,也得益于这些经典作品。观众对于翻拍选角会有疑义,但也因此有了关注度,所以《一吻定情》电影版权能在映前,就已经销售到亚洲多个国家。

台制青春片的内地进击之路

翻看《一吻定情》背后出品方,都是新丽的老熟人,猫眼、万达,唯独多了一个当乐娱乐。

当乐娱乐是陈玉珊和王大陆于2016年成立新公司。在前文中提到,这次《一吻定情》合作模式,是新丽放权陈玉珊来进行创作,所以陈玉珊的当乐也以承制身份参与到出品之中,王大陆也算是转型做起了幕后老板。

“新丽给到IP,然后从剧本到拍摄后期等等,统统都是由我们公司来操作处理,最后再交给新丽发行,包括亚洲其他国家的发行版权。”陈玉珊透露,公司有自己编剧、监制、演员等等,未来公司更多想开发一些自己的原创IP,打造新公司的品牌。

陈玉珊曾执掌台湾三立戏剧部,制作了《海豚湾恋人》《王子变青蛙》《命中注定我爱你》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台湾偶像剧。陈玉珊现在工作重心在内地,带着台湾班底走出一条熟悉的路“台湾制作+内地资金”的搭配。而此前《快把我哥带走》也是如此,从制片人到音乐人都有用到导演的台湾班底。

但不同的是,《一吻定情》保留了台湾味道,而《快把我哥带走》接了地气,两者在内地化的进程中,走出不同的路子,呈现效果,观众见仁见智。

但陈玉珊给小娱透露了苦恼,目前找过来的内地公司,大部分是给一个IP“加工”,而不是要他们进行原创故事。目前他们手中正在操刀一部奇幻类型IP。

陈玉珊谈及与王大陆的合作关系时,形容像是师徒制。王大陆在拍摄期间,一直在陈玉珊旁边慢慢学习。“现阶段,我对他的定位,还是演员,但他下一个项目他可能会做执行制片人,他自己意愿做一些幕后的工作。”

王大陆与柴智屏解约后,去年开始经纪业务也对接到新公司。陈玉珊也就当起了王大陆经济团队的“参谋长”,会帮他挑选剧本。两人三年间,合作了两部电影,一部电视剧,除了刚上映的《一吻定情》,其他都预计在今年上映和播出。

最后,当小娱问到这样合作模式,拍出来的电影有台湾青春片的风格,陈玉珊反问“只要观众喜欢,长得像谁很重要吗?”

 

来源:娱乐资本论

原标题:专访

最新更新时间:02/16 14:2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