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慕安会闭幕:跨大西洋矛盾深化,美国内部冲突公开

美国既要坚持“美国优先”,又要求其他国家完全依据其意愿行事,这就是矛盾所在。

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现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在上周日结束的慕尼黑年度安全会议上,本已心存芥蒂的美国和欧盟之间再一次因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而加深矛盾。

自两年前上台以来,特朗普在各个场合的言辞和推特的字里行间都在给大西洋对岸的伙伴国家敲响警钟,双方新阶段的关系可能还要维持数年。而在此次的防务峰会上,欧洲和特朗普政府之间的裂痕被直接放到了台面上,双方的针锋相对显露无疑。正如一名不具名的德国高级官员耸耸肩说:“没有人再会相信特朗普真的在乎盟友的看法或利益。这(一段同盟关系)已经被毁了。”

今年慕尼黑安全会议的主题是“收拾残局”(Picking Up the Pieces)。《华尔街日报》称,这一主题恰好反映了欧洲国家的共识:美国和欧洲盟国关系破裂,将国际秩序置于危险之中。

在这两年里,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大小摩擦不断。先有美国反对德国与俄罗斯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后有美欧贸易问题引发全球担忧。尽管目前这场跨大西洋关税战有所缓和,但如果美国财政部最终裁定进口自欧洲的汽车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也不排除双方硝烟再起。

而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称,美欧关系正在渐渐“核化”。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举世哗然。欧洲国家都希望能在此次会议上获取一些美国下一步计划的信息,但却失望而归。“我们不能启动另一次军备竞赛。我们需要的是所有利益相关者达成一个广泛的核武器协议。特朗普想要些什么?无协议?这不是我们的观点,”西班牙外长博雷利(Josep Borrell)说。

此外,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演讲中要求法英德三国跟随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不久前,三国刚刚试图通过创建新支付系统,帮助其企业在与德黑兰进行贸易往来时避开美国的制裁,同时将伊朗挽留在伊核协议中。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演讲中重申对多边主义的捍卫,驳斥了特朗普政府在贸易和伊核协议等问题上的说辞。

欧洲民间对华盛顿的疑虑也在持续加重。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皮尤研究中心在会议召开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和法国约有一半民众视美国为威胁,这一比例较2013年有显著提高;英国也有37%的受访者有类似的想法。

《纽约时报》则称,美欧矛盾激化很可能遭到俄罗斯利用,一向板着脸的俄外长拉夫罗夫曾难掩对新阶段美欧关系喜闻乐见,“我们可以看到新的裂痕正在产生,而旧的裂痕还在加深。”

尽管欧洲各自表达出了对特朗普“美国优先”的不满,却没有真正联合起来作出回应。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最后一刻取消了会议行程,使德国总理默克尔又一次落单。而中欧国家波兰在欧盟的紧逼下,正转身投向美国,并主办了旨在敲打伊朗的安全会议。去年9月,欧洲司法委员会联盟以波兰司法改革破坏司法独立为由,宣布取消波兰的投票权,并暂停波兰国家司法委员会的成员资格,此后欧洲的“东西裂痕”就日趋加剧。

不仅欧洲内部意见不一致,美国政治集团也存在严重分歧。彭斯和他的前任拜登就在会议现场“杠”上了。双方都宣称在国际舞台上代表美国的领导集团,并互相谴责对方破坏现有的国际秩序。

十年前,拜登在慕尼黑按下了美俄关系的“重置键”。十年后,同样的地点,拜登承诺在特朗普下台后“美国必将回归”,此番言论为他赢得了不少喝彩。支持者代表普遍认为,特朗普毫不掩饰的外交立场让他们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我向你们承诺,这些都会过去。我们会回来,我们会回来,”拜登说。拜登并没有明确对“我们”作出解释,但有预测称,拜登本人很快就会宣布参加明年的总统大选。

出席会议的欧洲外交官和政治家表示,代表们如此积极的对拜登表示支持,恰恰暴露了西方整体外交在特朗普傲慢的衬托下正在弱化。此前就有担忧的声音提出,将拥有不同经济和安全利益的西方世界捆绑在一起的共同价值观正在逐渐分化。

相对于拜登获得的掌声,彭斯在会议上却遭遇尴尬一刻。当彭斯说完开场白“我代表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向你们问好”后,现场一片寂静,没有掌声,也没有回应。彭斯扮演的是“美国优先”忠实捍卫者的角色。他表示,特朗普政府已经证明了,捍卫自身利益并不代表“美国单打独斗”,美国已经通过自己的力量将西方世界变得更加安全,例如为乌克兰提供军火对抗俄罗斯,以及展开抗击ISIS的战争。

“今天,美国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美国在世界舞台上再次起主导作用。有了特朗普的领导,以及对安全问题的清晰聚焦,我们的跨大西洋盟友关系得以捍卫和重建,”彭斯说。

这场在国际舞台上公开化的内部政治博弈,展现的是美国外交政策上的重大转变,而特朗普政府也正在发掘更多新盟友。上周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就展开了中欧之旅,企图在这块曾经被冷落的土地上“重刷存在感”,包括与波兰联合举办中东安全会议。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主席、前美国驻北约代表达尔德(Ivo Daalder)表示,目前美国既要聚焦美国优先的新外交政策,又要其他国家完全依据其意愿行事,这就是矛盾所在。而此前的外交政策则强调协作,追求共同的价值。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