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壳牌们请注意!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要做真正的“巨无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壳牌们请注意!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要做真正的“巨无霸”

这家由沙特国王兼任理事会主席的石油公司,从未在商业浪潮中与其他石油巨头正面交锋。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沙特现任国王的儿子、副王储穆罕默德·本·沙尔曼提出了一份重组计划。

图片来源:CFP

无论哪一年,当你看到一份“财富500强”榜单,总会发现壳牌、埃克森美孚、中石化等等这些石油巨头霸占了最前排的座位。当你再拿过“全球石油公司排名”时,又会发现上述巨头们,纷纷站在了沙特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的身后。

毫无疑问,沙特阿美的确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其原油生产能力高达954万桶/天,保持了全球最高纪录。

沙特阿美能够拥有如此令人艳羡的产量,靠的是政府资源。沙特阿美掌握的已探明石油储量高达2611亿桶。根据中研普华财经网站的统计数据,截至2012年,全球石油总储量才约为5.96万亿桶,这还包括了原油、超重原油和沥青、页岩油、天然气凝析液以及低致密油等各类品种。

沙特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无可争议的“老大”,今年3月,其原油日产量提升到了创纪录的1030万桶。沙特阿美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沙特境内唯一从事石油勘探和开发业务的公司,也是沙特国家石油公司。

但正如一枚硬币的两面,沙特阿美的最大劣势也正来自于此。石油是沙特的经济命脉,国家财政总收入的70%来自石油贸易,因此,沙特阿美虽在名义上是一家公司,实际上却更像是一个政府部门。事实上,沙特阿美也是隶属于国家石油部。在这里,政治力量的运作要远高于商业力量。

对于一般公司,董事会即为最高权力机构。但在沙特阿美,董事会之上还特别增设了一个最高理事会,负责监督董事会的活动。该理事会成立于1989年3月,也就是沙特阿美成立次年,理事会主席由沙特国王兼任。

这样做的结果是,公司运营经常需要服务于政治需求,贵为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沙特阿美,其竞争力却远不及那些在商业浪潮中打拼的石油巨头。

不过,这一现状很快就将发生改变。据沙特国有电视台Al Arabiya News Channel报道,沙特政府正计划将沙特阿美从国家石油部拆分出去,成为一家相对独立的公司。

该重组计划由沙特现任国王的儿子、副王储穆罕默德·本·沙尔曼(Mohammad Bin Salman)提出。沙尔曼同时还是沙特第二副首相兼国防大臣。他在34岁时上任国防大臣,是世界最年轻的国防部长。

沙尔曼还建议成立沙特阿美最高委员会(Supreme Council of Saudi Aramco),而他本人将担任该委员会的最高统帅。

沙特希望重组后的沙特阿美转变为更偏重于商业驱动型的组织,尽量减少政治干预,增强灵活性,实现公司经济价值最大化,与全球石油巨头在市场中展开直接竞争。

沙特阿美拥有来自全球77个国家和地区的6.1万名员工,总部设在沙特阿拉伯王国东部城市达兰。

沙特阿美首席执行官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日前表示,沙特阿美正在通过新平台加快下游业务的开发,以实现上下游一体化目标,发展重点在新建炼油厂、石化联合体和油品贸易等。

这类新平台的典型案例是沙特阿美和陶氏化学合资的Sadara石化联合体。该项目包括26套生产装置,每年将生产300万吨石化产品。此外,沙特阿美还先后与中石化、中石油在炼油方面展开合作。

加强下游的同时,沙特阿美还比以往更加重视上游。沙特阿美在2014年度报告中称,将在今后十年里把大部分支出用于石油生产,以确保其有足够的备用原油产能来稳定世界石油市场。此前,沙特阿美还表示,2014年往后的10年里,每年将在天然气上投资400亿美元。

沙特阿美最初成立于1933年,彼时,沙特政府与加利福尼亚州标准石油公司(美国雪佛龙公司前身),在沙特成立了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1944年更名为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Arabian American Oil Co.)。美国德士古石油公司、埃克森公司和美孚公司也曾入股该公司。

在整个1960年代,沙特政府一直在想尽办法夺回石油控制权。这一愿望直到1980年才完全实现。1988年根据沙特王室法令,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正式成立,接管了原阿美公司的全部资产和经营权。

对于埃克森美孚、壳牌等石油巨头来说,沙特阿美全力扑向市场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挑战。凭借着全球最大的石油资源,沙特阿美的重组转型将重塑世界石油行业版图。

当然,一切的计划都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正如所有的改革一样,沙特阿美在转型过程中,也必然会遇到来自政府及其他既得利益者的巨大阻力。这是一场政治力量与商业力量的博弈。对于沙特政府而言,方向已经看清了,但接下来要怎么走,还充满未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沙特阿美

3.3k
  • 韩国石油银行IPO申请初步获批
  • 沙特阿美将7月面向西北欧客户的阿拉伯轻质原油官方售价定为较ICE布伦特原油升水2.2美元/桶

壳牌

3.8k
  • 中国启动首个千万吨级CCUS集群项目
  • 俄天然气公司:6月1日起暂停向两个欧洲能源公司供气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壳牌们请注意!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要做真正的“巨无霸”

这家由沙特国王兼任理事会主席的石油公司,从未在商业浪潮中与其他石油巨头正面交锋。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沙特现任国王的儿子、副王储穆罕默德·本·沙尔曼提出了一份重组计划。

图片来源:CFP

无论哪一年,当你看到一份“财富500强”榜单,总会发现壳牌、埃克森美孚、中石化等等这些石油巨头霸占了最前排的座位。当你再拿过“全球石油公司排名”时,又会发现上述巨头们,纷纷站在了沙特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的身后。

毫无疑问,沙特阿美的确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其原油生产能力高达954万桶/天,保持了全球最高纪录。

沙特阿美能够拥有如此令人艳羡的产量,靠的是政府资源。沙特阿美掌握的已探明石油储量高达2611亿桶。根据中研普华财经网站的统计数据,截至2012年,全球石油总储量才约为5.96万亿桶,这还包括了原油、超重原油和沥青、页岩油、天然气凝析液以及低致密油等各类品种。

沙特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无可争议的“老大”,今年3月,其原油日产量提升到了创纪录的1030万桶。沙特阿美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沙特境内唯一从事石油勘探和开发业务的公司,也是沙特国家石油公司。

但正如一枚硬币的两面,沙特阿美的最大劣势也正来自于此。石油是沙特的经济命脉,国家财政总收入的70%来自石油贸易,因此,沙特阿美虽在名义上是一家公司,实际上却更像是一个政府部门。事实上,沙特阿美也是隶属于国家石油部。在这里,政治力量的运作要远高于商业力量。

对于一般公司,董事会即为最高权力机构。但在沙特阿美,董事会之上还特别增设了一个最高理事会,负责监督董事会的活动。该理事会成立于1989年3月,也就是沙特阿美成立次年,理事会主席由沙特国王兼任。

这样做的结果是,公司运营经常需要服务于政治需求,贵为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沙特阿美,其竞争力却远不及那些在商业浪潮中打拼的石油巨头。

不过,这一现状很快就将发生改变。据沙特国有电视台Al Arabiya News Channel报道,沙特政府正计划将沙特阿美从国家石油部拆分出去,成为一家相对独立的公司。

该重组计划由沙特现任国王的儿子、副王储穆罕默德·本·沙尔曼(Mohammad Bin Salman)提出。沙尔曼同时还是沙特第二副首相兼国防大臣。他在34岁时上任国防大臣,是世界最年轻的国防部长。

沙尔曼还建议成立沙特阿美最高委员会(Supreme Council of Saudi Aramco),而他本人将担任该委员会的最高统帅。

沙特希望重组后的沙特阿美转变为更偏重于商业驱动型的组织,尽量减少政治干预,增强灵活性,实现公司经济价值最大化,与全球石油巨头在市场中展开直接竞争。

沙特阿美拥有来自全球77个国家和地区的6.1万名员工,总部设在沙特阿拉伯王国东部城市达兰。

沙特阿美首席执行官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日前表示,沙特阿美正在通过新平台加快下游业务的开发,以实现上下游一体化目标,发展重点在新建炼油厂、石化联合体和油品贸易等。

这类新平台的典型案例是沙特阿美和陶氏化学合资的Sadara石化联合体。该项目包括26套生产装置,每年将生产300万吨石化产品。此外,沙特阿美还先后与中石化、中石油在炼油方面展开合作。

加强下游的同时,沙特阿美还比以往更加重视上游。沙特阿美在2014年度报告中称,将在今后十年里把大部分支出用于石油生产,以确保其有足够的备用原油产能来稳定世界石油市场。此前,沙特阿美还表示,2014年往后的10年里,每年将在天然气上投资400亿美元。

沙特阿美最初成立于1933年,彼时,沙特政府与加利福尼亚州标准石油公司(美国雪佛龙公司前身),在沙特成立了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1944年更名为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Arabian American Oil Co.)。美国德士古石油公司、埃克森公司和美孚公司也曾入股该公司。

在整个1960年代,沙特政府一直在想尽办法夺回石油控制权。这一愿望直到1980年才完全实现。1988年根据沙特王室法令,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正式成立,接管了原阿美公司的全部资产和经营权。

对于埃克森美孚、壳牌等石油巨头来说,沙特阿美全力扑向市场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挑战。凭借着全球最大的石油资源,沙特阿美的重组转型将重塑世界石油行业版图。

当然,一切的计划都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正如所有的改革一样,沙特阿美在转型过程中,也必然会遇到来自政府及其他既得利益者的巨大阻力。这是一场政治力量与商业力量的博弈。对于沙特政府而言,方向已经看清了,但接下来要怎么走,还充满未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