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被列入失信名单”的乐创文娱,离开了张艺谋,2019还会好吗?

张艺谋之于当时的乐视影业,无疑是金字招牌,也是救命稻草。

张艺谋无疑是乐视的底牌之一

作者:张一瓜

昨日,一篇源自《证券日报》的文章《乐视影业首次被列入失信名单,一众明星被套牢》被各大媒体争相转发。稍后,乐创文娱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给予解释,并表示正在与法院协商撤销“失信被执行人”事宜。

作为与华谊、光线、博纳和万达影视并称为民营电影公司五大的乐视影业,如今正处于多事之秋,深陷“乐视系”负面新闻的泥沼,让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经理兼董事长张昭一直处于至暗时刻,仍未迎来曙光。

确实,乐视影业受贾跃亭“乐视系”的影响不仅导致近几年业绩不佳,公司改为乐创文娱后因为项目结果不达预期仍被部分业内人士看衰。但它的前途真的一片惨淡吗?

明星股东的力量不容小觑

根据企查查披露的公开资料显示,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共有44个股东,其中国际导演张艺谋、明星作家郭敬明、知名演员孙红雷、孙俪(上海孙俪影视文化工作室)、冯威(冯绍峰)、黄晓明和李小璐等都是其明星股东,并分别持有该公司1.44%、0.6%、0.29%、0.14%、0.07%、0.07%的股份,投资近亿元。

同时,云集了刘涛、贾乃亮、秦岚、李晨、马苏、霍思彦(霍思燕)等明星股东的北京锦阳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认缴1379.6575万元,共持有1.65%的乐视影业股份。

这些明星投资人们不仅在资本上与乐视影业建立联系,在其他业务的往来上也十分频繁、深入。其中当属张艺谋和郭敬明与乐视影业的合作最为惹人瞩目。

2011年,以《金陵十三钗》作为终结,张艺谋结束了和张伟平长达近20年的合作,之后便开启了和乐视影业的长期合作模式。2014年5月,由张艺谋执导、乐视影业主发的文艺影片《归来》不仅叫好还十分叫座,最终揽获票房高达2.91亿元,这对于文艺片来说在当时已经算是突破。同年10月,张艺谋便正式成为乐视影业的一份子,认缴新增注册资本208万,获得乐视影业1.8692%的股份。

张艺谋无疑是乐视影业的底牌之一,有了“国师”的加盟,乐视影业无论是在影片质量上还是在影片的票房成绩上都有了很大的飞跃。后续,老谋子执导的所有影片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了乐视影业喘息的机会和竞争的资本。

注:《28岁未成年》,导演张末,张艺谋担任制片人、监制

纵观张艺谋加入乐视影业后的成绩表单,他参与的影片票房占乐视影业同年参与的影片总票房的比例一路飞升,从2014年的18.55%,一直飙升至去年的91.42%。张艺谋之于当时的乐视影业,无疑是金字招牌,也是救命稻草。

除却与张艺谋的深度合作,乐视影业和郭敬明的合作成绩同样耀眼。于2015年7月9日上映由郭敬明执导的《小时代4:灵魂尽头》,乐视影业作为主控方,揽获票房4.86亿元。

据悉,同年6月,郭敬明入股500万元成为乐视影业的一员。后续同样出自郭导之手噱头十足的《爵迹》虽然口碑不佳,但票房成绩仍不可小觑,最终获得3.83亿元票房。

郭敬明的IP资源丰厚,市场号召力强劲,乐视影业与其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深受裨益。

除却张艺谋和郭敬明,导演李蔚然也先后与乐视影业合作参与了《决战CBD》、《我想和你好好的》两部影片,其中冯绍峰在第二部影片中担纲男主角,同时也是乐视影业的股东之一。

乐视影业的明星股东们不仅出钱,还出力,这些明星股东的力量不容小觑。

《熊出没》品牌傍身

乐创文娱成熟的宣发团队仍让人信赖

2018年3月,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发布内部信称公司正式更名为“乐创文娱”,但因各种原因,工商资料还未进行变更。目前,乐视影业工商信息仍显示为“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

虽然乐视影业名称还未被完全抛弃,但是根据当前乐创文娱的项目运作主体可以发现,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运作的项目只有两个,即预计今年上映的《爵迹2》和2020年上映的《刺局》,2部影片皆是在乐视影业更名之前便存在的旧项目,而今年的《熊出没·原始时代》则是放在乐创影业下面运行,可以预测等到旧项目完成后,乐创文娱真的就要和“乐视影业”这个名字挥别了。而《熊出没》这个IP的运作也是乐创文娱在接下来的品牌塑造中重点推出的对象。

《熊出没》作为我国当前运作最成功的系列动画电影,除却华强方特的精湛制作外,乐创影业也贡献了很大的一份力量。

如今,已经连续6部6年登陆大银幕的动画影片《熊出没》,乐创影业除了在2017年与《熊出没·变形记》(6.05亿元)失之交臂外,其他5部《熊出没》皆是全程参与。可以说乐创影业是陪伴着《熊出没》这个系列影片长大的。

最开始《熊出没之夺宝熊兵》(2.47亿元)、《熊出没之雪岭熊风》(2.94亿元)、《熊出没之熊心归来》(2.87亿元)3部影片的票房都止步于3亿,直到2017年,乐创影业首次将动画影片定在春季档上映,这也让这一年上映的《熊出没·奇幻空间》(5.21亿元)在票房上迈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成为国产动画电影的标杆。

乐创影业和《熊出没》这个IP的深入合作,可以看出乐创影业在宣发上从来不循规蹈矩,它有专属于自己的打法,大胆而又成熟。而且,它每一次主打的点都不尽相同。《熊出没》因此也从亲子动画跃升至合家欢影片,“过年就看《熊出没》”早已深入核心受众的内心,并撬动了更多增量人群,如过年回乡的“小姨子”、“小叔子”们。回到老家的年轻人,陪着外甥们去看《熊出没》成为一种时尚和趋势。

今年春节档上映的《熊出没·原始时代》(6.56亿元)推出多款方言版,打造地域差异化营销,效果还算不错。这一波又一波的宣发操作可以看出乐创影业宣发团队的成熟运作,也能够看到团队的诚意和创新。这也是正处于水逆中的乐创影业仍让人尊重和希望之所在。

乐创文娱重塑品牌

实现IP垂直生态只是时间问题?

曾在2006年创立光线影业,并使之连续4年保持100%的增长速度的张昭,创造了让中国电影业瞩目的“光线速度”。2011年,他离开光线,创立了乐视影业,这也让他的职业生涯变得更加跌宕起伏,充满戏剧性。

2018年5月,《人物》出了一篇爆款文章《张昭:挣脱乐视,走出至暗时刻》,透露出张昭挥别贾跃亭带来的阴霾,斩断“乐视系”带来的影响,带领乐创文娱再出发的信心。看过这篇文章的人,很多都表示颇有感触,一个负重前行的影视企业家形象深入人心。

在2017年上影节上,张昭推出了12个IP项目,即《刺局》、《推理笔记》、《生死语者·秦明》、《我在新郑当守陵人》、《茅山后裔》、《仙逆》等,并公布乐视影业将正式转型成为IP运营公司,打造“IP垂直生态”。

去年,更名为乐创文娱的乐视影业又加大筹码,一口气发布了28个大电影系列品牌项目,与文学、文旅、游戏、互联网视频和消费品5大领域联动,形成产业闭环。

虽然当前乐创文娱在前年和去年发布的项目还有很多未与大家见面,但张昭所强调的IP垂直生态其实已经初具规模,《熊出没》系列电影的宣发和张艺谋、郭敬明的IP运营都已经打上了乐创文娱的标签。正如孙宏斌所说:“乐视内容这一块不缺战略,不缺常识,不缺现金流,不缺团队,不缺努力,什么都不缺。”实现张昭所描述的商业模式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被称为“乐视最后的守夜人”的张昭,凭借其资历以及能量足以让他在这个行业有所话语权和影响力。虽然乐创文娱近2年的成绩不够好看,但是整体来说公司仍然在正向发展。

去年,由张艺谋执导的《影》获得第55届金马奖最佳导演奖,今年主控的《熊出没》动画电影在与《小猪佩奇过大年》激烈竞争下票房再创新高,乐视影业仍有底气。据悉,按照计划,乐视影业今年将会有4-5部新片上线,包括上半年将推出的《法医秦明》大电影。

去年定档暑期档的《爵迹2》突然撤档,当前显示将要在今年上映,但档期未定,其他影片项目还未公开。乐视影业能否凭借接下来的影片恢复元气,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马云曾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见后天的太阳。”希望仍处至暗时刻的乐视重整旗鼓,再创传统五大民营影视公司的辉煌,创造“乐创文娱速度”!

来源:电影情报处

原标题:“被列入失信名单”的乐创文娱,离开了张艺谋,2019还会好吗?

最新更新时间:02/20 11:34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