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粤港澳大湾区的机遇与挑战:创新要素自由流动是主要难点

“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的加快建设,有望改变广深港澳四个中心城市缺少市场分工与合作的局面,但如何让人才、资本、信息、技术等创新要素实现自由流动,仍是其中的主要难点。

港珠澳大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梁宙

日前,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明确,将推进“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科技创新走廊建设,共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业内认为,粤港澳加深创新合作有望破除影响创新要素自由流动的瓶颈和制约。

粤港澳大湾区包括香港、澳门和珠三角九市,总面积5.6万平方公里,2017年末总人口约7000万人,是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大湾区中,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为四个核心引擎,也有着各自的定位。

根据《纲要》,香港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打造更具竞争力的国际大都会;澳门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广州着力建设国际大都市;深圳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城市,努力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对界面新闻表示,在粤港澳大湾区规则之中,最具特色的就是科技创新成为了大湾区实现制度创新的重要抓手,而“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的本质是要打造中国版的“硅谷”,成为全国乃至世界的创新之都。

“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前身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2017年,广东省提出要借鉴美国128号公路创新廊道的经验,以广深沿线为主轴整合创新资源、打造穗莞深科技创新走廊,为全省创新发展提供有力支撑,辐射带动周边地区加快发展。

2018年7月,广东省政府在一份答复函中透露,将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延伸到香港。同年8月,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全体会议提出,建设“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科技创新走廊,打造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该科技创新走廊由此成型。

“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是国际化的,必须依靠作为国际城市的港澳发挥重要的作用才能让珠三角的高新科技产业资源实现国际化配置,单靠珠三角的广州和深圳还是不够的。”林江说。

林江分析,在这条科技创新走廊上,广州作为省会城市,是人才中心、基础技术研发中心;深圳作为创新之都,是创新中心和应用技术研发中心;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城市,是应用技术研发中心和融资基地;澳门则是国际化的旅游休闲中心。

四个中心城市各自有着优势,但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三个法域和关税区,流通三种货币,制度方面的差异比较大,也决定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面临其他湾区所没有的制度和体制机制难题。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曾表示,粤港澳三地在经济制度、法律体系、行政体制和社会管理模式等方面,在经济自由度、市场开放度、营商便利度及社会福利水平等方面也都存在不小的差异。

2018年12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在香港发布《粤港澳大湾区人才发展报告》称,粤港澳大湾区内税制冲突明显,影响湾区人才集聚;出入境欠便利,影响湾区人才流动;公共服务衔接尚未建立,影响人才安居乐业;粤港澳科技创新合作不紧密,特别是珠三角地区企业的联系并不够紧密,产学研协同创新有待加强。

广东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对界面新闻表示,即使在深圳和广州之间,也存在缺少合作的问题,由于“分灶吃饭”的财政体制决定地方政府以自己的利益为上,都是“诸侯经济”。

在此局面下,广深港澳四地有着各自的瓶颈。丁力称,香港有创新机构、创新人才,但是制造业基本已经腾空了,创新成果转化受到了很大的局限;深圳虽然转化能力很强,原创能力却不强;广州有高校又有市场,不过在机制体制上受到了局限;澳门的体量比较小。

“如果深圳和香港能够有机地整合起来、优势互补,可能会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出来。”他说。

《纲要》在优化区域创新环境上重点着墨,如在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方面提出,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科技成果转化基地。支持粤港澳在创业孵化、科技金融、成果转化、国际技术转让、科技服务业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等。

在鼓励科技和学术人才交往交流方面,《纲要》提出,研究实施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出入境、工作、居住、物流等更加便利化的政策措施,允许香港、澳门符合条件的高校、科研机构申请内地科技项目,并按规定在内地及港澳使用相关资金。

不过,丁力指出,这次《纲要》对创新要素流动下笔的力度很大,但基本是“单边开发”,香港、澳门可以无障碍地进入国内市场,国内过去港澳可能还要有个时间差。粤港澳大湾区要建设成国际化创新平台,还需要看国际高端资源能否集聚在这个平台。

林江认为,在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的建设过程中,必然要强化四个城市在科技资源上的融合,目前来看,要走的路仍比较长。

“涉及到知识产权保护、科技创新伦理、实验室道德方面,由于九市两区的标准不一,在市场上会形成不少的阻力。此外,大数据中心和国际化创新平台建设到底是依靠政府推动为主还是市场推动为主?大湾区的九市可能比较倾向政府推动的模式,而两区则可能比较倾向市场推动的模式,”林江说,如果九市两区在思维上出现不一致,会对大数据中心和国际化创新平台建设带来不少的挑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