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走向漫威之前,重新评估有妖气

在奥飞体内这几年,有妖气发生的最明显变化就是,从漫画平台向一家综合IP开发平台转型,朝着漫威进发。

有妖气IP改编的《十万个冷笑话》

作者:千寻 Wink

奥飞正在回归,重新聚焦K12。

几天前,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奥飞这样回复:几年来,一直尝试进入K12以上的领域,做了一系列的扩张和布局,在影视领域“交了学费”。接下来,公司将回归擅长的K12领域,通过开源节流,降本增效来改善经营质量。

这样的回复,直接把投资者的注意力拉到了有妖气身上。2015年奥飞并购有妖气曾经被认为是进军K12以上领域的标志。但现在,奥飞正在为有妖气寻找新的投资人。

不少人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先是一阵惋惜,而后又回忆这个平台过去的种种辉煌,以及自己与它曾经的联系。

“又是一年圣诞平安夜,这几年,每到今天都会搜一下《琉璃夜》,以此来悼念一下深流大大,作者就差那么一点点,再多给一点时间,就能动画化了,可能就一举成名了,经济上也会好一点,就有钱买药了……好可惜。”一位昵称“林呆”的UI设计师在知乎上写道。

如果你搜索关键词《琉璃夜》会发现有很多粉丝的评论。它不算是一个全网爆款,但在有妖气上连载的时候很出名。像“林呆”这样的粉丝还有很多。他们从《日渐崩坏的世界》《拜见女皇陛下》开始,一直到今天还保持着在有妖气上付费看漫画的习惯。

这两部作品诞生于有妖气的上升和繁荣时期。那时候,在动漫领域,AB站已经突围,UP主上传的大量动画短视频和番剧带起了一股新的风口。大家都看到了二次元群体以及这个群体消费能力的存在。甚至夸张地认为,“9000岁”群体有多大,二次元的潜在群体就有多大。

有妖气占据先天优势,起步早于腾讯动漫、快看漫画等其他几家漫画平台,并且手握《雏蜂》《端脑》《十冷》《镇魂街》等顶级国漫IP,还有新的源源不断的新漫画作品上传,总作品数量一度超过4.4万部。

但今时今日,有妖气的现状很难与2015年前后相比。它先是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原创漫画平台,而后又经历了奥飞娱乐全资收购,在奥飞体内待了三年;现在,它已经无法挤入国内漫画平台TOP5了。

《雏蜂》

变,是有妖气面临的近乎唯一的选择。

它开始寻求新的外部融资,各家资本方需要重新评估有妖气的价值。这个过程会面临不少终极拷问,包括被奥飞收购之前就已经存在的问题。比如,有妖气几个头部IP难改编,或者,平台已经有几年时间没有产出过头部大IP了,现有的都是几年之前的IP……

变化的第二表象是,有妖气在转型,从一家漫画平台转成一家IP综合运营开发公司。从2018年开始,有妖气有了自己的动画开发部门,也有了影视化剧集开发部门,《镇魂街》《虎鹤》几个项目都已经上马。

或许,现在的有妖气很难用单一的漫画平台标准来衡量了。也可以说,它在朝着漫威的方向走。每个漫画平台都有一个漫威梦,就连阅文集团这样的巨头IP公司都不掩盖要成为“中国漫威”的野心。

作为第一批国产原创网络动漫平台,有妖气经历过高光时刻,又在资本和互联网巨头以钱换作品和流量的搏杀中步履维艰。选择漫威化,是它区别于其他流量型动漫平台的最大价值,也是它能否扳回一局的重要筹码!

有妖气之痛:缺乏IP运营和资本化

有妖气是2015年中被奥飞娱乐收购的。

收购书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30日,网站累计合作漫画作者高达17076位,获得6478部授权作品,累计逾730万注册用户,平台日活量达53万。而到了2017年半年报时,平台拥有1900多万注册用户,累计两万多位漫画作者持续进行内容创作、更新。

不过,平台上这么多内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运营。这与有妖气的基因有关,几位创始人都偏创作型人才,而缺乏作品商业化方面的长远谋划。平台上的内容量急速增长,但作品鉴别和运营推广力度,有妖气一直没跟上。

这个基因问题,奥飞也没能弥补过来。

奥飞收购有妖气的初衷是好的,收购有妖气将有利于上市公司IP资源整合、补充,并拓宽IP的受众群体。但毕竟奥飞的核心资源和竞争力在K12阶段,而有妖气的人群年龄阶层更高。因此,奥飞对有妖气漫画IP的运营有点使不上劲,也就无法解决运营推广方面的问题,甚至,由于缺乏推广资金,有妖气的对漫画的运营还不如从前。

有知情人士透露,像《狐妖小红娘》下面可能有十几家宣发公司,有妖气一家都没有,其他平台一部作品的宣发资源和资金的投入可能比整个有妖气平台还要高。“像《蓝翅》这样的漫画,在有妖气上排名10名开外,在另一家平台上排名第一。”

其中原因并不难理解,自2016年年底,证监会限制影视、游戏等上市公司跨界借壳以及定增之后,奥飞娱乐自身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当时,漫画IP改编院线电影的路子虽然已经跑通,但有妖气的盈利并不算多。在没有母公司充足的资金供给下,有妖气在奥飞体内活得有点窘迫。

而这一年正是国产动漫风口期,资本涌入二次元,腾讯动漫、快看漫画、小明太极等多家漫画平台分食市场,有妖气虽手握“金矿”,但也再难投入巨资与各大平台争抢。随着创始团队出走,公司内部业务推进缓慢,问题纷纷出现,有妖气跌出第一梯队,退出视线聚焦的漫画平台竞争,有妖气进入迷茫期。

况且,在奥飞最近的公告中显示,基于公司自身经营思路的转变和外部环境的变化,公司“泛娱乐”业务收缩,为降低经营风险,公司将主动减少对游戏、影视业务的投入。

有妖气的独立似乎成为一步必走之棋。

有妖气漫威化

困顿归困顿,即便在漫画IP缺乏运营的情况下,有妖气2017年平台用户依然拥有2300多万,连载漫画超过4.7万部,其中S级作品超过110部;2018年,有妖气实现盈利,这是其他家平台难以做到的。

相关人士透露,有妖气2018年主要收入为用户付费收入、IP授权、漫画分发三种形式。即使整体平台流量不高,但其品牌和内容资产依然非常有价值。

在IP授权开发上面,《十万个冷笑话2》动画电影、《开封奇谈》真人剧、《端脑》真人剧、《镇魂街》真人剧等成功上线,截止至2018年3月底,《镇魂街》真人剧累积点击量超过32亿。头部作品的动画改编依然备受粉丝关注,比如断更2年的《镇魂街2》动画番剧,4支PV在B站累计播放近2000万,追番162W;由震雷动画制作的《雏蜂SOE》也已经公开PV。

“现在有妖气缺的东西太多了,缺增量的内容,缺IP规模化变现的能力,缺流量运营的能力,也缺资本化的能力。奥飞现阶段很难为有妖气补足这些缺口,下一步有妖气的选择将尤为重要。”

此次,有妖气团队中也新加入了擅长IP运营的团队。IP运营带来的是影响力和流量,但在短视频、直播、纪录片等多种线上娱乐方式越来越多占据用户时长的情况下,各家漫画平台的流量增量同样进入瓶颈期。因此,即便补足了运营短板,有妖气也要寻找新出路。

在奥飞体内这几年,有妖气发生的最明显变化就是,从漫画平台向一家综合IP开发平台转型,朝着漫威进发。

漫威从一个漫画社起家,2005年用部分漫画人物版权作为抵押从美林银行贷款5.25亿美金,开始筹拍独立电影。从2008年的《钢铁侠》到2018年的《银河护卫队2》,漫威先后有近20部电影,全球票房超过124亿美金。

《钢铁侠》

漫威能够成功,有两点很重要的经验。第一点是漫威有足够多的高质量IP,它有5000多个漫画角色,即便有1%转化为影视IP,也有50多个IP形象;第二是积累了足够多的IP后,把IP价值放大,重视版权价值。

漫威的这两大前提条件,有妖气都具备。

有妖气平台上目前还有诸如《春哥传》《死神的阴谋》《我不是GAY》,以及四大国漫等众多漫画作品的全版权。而且,这些作品跟后来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快餐漫画相比,更能经得住IP开发的考验。

现在有妖气首要的目的是做动画和电影,变现模式非常清晰。除了基本的影视项目收入以外,游戏授权是很大一块收入。如果一款游戏5亿的流水,有妖气起码有能分得2000-3000万的收入。

“市场上要是三到四款游戏跑起来的话,收益很好预估。《镇魂街》的电影和动画电影现在跟几家公司都在谈;《雏蜂》的游戏,今年暑期或第三季度,就要上了,是广东的一家公司在做,两个IP的游戏授权,价格还都不错。影视开发部门也已经组建好了,正在跑一部剧,动画制作团队成立得更早,也在跑几个动画电影和番剧的项目。”一位动漫投资人透露。

事实上,现在漫画平台,单靠漫画发行,VIP点击和运营,很难赚到钱。而漫画实体书的售卖情况也不乐观,如果能有IP版权,做IP商业开发应该是最佳的变现路径。更何况,早在2014年,有妖气就已经尝试将《十冷》改编大电影,并取得了1.2亿票房,有先例可循。

也许有人会问,有妖气漫画都是几年前的老IP,最近几年没有新头部IP诞生,未来是否会竭泽而渔?

其实除了目前拥有的IP以外,有妖气还在增加漫画策划内容,找外包团队做PGC形式的漫画。这种漫画版权在平台,做改编和开发的时候相对容易。新一轮融资结束后,未来还会有源源不断地增加对漫画创作的扶持与投入。

在奥飞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可以清晰的看到2018年有妖气的财务数据已经扭亏为盈,只是在于母公司的协同业务方面营收有所欠缺。

其中协同业务包括网剧收入和游戏收入。网剧《镇魂街1》与《镇魂街2》,2018年上年预测收入为4989万,2018年实际收入159.43万;网剧《记忆分裂》预计2018年营收3969万,《超能领域》预计2018年营收2598万,但两部网剧实际营收为0。主要原因是2018年下半年,公司内部真人剧业务调整,导致几部网剧未能在2018年期间上映。

现阶段,北京四月星空IP规划考虑以联合开发为主,授权为辅,所以,对外授权放缓。

2016-2017年,四月星空与奥飞数娱影视合作,推出了《学院传说之三生三世花缘》《镇魂街》《开封奇谈》《端脑》四部网剧,其中镇魂街从2017年8月在优酷播出,播放量为32亿,扩大了粉丝群体和知名度。

四月星空版权运营部门也跟奥飞娱乐股份旗下的游戏公司紧密合作,由奥飞游戏基于四月星空优质IP进行开发游戏。2017年已上线《十万个冷笑话》手游,并对外授权镇魂街游戏开发。

弯道超车的机会在哪里?

留给有妖气的时间不多了,漫画平台野蛮生长,靠重金跑马圈地的时期已经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现有漫画平台的格局已经稳定。

根据艾瑞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报告中的数据,中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近3.5亿,在线动漫用户量达2.19亿。而在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报告中显示,2018年12月MAU千万级的漫画平台只有快看漫画、腾讯动漫和微博动漫三家。

以前流量可以资本化帮平台取得融资,但是现在资本不只看流量做生意了。互联网可以换来流量,但流量怎么换钱?漫画平台们或许还不知道,或许还没做到。单说流量,数据造假也已经是业内公认的潜规则。

2018年下半年,多个漫画平台陆续进行预算收缩、腰斩作品、内容转付费等动作,欠薪等负面消息频传。新玩家在入场,老玩家也在焦虑。

比如,B站上线bilibili漫画APP,又收购了网易漫画,下一步的整合协同尚不明确;女性向作品起家的快看漫画办了男性向条漫作品征集大赛,试图填补平台内容类型的空缺;腾讯动漫联合壹动漫做了漫动画;微博动漫年底持续发力宣传,寻求市场认可;背靠漫画杂志《知音漫客》的小明太极旗下布局了8个漫画平台;爱奇艺漫画等也均有所动作,更多小漫画平台也在寻求出海、加深垂类运营或者资本层面整合的机会。

市场机会和焦虑背后,是在产业链前段节省成本、缩减开支也掩盖不了的问题。国产漫画平台还没有形成绝对的壁垒,不管用内容还是流量规模化变现的模式都没有完全跑通。

上一轮的资本红利确实让一部分漫画CP和作者挣了钱,对于平台来说,投入远大于收入并不是健康的运作模式。漫画平台本质应该回归内容,做漫画IP的资产化运营,沉淀足够多有影响力的内容资产,才是下一步变现的可能。

2019年,真实的头部内容和大量的腰部内容将成为漫画平台抢占下一代用户消费娱乐时间的基础。传统漫画作者全面拥抱互联网有可能带来新一波头部作品,爆款内容创作虽然不稳定,但依然是经验型工作。

网络漫画崛起吸引了部分优秀作者,但并不能给作者带来和版税一个量级的收入,仍有一部分顶级创作者在为出版物服务。同时,随着近年政府加强对线上娱乐内容的监管,传统出版业的创作者显然也更具优势。随着短视频的高速发展,动态漫画或许会给平台腰部内容带来新的曝光机会。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了解到,除了腾讯动漫以外,其他几家漫画平台也在进行动态漫画的制作。由于传统的动态漫画制作厂商产能有限,平台大量动态漫画的制作外包方为动画公司和CG公司,不出意外2019年将迎来一批动态漫画的爆发,发行平台不限于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社交平台以及漫画APP。

2019年可能迎来最后一次挑战漫画平台格局机会,用户规模足够或变现模式打通后,平台的下一步将进入类似文学、音乐等的行业整合期。说回有妖气,只有情怀和《镇魂街》《十万个冷笑话》等老IP显然是不够的,接下来由谁投资,又会做哪些动作?剩余的品牌价值和内容资产,又该如何运作?在下一波漫画平台格局变化中,能否有机会实现绝地反击?我们拭目以待。

但可以肯定的是,引入新的投资方之后,有妖气会有更大的自主权,也会有更多资金花在IP的运营和开发上。“十年一梦,我愿一切皆幻,再睁眼,仍少年。”成立于2009年的有妖气也在经历着十年一梦,待睁眼时,或许是春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