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孙正义走下神坛

孙正义错过了一个时代,这就是移动互联网。中国在2010年之后创立、估值最高的六家公司:头条、美团、滴滴、小米、快手、拼多多,在C轮之前都没有软银的身影。

文丨接招 方浩

上周传出了软银可能会投资瓜子二手车(车好多集团)的消息,据说最多投资金额达15亿美金。如果成真,这是孙正义千亿美金规模的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在中国的又一次出手。

最近两年,低于10亿美金的案子都提不起孙大帝的兴趣了。

今年1月初,全球最大的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宣布再次获得软银20亿美金投资,这家纽约的创业公司已经累计从软银获得超过100亿美金的资金支持。

去年10月份,今日头条获得软银领衔的Pre-IPO投资,金额在40亿美金以上。这是孙正义对中国TMD的第二次下注,此前软银已经多次参与滴滴的投资,并在董事会占据一个席位。

此外,孙正义还投资了美国最大的网约车公司Uber、东南亚最大的网约车公司Grab、印度最大的电商公司Flipkart;在二级市场全资收购了ARM、重仓了英伟达……出手金额从几十亿美金到几百亿美金不等。

春节之后,软银还对硅谷的机器人公司Nuro完成了B轮、近10亿美金的领投,这是愿景基金成立以来为数不多的Pre-C轮投资。如今,一家创业公司在第二轮融资就能得到孙正义的垂青,其概率已经小于当年阿里第一轮融资时拿到大帝的钱。

不放简单梳理一下:今日头条第8轮融资时,软银进来; WeWork第8轮融资时,软银进来;滴滴第11轮融资时,软银进来;Uber是在第12轮融资之后,软银才进去的;Flipkart进行J轮融资时,软银才进去……对于孙正义来说,字母表真的快不够用了。

显然,愿景基金的目标很明确:在世界上最发达的科技市场(美国)和世界上最具潜力的科技市场(中国和印度),找到最大风口上的最肥的猪,然后为其提供近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本支持。

孙正义变了。1995年大帝200万美金投给雅虎、1999年2000万美金投给阿里巴巴,软银都是最早的机构投资者。那是在没有赛道的情况下就认准了车手,恐怖的上帝视角。

后来中国游戏赛道上的盛大、社交赛道上的人人网、视频赛道上的PPTV,最早在天使轮、最晚在C轮就拿到了孙正义的钱。想好赛道、找最牛的车手,这是孙正义自投中杨致远、马云之后的独家秘笈。

但孙正义错过了一个时代,这就是移动互联网。中国在2010年之后创立、估值最高的六家公司:头条、美团、滴滴、小米、快手、拼多多,在C轮之前都没有软银的身影。

美国自Facebook开始, Twitter、Square、Airbnb、Uber、WhatsApp、Snapchat……一直到WeWork,几乎所有估值或市值过百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在C轮融资(甚至更晚)之前同样都没有出现过大帝的身影。

一家靠早期投资确立江湖地位的硬核VC,居然在人类历史上最活跃的创业盛宴中缺席了、失踪了。过去十年,软银在早期领域的投资布局甚至比不上半路出家的DST,Old money输给了Oil money。

我一直觉得,孙正义对移动互联网可能有什么误解,这种误解又很可能始于2006年。当年软银斥资110多亿美金收购沃达丰日本,一跃跻身日本三大运营商行列。

彩虹国是一个神奇的发达国家,即使在中国已经率先跨入智能手机时代之后,日本人民依旧生活在功能机的水深火热之中。与智能机最大的不同是,功能机的商业模式完全建立在运营商的流量资费之上,谁掌握了运营商,谁就控制了流量入口,也就控制了真金白银。日本没有BAT,因为日本有运营商。

软银对沃达丰日本的收购很快就让孙正义尝到了甜头,苹果手机刚一问世,孙正义就在第一时间争取到了iPhone在日本的独家发授权。软银也凭此摆脱了三大运营商中老幺的位置,并且洗掉了此前颇为“屌丝”的低端形象。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孙正义都应该是最早嗅到移动互联网商机的大佬,毕竟苹果手机的一举一动都在眼皮底下。但大帝似乎对运营商模式爱的越来越深。

所以,2012年,移动互联网的台风口已经刮起来的时候,大帝斥资300多亿美金拿下了美国第三大运营商Sprint,甚至一度还想把T-Mobile美国给并了,后来在美国国会的反对下不得不中止交易。

300多亿美金即使对于孙正义这样的壕中壕来说也不是小数目,2012年的阿里还没有上市,还无法套现。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投资窗口最划算的时候,孙正义几乎把所有的钱和精力都压在了运营商模式上,连睡觉都是在浪费时间。

从2007年苹果手机问世,到2012年移动互联网风口起来,正是全球新一代独角兽成批诞生的黄金时期,也是价格最便宜的阶段。马云眼中那个务必精明的孙正义,就这样错过了一个时代——一个早期投资最好的时代。

2016年,当孙正义抛出千亿美金规模的愿景基金时,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已经接近尾声,而泡沫正在走向破裂。2012年估值不到1亿美金的今日头条,到了2016年已经是110亿美金,而到了软银入股的2018年,其估值已是750亿美金。

如果说早期投资是点石成金、低买高卖,那么愿景基金就是高价买入黄金再用更高的价格把其卖掉。与其说软银变成了一家黄金期货交易商,不如说是在补课——以极高的资金成本弥补错过的时间成本。

早期投资历来是VC行业竞争最激烈、失败率最高的一个领域,但它的魔幻之处在于,投资人与创业者可以相互成就。2017年,孙正义盘点自己近20年的投资战绩,一共赚回1700多亿美金,其中阿里巴巴一家公司就贡献了近80%的收益。孙正义发现了没人搭理的马云,马云成就了眼光独到的孙正义。

孙的愿景基金之所以能从中东巨富那里募来几百亿Oil money,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孙正义在PC互联网时代的成绩,即以阿里、雅虎为代表的作品,而不是基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成绩。移动互联网时代是孙正义赚钱最多的人生阶段(阿里等公司的套现),但种子是在PC时代埋下的。

一个VC或者一家公司,能够跨越两个大时代,在中美两国都是寥寥无几。孙正义错过了移动互联网,但谁能说运营商、上游芯片设计商不是5G时代、物联网时代的大杀器?

没有中间商可以赚差价,但漫长的人生可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3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