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高教集团涉嫌造假再起争议,利润、师生人数被指注水

围绕做空报告的论战还在继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戴梦馨

针对新高教集团(02001.HK)的做空仍在继续。近日,做空机构“空城研究”发布第二份做空报告,认为新高教的澄清公告回避核心问题,而新高教集团在2月25日再发回应,称将保留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2月21日,以运营民办高校为主业的新高教集团遭遇做空。一家自称专注于揭露上市公司金融诈骗行为的机构“空城研究”发布报告,认为新高教集团不仅在财务上欺骗投资者,其学校招生、管理均涉嫌违规。

2月22日,新高教集团首次回应,反驳多项指控。2月25日,双方均发布第二份声明,开启了新一轮论战。

中国新高教集团创立于2005年,运营云南工商学院、贵州工商职业学院等7座学校。空城研究发现,多所高中在教室内张贴着“贵州工商职业学院”的广告日历。在与贵州工商职业学院学生进行访谈后,空城研究认为,新高教集团的招生模式可能是通过向高中教师提供回扣“买卖”生源,并预估佣金费用高达5100万元。

新高教集团反驳称,贵州工商职业学院的最低录取分数线均高于贵州省录取控制线,无需花费巨额佣金招生。新高教集团表示,发布广告在高等教育机构中非常普遍,公司坚持规范招生,从未有未披露的有偿招生行为。

“学校的录取分数是否高于省控制线,与学校是否需要花费招生佣金之间并无明显的因果关系,特别是当录取线只有200分时。”在第二份报告中,空城研究认为新高教集团的回应不能解释问题,而其广告能够公开进入校园,不可能不涉及付费行为。

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成为新高教集团是否“注水”利润的关键。

2016年4月,新高教集团宣布以3.819亿收购东北学校,但由于教育部尚未批准举办者变更手续,东北学校的利润一直无法与新高教合并报表。2016年9月,新高教旗下辉煌公司与东北学校达成“独家技术服务及管理咨询协议”,收取共计4380万元的服务费。

空城研究提出质疑,认为辉煌公司并无提供服务的能力,而新高教集团通过该公司收取了高价服务费,为利润注水高达50%。新高教集团回应称,辉煌公司与东北学校的协议签订时间是2016年8月,此时东北学校仍为独立第三方,并非关联交易。收购于2018年12月10日完成,因此东北学校账目可以合并至集团。

在第二份报告中,空城研究指出,新高教集团并没有解释为何这份合同的对价严重偏离公允。空城研究就此提出质疑,东北学校的年均营业收入仅为1.2亿,为何会支付4380万的天价购买服务?

学校学生、教师比例是否造假,是双方争议的另一大焦点。

空城研究提出,新高教集团在财报中使用的学生、教师比例计算公式并不符合教育部规定。据相关规定,教师总数的计算公式是“专任教师数+聘请外校教师数*0.5”,而新高教集团却把聘请外校教师的权重由0.5改为1,涉嫌夸大教师总数。空城研究根据教育部公式计算,新高教旗下学校的生师比已经连续三年高于教育部规定的上限22,可能将遭受暂停招生的处罚。

新高教集团反驳称,旗下所有学校每年向地方部门提交师生比例,从未遭受行政处罚。在2018年,云南、贵州学校的生师比均低于20,符合教育部规定。但空城研究认为,新高教集团并没有公布计算过程,怀疑新高教集团向教育部门上报的数字造假。

2月25日,新高教集团主席李孝轩向投资者公开回应,表示空城研究的负面报告指控失实、有误导性,公司保留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董事已详细阅读该报告,正在编制一份详尽的澄清公告,反驳最新做空报告的指控。

截至收盘,新高教集团股价为4.71港元,上涨2.17%。

……………………​

关注微信公众号“界面教育”(ID:jiemianedu),获取更多深度教育内容与互动分享。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