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网易不易

继“人员优化”和“结构升级”之后的一个新说法——“独立融资”。

文|刺猬公社 晓通

2018年9月,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的员工王雪(化名)接到上层通知,暂停所有大型市场活动。

“导火索是我们的音箱产品‘网易三声’整体非常失败,”王雪告诉刺猬公社,“花费了过亿的研发费用,高层非常生气。”

后来被爆出的网易多个部门大规模裁员,那时就已经初现端倪。

智能音箱项目组是整个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下属的项目之一,也是裁员最先开始的地方。在网易春节前后的大调整之前,智能音箱整个产品组已经被砍掉。11月底,整个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开始“优化”,整个部门被要求“独立融资,自负盈亏”。

2016年,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从杭州研究院独立,成为并列于网易云音乐等核心业务的一级部门。但是在产品方向上,人工智能事业部和网易高层之间始终存在分歧,包括智能音箱在内的产品市场反响不尽人意,“高层非常生气”。

如果融资成功,意味着这个曾经的一级部门,将和网易完全割裂开来,成为一个独立的公司。“网易或许会入股,但股份多少不一定。”王雪说,“网易这是不花一分钱,把我们整个部门都裁掉了。”

裁员只会迟到

农历春节前后,脉脉、知乎等社交平台出现大量关于网易裁员的爆料。

2月1日,脉脉认证信息为“网易员工”的用户在脉脉职言爆料“网易严选裁员”,并贴出一张《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盖章为“杭州网易严选贸易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这名网友称,“年后还会裁30%”“预计从1400人裁到900人”。

网易官方随后辟谣,网易严选公关总监朱艳莹公开表示,该网友爆料为“不实消息”。

2018年的冬天,裁员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关键词。包括京东、知乎、滴滴、摩拜等在内的行业巨头公司,纷纷传出程度不同的裁员消息。

据《财经》报道,网易在农历春节前后进行了一次结构调整,网易严选、教育产品部、公关部从原先的二级部门升级为一级部门。此外,包括网易严选、网易味央、教育产品部、公关部都有不同程度的裁员。

报道援引一位网易员工的表述称,网易严选的裁员比例在30%-40%左右;网易味央裁员比例接近50%;教育产品部则计划从300人裁至200人以下;公关部也进行了40%左右的裁员。除了以上部门,据《IT时报》报道,网易云音乐、网易考拉、网易研究院都有多达数百人的裁员计划。

“猪厂”在猪年迎来了一轮大洗牌。

网易困局

就在裁员消息被坐实的一周前,2月21日,网易刚刚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 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营收约为198亿元。其中网络游戏服务营收为110亿元,电子商务营收约为67亿元。可以看出,游戏和电商是网易如今营收的两大主力。但这两项业务的发展并不顺利。

首先是游戏。受游戏版号审批政策的影响,长达九个月的时间里,中国游戏行业没有下发一个新的版号。没有版号意味着不能提供游戏内购服务,玩家不能充值,游戏开发者只能通过广告获得收入。

直到2018年12月21日,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主管部门有关人士才宣布部分游戏已经完成审核,正在核发版号。12月29日,第一批版号下发,没有网易。

等到第四批版号下发,网易的《战春秋》才出现在列表中。但复苏的苗头并未持续,2019年1月22日,广电总局下发第七批版号时,网易仍然仅有这一款游戏获得了新一轮的版号。

对比网易近三年的财报,游戏收入净增分别为107亿,83亿和39亿,游戏收入净增持续下降。

游戏之外,电商业务的增长最为明显。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网易将电商业务的数据在财报中单独公布。2018年第四季度,电商净营收约为6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5%,占营收的34%,已经成为网易在游戏业务之外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网易的电商业务数据亮眼,但是说到实际效果,外界对电商业务的判断并不一致。虎嗅的文章《网易不再从容》认为,游戏业务和电商业务的成本组成不同,电商业务的毛利润率远低于游戏业务。

“运营游戏的直接成本包括人员薪酬、带宽成本以及由购置版权或支付许可费形成的无形资产的摊销。电商业务的直接成本是在运维线上平台的基础上(薪酬、带宽等)再加商品采购、仓储、物流等项支出,毛利润率比游戏低一个数量级。”

上文作者在计算网易游戏和电商业务的毛利润盈亏之后发现,2017年第四季度,网易电商业务毛亏损5000多万,2018年第四季度这个数字是2.73亿。因此作者得出的结论是,网易电商“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猪厂节衣缩食

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中,网易的画风一直有些特立独行。比如一次又一次刷屏朋友圈的网易云音乐营销策划,又或者是创始人亲自代言的自家黑猪肉。

在主营业务(游戏、电商、邮箱、教育)之外,网易近些年有过很多尝试,比如网易金融、网易人工智能、网易文漫等等,其中多个事业部都曾经成为和网易云音乐并列的一级部门。

彼时人工智能正是互联网行业最热的风口,可以看出网易对人工智能寄予的厚望。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成立于2011年,前身是网易多媒体技术组,由浙大博士李晓燕担任负责人。2016年,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从网易杭州研究院独立,成为并列于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等几个核心部门的一级部门。

2017年7月,网易举办云创大会,网易人工事业部展示了多款自主研发的AI产品,包括AR产品网易洞见,聊天机器人平台网易波特,投影交互产品网易影见等等。

但是在究竟要不要自主研发产品这个问题上,人工智能事业部和网易高层之间意见并不统一。

王雪透露,网易高层对人工智能事业部的期望是“好好服务集团内部业务,支撑各条业务线的AI能力”,并没有明确要求人工智能事业部研发对外的产品,“但是人工智能事业部还是尝试自己产品化”。

最典型的案例是网易出品的智能音箱“网易三音”。

这款智能音箱主打网易的AI功能,是网易人工智能事业部面向市场推出的第一个C端产品。2018年7月开始在京东众筹,6个月后正式量产售卖,定价1399元,远高于市面上主流的家用智能音箱。

高售价并没有带来新的惊喜,网易智能音箱主打的AI功能和其他厂商使用的人工智能并没有本质差别,同样是依靠以声音为交互方式的互动。更重要的是,作为一款音箱,网易三音的版权库来自于网易云音乐,网易云音乐在版权上的劣势也削弱了网易三音在音乐播放方面的实力。

据悉,网易三音在京东的众筹结束之后,网易高层叫停了这款智能音箱的推广计划。就此,网易在版权、产品、推广各个环节的问题交叉起来,成为拖垮这个新项目的一根根稻草。随后音箱项目组被砍,人工智能事业部“独立融资”。

“独立融资”或许成了“人员优化”和“结构调整”之外的一个新借口。根据《财经》的报道,网易曾考虑将包括网易漫画、网易文学、网易蜗牛读书和 LOFTER在内的网易文漫事业部打包独立融资,但是最终失败。失败之后,2018年12月,B站宣布收购网易漫画。

虽然从外部看来,裁员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是缩减开支的消极方式,但是对企业而言,裁员作为一种结构调整的方式,未必是一个不好的选择。

网易成立于1997年,和同期成立的互联网公司相比,网易的发展属于稳步前进的类型。从市值来看,网易在2017年的市值最高达到过482亿美元。截至2月27日,网易市值为292亿美元,相比之下,新浪和百度的市值分别为67.75亿美元和162亿美元。

去年年末,“裁员”成为互联网行业不可回避的话题。刺猬公社在与多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人员交流时发现,“裁员”并不都代表了消极应对,很多人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对于到达一定规模的公司来说,人员优化是每年年底的常规操作。

“其实对于网易被裁员的部门,客观来说,网易给足你们时间去拓展业务了,”王雪认为,对于集团给到足够的资源和费用去支持的项目,如果项目因为效果不理想最终被砍掉,“本质是自己不行吧。”

经过这一轮结构调整和升级,网易的非主营业务已经被大幅缩减。可以看出,猪年的猪厂正在调整方向,把精力重新放回到主营业务上面,也许这才是用户希望看到的猪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